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曾与你的美好时光

时间:2018-05-28 11:43来源:未知 作者:安之悦 点击:
第一章 一场投奔,请你收留。 1、 奈汐的碎花长裙轻轻地拂过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踝,落日的余晖从窗子里泻进来,整个房间黯淡昏黄。房间里老旧的四叶风扇“吱吱呀呀”地转动着,在地上掠过一道又一道阴影。 藤编的箱子里没有放多少东西,奈汐这次离开,不想从这

第一章  一场投奔,请你收留。

1、

奈汐的碎花长裙轻轻地拂过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踝,落日的余晖从窗子里泻进来,整个房间黯淡昏黄。房间里老旧的四叶风扇“吱吱呀呀”地转动着,在地上掠过一道又一道阴影。

藤编的箱子里没有放多少东西,奈汐这次离开,不想从这个城市带走一丝一毫的过去。她最后只是将一张全家福放进了箱子,那时所有人都还在,姐姐奈煦和父亲、母亲的笑脸定格在五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那时的他们都发自内心地笑着,而现在,这个世间,只留下自己一个人了。

奈汐恨他们,他们自私地离开,没有理会她的形单影只。

这样的生命对于奈汐来说未免有些太寂寥了,独自穿梭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即使身在欢乐的游乐场,身边的旋转木马没有人陪伴,她也感觉不到快乐。这种无话可说的日子让她的心里空空如也,只是在面对密密麻麻的数字和公式的时候,她会想起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她想念的人。

也就是因为有这份绵长的思念,她才熬过了高考。那个人离开厦门已经一年有余,却在几个月前和自己断了联系。这一次的寻找或许也是无果的,可是心底对他的想念是如此深厚,在夜深的时候几乎要把她压垮。他究竟好不好?自己的突然出现,会不会给他和他的母亲,造成困扰?她的心里也有疑惑和踌躇,可是走投无路的时候,除了他,她发现自己在世上已无容身之所。

这一年的夏天仿佛比往年要冷得多。奈汐从有些发凉的地板上站起来,低血糖的身体又为她拉响了警报。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她闭紧双眼靠在了旁边的衣柜上。两分钟后她再睁开双眼,房内依然昏黄一片,地上还有风扇掠过的阴影。

现在,她能投奔的,只有那样一个男人了——那个从前是属于姐姐的男人。

想到这里,奈汐的心里有百转千回的惆怅,她咬着嘴唇,长长的睫毛上洒上了夕阳的余晖。

2.

奈汐带着浓重的眼线和鲜艳的嘴唇,拖着她的箱子站在了一条阴暗的小巷子外面。

一个穿着廉价对襟布衣的老太太牵着她的小孙子挪着步子走了过来,经过她的身旁时突然加快了速度。奈汐分明感到背后有人用力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很好,大家都不敢靠近她,那么大家都不能够伤害她了。

奈汐的脸色惨白,身体内所有的器官仿佛都纠结在了一起,胃里不断有东西往上涌。这样破败的身躯真是无用。她将箱子横放在地上,坐了下来。她低下头,轻轻地捶打着胸口,几缕头发掉下来,遮住了她的视线。

奈汐深深地吸气,眼角一片湿润。到了这般走投无路的境地,自己也觉得有些难看。她伸手擦掉眼角的泪,再一看,修长的手指上立刻沾染了浓黑的睫毛膏。

她终于起身,顶着一脸花了的妆,带着一身的疲惫往巷子深处走去。巷子阴冷潮湿,成片成片的青苔像是斑驳的砖墙上长着的癣。有人在二楼的阳台上晾着衣服,应该是才刚刚挂上去,水沿着屋檐滴滴地往下坠。

尽管光线昏暗,几个光着膀子的中年男子还是在搓着麻将。那个奈汐称呼她为“母亲”的女人,在父亲去世以后便沉陷在四方城中不能自拔,最后因为心脏衰竭倒在了牌桌上。奈汐讨厌那样的母亲,因为奈汐不爱说话,她便在众多亲朋好友的面前呵斥奈汐,说她是“只

会摆一张死人脸”。可是当奈汐看到瘦骨嶙峋的女人躺在冰冷的太平间时,她却感到有人在拿着利针刺着她的心脏,有鲜血在心底汩汩地流。

这个女人生前只喜欢奈煦。奈煦自然是美好的,她永远有甜美可人的微笑,她会在奈汐摔在地上的时候轻轻地扶起她,小心地给她的膝盖涂上红色的药水;她会在傍晚的时候,坐在暗暗的阁楼上,为奈汐吹干一缕一缕的长发;她会在台灯下打开握着拳的手,将掌心中的一颗糖递给奈汐,说,我偷偷藏起来的,你快吃吧。奈煦的双眸犹如坠落的璀璨繁星,闪烁的光芒耀花了奈汐的眼。

奈汐喜欢奈煦,即使她从来没有亲昵地叫过她一声“姐姐”。

其实从前小的时候,奈汐也是向她撒过娇的,可是自从那样一个男生出现之后,她就有些不爱牵着奈煦的手了。一只叫做忌妒的小兽有着锋利的小爪,每当奈汐再想靠近奈煦,它就会闯进来撕挠奈汐的心。

奈汐的思绪被一声“二筒”拉回了现实。麻将桌上的男人们在抽烟,呛人的气味在整条巷子内弥漫。奈汐经过,捂着鼻子加快了脚步。

她在一扇陈旧的铁门前停下了脚步,拍了拍门,声音沉重钝厚,仿佛唤醒了整条巷子的下午。

房子内立刻有了响动。

门被拉开一条缝,开门的人却不是季璟轩。

老奶奶慈眉善目,看着面前的奈汐,眉头微蹙起来。她问:“小姑娘找谁啊?”

