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野蛮皇妃成长记

时间:2018-05-29 11:39来源:未知 作者:雨嘉 点击:
最初的那个浪漫的梦,将我带到你身边,千年之前的你,是我唯一的眷恋…… 楔 子 “还不快给我睡觉去,你看看都几点了,明天早上还要不要上学啊?

最初的那个浪漫的梦,将我带到你身边,千年之前的你,是我唯一的眷恋……

楔 

“还不快给我睡觉去,你看看都几点了,明天早上还要不要上学啊?!”老妈大吼一声,墙壁好像都在颤抖。

“就睡就睡!”丁婉儿蜷缩着身子,放下手里的《全唐诗》。

“快点啊!每天就会窝在家里看些没用的课外书,脑袋瓜子本来就不好使,还不多做点数学题!”老妈的唠叨准点响起,我已经想不起来她有多久没有换过台词了。

“我也想做数学题,不过……周公来找我了,我先睡觉了,明天再说。”

婉儿说着,便睡眼惺忪地抓起被子就往床上躺了下去。老妈带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黑线机械地挪出房间,心想,有了这个女儿我怕是真会变成“心碎母亲会”开会讨论的御宅族的成员了。

丁婉儿渐渐进入了梦乡。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霜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婉儿刚才读过的诗句渐渐地出现在她熟睡的脑中,她面露微笑,似乎知道接下来的梦境是什么。

恍恍惚惚间,一阵熟悉的琴音缓缓地飘进婉儿的耳中。青烟飘渺,如梦如幻,空气中还有一缕醉人的清香。是梅花的香味吗?

透过一层层薄似轻纱的烟雾,婉儿终于看清楚了她一直没有看清过的梦中女子。只见那女子以绫罗作裳,玉环为佩,乌黑的发髻上香红浮动,金凤招摇。她的装扮让婉儿想到了千年以前那个气象万千的唐朝,只是女子低着头,婉儿还是看不到她的脸,但婉儿觉得她一定是一名绝美的女子。

那名女子的身前放着一把古琴,琴弦在她的拨弄下流淌出华丽的曲子,似三月滑落花底的莺声,千回百转,还伴着密密麻麻飞舞着的梅花花瓣。

那样哀怨缠绵的琴音如同诅咒一般钻入婉儿的心底,她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和那名女子之间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叮零零……叮零零……”

床边的闹钟不停地响着,婉儿伸手将它扔到离床最远的角落里。但是为了防止她睡懒觉,老妈给她买的闹钟实在是太强悍了,即使被丢了出去,仍然坚定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婉儿不得不烦躁地大叫一声,然后一脸怨念地从床上爬起来。

“啪!”是物体重重摔到地上的声音。婉儿低头一看,这不是昨晚看的《全唐诗》吗?想到刚才的梦境,再看看地上的《全唐诗》,她陷入了沉思。

最近一个月以来似乎总是这样,她几乎天天都做着相同的梦,梦里有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在风里弹琴。难道自己真的中了唐诗的毒了?婉儿思索着,当眼睛瞄到闹钟时,她大叫一声:“啊!完了!要迟到了!”这个时候,婉儿的瞌睡虫都被吓跑了,她秒速洗漱完毕,冲向学校。

某学校的高二教室,早自习。

初春早晨的阳光温暖而柔和,橙黄的颜色明快诱人,婉儿不禁想到了香甜可口的橙汁。她一边想着一边流着口水,完全忘记了现在正在进行的语文早自习。

阳光惬意地斜射进来,照得她清澈的眼眸里泛起一片迷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寸光阴一寸金,真是太对了,这是千百年前古人就懂得的道理,她这个二十一世纪祖国的接班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只是,上帝啊,佛祖啊,菩萨啊,请原谅婉儿吧!婉儿实在是太困了,让婉儿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这不,劈哩啪啦一阵乱响过后,婉儿把所有碍眼的书都扔到了一边,然后踏踏实实地趴在桌子上做起了春秋大梦。在梦里,她尽情地享受着这十五年来轰轰烈烈的青春年华。

可就在婉儿睡得不知今夕何夕是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钻的男声,打断了她的美梦。那声音在一片和谐的读书声中如同一把粗劣的锯子,一下一下地折磨着她可怜的耳朵。婉儿嘀咕着,这位兄台怕是变声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要不他的声音怎么会这样刺耳?!

婉儿忍无可忍,愤恨地抬起头,看向前面那个聒噪的发声体。

“啪!”,她顺手抄起一本书,很不客气地砸在那个男生的背上。

“你干什么?!”那男生愤怒地转过头来,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般怒吼道,还不忘用他那小得像芝麻一样的眼睛瞪着她。

“你省省吧,眼睛小得跟芝麻似的,还瞪什么人啊!”

婉儿毫不客气地看着他说道,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厌恶。从他们第一天来这个学校起就互相看不顺眼,婉儿总是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讨厌的男生?!

