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野蛮皇妃成长记(4)

时间:2018-05-29 11:39来源:未知 作者:雨嘉 点击:
“哦?是什么样的宫女能让朕身边的侍卫大总管都为她求情?朕倒要见识见识。”娇媚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多了几分调笑。 武皇!难道我穿越唐朝的第一天就能见到传说中的女皇帝?婉儿听着他们的谈话,惊讶得半天没有回

“哦?是什么样的宫女能让朕身边的侍卫大总管都为她求情?朕倒要见识见识。”娇媚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多了几分调笑。

武皇!难道我穿越唐朝的第一天就能见到传说中的女皇帝?婉儿听着他们的谈话,惊讶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人们争议最多的君王,她竟然马上就能见到。一时之间,抑制不住的兴奋让婉儿激动不已。

“姑娘,走吧!”

侍卫总管看着她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提醒。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却让侍卫总管以姑娘相称,这在等级森严的唐代也算是一件稀奇事了吧。

婉儿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了一段长得似乎没有尽头的路。她一边走还一边想着,偶像啊,我不用买门票就可以看到倾慕已久的偶像了。

“启禀武皇,人带到了。”

侍卫总管担心地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子,都说伴君如伴虎,更何况眼前这个女君王的性格阴晴不定,希望这个小宫女能平安度过。世人都道武皇聪明睿智,创造了空前繁荣的盛世大唐,然而这些成功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残忍的心,跟在她身边这些年,他算是彻底见识到了。虽然婉儿心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但是身体却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起来。

跪在地上,她的头压得低低的,不敢妄自瞻仰龙颜。庄严而神圣的气氛威慑着婉儿的心,她的心跳禁不住加速起来,有点忐忑,有点恐慌,还有点好奇。

“抬起头来,给朕瞧瞧!”

充满威严感的声音如同从天际飘过来一样,直冲进婉儿的耳朵,发话的人就在眼前,可那声音却飘忽得让她找不到方向。

婉儿颤颤地抬起头,一束金黄色的光芒照得她有点睁不开眼睛。

金黄色的龙椅上半躺着一个美丽的贵妇,阳光把她原本威严的容颜映衬得娇艳无比。或许她身上明黄色的龙袍和头顶上金光四射的皇冠只是伪装,龙袍下面的她才是最真实的。

武皇身边站着一个黑衣美男子,他原本是一脸孤傲的样子,但在看到婉儿的那一刹那,眼神却忽然变得有点惊讶,好像认识她一样。

婉儿收回目光,给武皇行了一个标准的朝见天子的大礼:“奴婢给武皇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电视剧看得多了,基本的礼仪她还是懂得的,她可不想第一次见偶像就让对方觉得自己没礼貌。

武皇高躺在龙椅上,那双琉璃般的眼睛带着深不见底的深沉,有些震惊地打量着她眼前的女孩。

小鹿一样灵动的双眼嵌在一张绝世的容颜上,美得如同这初春的气候,烟雾迷蒙处却又得见几许宫中难见的真实。那眼睛,那眼神,不是坦然无畏的凛然,而是单纯的好奇和惊叹。一双眼睛居然能流露出那么多神情,武皇望着眼前的她,突然想到了当年的自己,曾几何时,这种单纯已经离自己远去了,尽管容颜依旧美丽,却再也找不到那颗年轻的心了。

突然,武皇的眼光定格在女孩身上披着的那件黑色兽皮披风上,身体不禁微颤了一下,那披风竟然是……他的。

婉儿哪里知道此时武皇心中的微妙想法,倒是流着哈喇子细细地观察起她精致的妆容来。真漂亮啊!不愧是当年艳绝六宫的人物。

“两国征战不杀来使,仁义之师不杀降臣。这话你是听谁说的?”武皇收敛了心神,出声探问。常年的宫廷斗争使得她的心思变得缜密,没有什么细节能逃过她的眼睛。

“这个,回武皇的话,这是奴婢在书上看到的,不过不记得是哪本书了。”

天啊,不知道这个理由能不能蒙混过关,她是真的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了。

“你读过书?”

武皇用手托起嫣红的香腮,她身上明黄色的龙袍轻舞飞扬,威仪的眼神里藏着一丝探究,掖庭的宫女读过书?

“是。”婉儿低着头,她可是真的读过书的,现在正在读高二呢。

“哦?那你是哪国的使节,怎么知道朕是仁义之师?”武皇抬眼看向远处的春草。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是情急之下慌不择言。”婉儿抬头回答道,她确实是胡说八道的。

“那你可会作诗?来首应景的吧!”