奈汐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竟一下子忘记了回话,而是抽出包里的纸巾使劲地擦着脸上的妆。因为太过用力,原本惨白的脸色竟然红了起来。

老奶奶将门拉得开了一些,劝道:“别着急,别着急。”

奈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透过门往里面张望了一下,试探地问  道:“季璟轩,他不住在这儿吗?” 

门完全被拉开,老奶奶迎着奈汐进了院子。她抓着奈汐的手,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奈汐的手掌。 

奈汐感到手中传来一阵温暖。 

“原来是来找小轩的。多好的小姑娘,一路上遭罪了吧,到了顾奶奶这儿,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啊。”

这就是季璟轩以前提过的在上海的房东顾奶奶吧,奈汐刹那间觉得有了一丝安心。

奈汐跟着顾奶奶进了客厅。电视机里正在播老版的《西游记》,正好是玉兔精那一集,玉兔精围着唐僧妖娆地唱着“是谁,把你带到我身边……”织了一半的毛衣躺在陈旧的皮沙发上,一盆金桔靠在角落里,为冷清的客厅增添了几分生气。

奈汐坐了下来,手中多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她的手脚有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好开口说:“我,我是季璟轩在厦门的朋友……”

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生,和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太太,这样的气氛让奈汐有些局促不安,她捧着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却被烫了舌头。

“咳……咳……”奈汐不敢多做反应,咳了两声后便努力平静下来。

顾奶奶过来拍她的后背,像小时候咳嗽时母亲拍她一样。

“小心一点,水还烫呢。”顾奶奶慈祥的话语在奈汐耳边响起。   

几分钟之后,顾奶奶又拿起桌上水果篮里的一个苹果削了起来,平整均匀的果皮随着刀子的移动一圈一圈地往下落。

不一会儿,奈汐的手中又多了一个苹果。奈汐更加手足无措,她能够对所有的伤害和进攻树起防备,但却对平凡的温情束手无策。她只有更加含糊地问:“顾奶奶,季璟轩是还没有回来吗?”

“小轩他早就搬走了。”顾奶奶停了一下,又继续说,“在……在他妈妈自杀以后,他就没有在这里住了。”

好像是陷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洞中一般,奈汐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僵硬了。她甚至忘记了眨动眼睛,只听到自己倒吸凉气的声音。苹果掉落在地,黄色的果肉沾上了地板的尘埃。杯子里的开水热气逐渐散去,温度也慢慢冷却。

那样一个阴暗的下午,奈汐忘记了自己来到上海的初衷,只是仔仔细细地聆听着顾奶奶口中的每一个字。在学校和家里奔走的季璟轩,一边照顾母亲,一边打着几份工的季璟轩,在母亲去世后沉默无言的季璟轩……奈汐听着顾奶奶诉说的关于他的过往,内心居然恢复了平静。

季璟轩的母亲死了,她以为世上唯一能够陪伴她的儿子也要离她远去,因为承受不了脑海里要吞噬自己的可怕想象,她毅然决然地在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下去,然后便再也没有醒过来。

算算时间,也就是在那以后,季璟轩没有再回自己的信了。奈汐想,他应该是把那一份悲痛欲绝独自藏了起来,在孤独无依的时候,他只能默默地舔舐着他人看不见的伤口。奈汐心疼他,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像他一样呢?那么看来,冥冥之中,是老天注定他们要相依为命了。

奈汐在上海没有其他的亲人和朋友,顾奶奶知道之后留她住了下来。她将季璟轩曾经住过的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生活在当中,好像自己也参与了他以前的每一天。她有时候会去季璟轩的学校门口走一走,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却从来没有发现他的身影。奈汐并不失落,只是偶尔会失一会儿神。如果自己不是抱着放弃的态度参加高考,或许今天也会和他们一样,在图书馆和实验楼之间来来往往吧。

顾奶奶的女儿在澳大利亚做对外汉语老师,她经常会打电话回来,无外乎就是请母亲过去团聚,顾奶奶却迟迟不肯答应。本来这样阴冷的房子,的确是不适合老人家长住,可对于她老人家来说,或许离开了这里,就代表着离开了自己曾经的岁月。要和以往的岁月说再

见,有时候的确是一件挺难的事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中外生物故事:青少年的课外知识

作者:吴伟丽

课堂学习是首要的,但青少年又应掌握丰富的课外知识。我们选择了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这六个学科,以故…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曾与你的美好时光

    第一章 一场投奔,请你收留。 1、 奈汐的碎花长裙轻轻地拂过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踝,落日...

  • 《姑娘,姑娘》

    作者简介: 王云超 青年作家,二十九岁开始从事文字创作,一鸣惊人,爆红于各大新媒体...

  • 《姑娘,姑娘》

    作者简介: 王云超 青年作家,二十九岁开始从事文字创作,一鸣惊人,爆红于各大新媒体...

  • 《此爱已售》

    《此爱不售》姐妹篇。豪门灰姑娘逆袭教程。灰姑娘闪亮归来,霸道总裁的爱——要不要她...

  • 《你从风里来》

    思念在谁的岁月里肆意滋长,人海里遇见了一个又一个人,却再没有一个,能像肖则慕一样...

  • 《许我柔情联网》

    蓝妮VS苏清远,蓝妮VS金玉辉,金玉辉VS苏清远 (#`O′)喂!!!这三个人到底是什么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