“读诗词读得不好的人我见得多了,但是像你读得这么难听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婉儿鄙视地说道。

“切!要你管!你知道什么!”那个男生特别不屑地瞟了婉儿一眼。

婉儿惊讶地看着他,不为别的,只因她觉得他那么小的眼睛都能翻白眼,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这是上官婉儿的词句。上官婉儿,南宋女词人,祖父是上官……上官……上官……”他一时语塞。

“上官什么,说不出来了吧?”婉儿懒得看他。在教室里自习的同学早就注意到了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于是纷纷给自己下了课,围在一起看免费的戏剧。

“什么南宋女词人?你是在说李清照吧!让我来好好教教你。上官婉儿,唐朝人。祖父上官仪,初唐宰相,一代名臣。上官仪因拟定废武皇后的诏书而被武皇后诛杀,上官婉儿也因此被充入宫中为奴。然而她天资聪颖,机敏过人,丝毫不输给男儿,而当年的武皇后已经成为了武皇。上官婉儿被武皇看重,成为她身边的亲信,掌管诗文及奏折,后来被李隆基所杀。上官婉儿在当时的地位很高,后人评价她权比宰相,位及公主。她的诗文收录在《全唐诗》里,对唐代诗风的革新具有重要作用。”

婉儿顺溜地说完了这一席话,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上官婉儿可是她的偶像呢,讲这些不是掉到她的饭碗里去了吗?周边的人纷纷向她投去无比钦佩的目光,婉儿在这种目光中变得有点飘飘然了。哈哈,开玩笑,她丁婉儿对历史上这位浓墨重彩,并且又跟自己同名不同姓的大才女可是很了解的。

前面的男生悻悻地转过脸去,还不服输地切了一声。婉儿摇摇头,无奈地叹道:“有些人技不如人,却还偏偏不服输,真是可悲啊!”

随着那个男生的转身,教室里恢复了安静,大家继续进行他们的早自习。婉儿当然也不会辜负了这么好的春光,她打算继续与帅气的周公约会去。

于是她重新拿了几本书,挑了一本最厚的当枕头。还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婉儿睡美容觉的呢!阳光透过窗外的树叶,形成斑驳的光点洒在婉儿的脸上,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就这样,她又一次美美地睡去了。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霜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一阵优美的琴音伴着哀哀的诗句飘忽而来,那声音如干邑般醇美。琴音和着诗句泛着绵绵密密的分别的惆怅,这惆怅中又带有分明的伤痛。

大片的梅花花瓣与雪花在空中飞舞,一位绝色的女子坐在缤纷纯美、落满花瓣的雪地上,优雅地抚着琴。这样明艳绝伦的女子为什么会如此忧伤?或许这不仅仅是忧伤,而是一种心已死的绝望。

“又是你!”婉儿欣喜地跑过去。

“你终于来了。”女子抬起头,黑亮的发丝拂过她白净的脸庞,落寞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婉儿不禁止步。

“时空隧道已经打开,我带你去见你前世等待的人。”越来越疯狂的雪花和花瓣逐渐吞噬了那张绝世的容颜,如夜莺般的声音从那里面清晰地穿透出来。

“啊……”眼前的一切旋转得越来越厉害,婉儿看得有些恍惚,伴随着中一阵阵的眩晕,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庄周梦蝶也好,蝶梦庄周也罢,谁知道是她梦到了她,还是她一直就潜伏在她的梦里。

第一章

不知今昔是何夕,梦过处已是千年。

朦胧之中,婉儿感觉心底似乎有个低低的声音在呼唤自己,她缓缓地睁开双眼。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婉儿心想,浑身都感觉有点僵硬了。她下意识地动了动手脚,咦?身下怎么是硬硬的木板床?刚才我不是在教室里睡觉吗?

婉儿觉得十分奇怪,她环顾四周,一扇普通的木头门,四壁斑驳,墙角还带着点点灰尘,一张朴素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小茶壶。破败的房屋,陌生的环境……

突然,一种恐惧感袭上她的心头。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婉儿努力思索着,刚才她确实是在教室上自习啊,那现在这个地方又是哪里?

忽然,婉儿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莫非自己现在还在梦中?她使劲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好痛!不是梦。婉儿害怕起来,这里到底是哪儿?

婉儿继续四处张望,发现房间左边的角落里有一面巨大的铜镜。她坐起身来,铜镜里映照出她的身形。

铜镜里娇小的身形和绝美的面庞使婉儿确定这具身体绝对不是她自己的,而这张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突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他的服饰有些怪异,像极了古装宫廷剧里的—

“小太监!”婉儿上下打量着这个人,满眼惊讶。

“你!我就知道你这个死丫头又在装病偷懒,还不给我起来干活去!”小太监的嗓音很尖细,边说边走到床前,恶狠狠地瞪着婉儿。

婉儿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娘娘腔”,心想,这不是在拍戏吧?!小太监气势汹汹,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婉儿害怕地从床上跳下来。

小太监在婉儿面前站定,阴阳怪气地冲着她大吼:“不要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大小姐,你现在啥也不是,给我干活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艺术名家谈艺录

作者:王毅

全书共分26个章节,汇集众多一手材料,配以大量独家图片,内容真实可信,情感真挚感人,全面展现了当代华人艺术名家的…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