武皇似是不经意地,闲闲地说着,眼光却斜斜地滑过婉儿披着的披风。他看上的宫女,一定很有特色。一句“不知道”,如此纯粹而没有矫饰和谎言的话语,她已经很多年没听过了。

婉儿先是怔了一下,没想到第一次见武皇,她就要让她作诗。正在犹豫该背哪首之时,她忽然瞟见了旁边草地上的一架古筝,一个主意油然而生。

“武皇陛下,奴婢给您弹奏一曲,可好?”婉儿毕恭毕敬地说道。老妈一直培养她学古筝,现在倒派上用场了,她心里暗喜。

武皇闻言,眼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宫女不但没有退却,反而主动请缨自弹曲子,她心里对这个小宫女更好奇了。武皇点点头,眼睛里充满期待,但瞬间又消逝了,马上换上一抹戒备,“那你就自弹一曲吧。”武皇淡淡地说道,她端坐在龙椅上,用犀利的眼神俯视着这一切。

“奴婢遵命。”婉儿看着草坪上的古筝,心想,自己就是被琴声吸引过来的。

婉儿走到古筝旁边,坐在琴边的男子旋即起身,把琴让给了她。

婉儿不经意地抬起头对上男子的眼睛,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说不出的落寞。这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如同黑夜一样漆黑的眼睛里有种难以触摸的光彩,白净的面庞在阳光下发出玉般的光泽,黑色的外衣把他衬托得分外神秘。

他也在看她,只是他看她的眼神里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婉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头脑感觉有点恍惚。

心猿意马地坐在琴边,婉儿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于是她手一抬,一曲欧阳修的《浪淘沙》倾泻而下:“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春寒深处,绿草之上,桃花树下,弹琴的绝美少女面带愁容,楚楚可怜得让人心疼。琴声凄婉凝滞,曲声缠绵幽咽。婉儿弹着弹着,觉得自己仿佛成了那词中的伤情人儿。

一曲终了,婉儿起身,盈盈拜倒。这可是她最拿手的古筝曲子,每次弹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感情带进去,只是这次更动情一些。

“好!朕很多年没有听到这样美妙的曲子了。这是什么曲子?你自创的?”

武皇有些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心想,自己多年的琴艺也未必有这样的效果,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竟能够发挥至此,真是个神奇的女子!

“是,是奴婢填的词,词牌是《浪淘沙》。”

天哪,婉儿当然知道骗人不好,可是总不能直接告诉她这是北宋欧阳修的词吧。如果哪天能够回到现代,她一定去给欧阳爷爷扫墓,一定。

“好个《浪淘沙》!易之,你觉得怎么样?”武皇转身问身边站着的黑衣男子。

“回武皇,确实是首好曲子。”

那个叫易之的人点头称道,边说还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婉儿,有点惊喜,又有点迷惑。

“张昌宗,她可是把你给比下去了。”武皇含笑又把眼光转向原本坐在琴边的男子。

“确实是首难得的好曲子,张昌宗输得心服口服。这样机灵的丫头,武皇不收在身边,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张昌宗笑了笑,将一对漆黑的眸子投向武皇。

“好你个张昌宗!既然你都不怕她把你压下去,那朕又怎么会怕把这么可人的丫头收在身边呢?丫头,叫什么名字?以后跟着朕,可好?”武皇轻笑,却另有心思。

婉儿才没有心思看他们互相调侃呢,她的眼光早就被那个叫张昌宗的男子黑色的眼眸给吸引过去了。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男人,比起她早上见到的那个叫“日夜”的男子也毫不逊色,只是眼前这名男子眼里似乎有丝寂寞,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

“奴婢丁……上官婉儿愿意跟随武皇。”

婉儿收回了视线,帅哥是不能乱看的,她可忘不了早上的教训,还是乖乖地回答武皇的问题好了。

“哦?上官婉儿?”

武皇的眼底闪过一丝惊异,她姓上官,莫非是上官仪的孙女?上官仪可是被她直接害死的,害上官一家女眷没入掖庭的也是她。还有贤儿,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她最疼爱的儿子对她提的最后一个请求:求你不要牵连到婉儿。上官婉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让贤儿对她这样死心塌地?武皇想到此处,眼睛里隐隐有了泪光,但很快又被她狠狠地压下去了。她不能流泪,一国之君是永远没有眼泪的。

武皇微微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女孩,眼神里有种复杂的情愫,她虽为一代女皇,却留不住自己的儿子,就是眼前这个女人抢走了自己最爱的儿子。她依然清楚地记得他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眼睛里忽然有种挥之不去的悲伤和恨意。现在上官婉儿身上披着的披风也格外刺眼,难道她又要勾引她另外一个儿子吗?这个女人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忽然,武皇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充满征服欲的笑。很好,她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了,眼前的女孩很像以前的自己,那么就让两个女人斗一次吧,看这回谁输谁赢!

“好了,朕乏了,带她下去,安排个院子给她,从今以后她就跟着朕了。”

武皇挥挥手,然后做出一副满是倦意的样子。婉儿闻言,伏身退下。

武皇望着她远去的身影,眼眸深不见底,一个令人不安的微笑如花般在她绝美的脸庞上绽放开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艺术名家谈艺录

作者:王毅

全书共分26个章节,汇集众多一手材料,配以大量独家图片,内容真实可信,情感真挚感人,全面展现了当代华人艺术名家的…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