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野蛮皇妃成长记2

时间:2018-05-29 14:55来源:未知 作者:雨嘉 点击:
第一章 再入宫门 正在我悲叹自己的人生的时候,小顺子假咳一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不情不愿地跪下去听旨。接着,他开口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缘姑娘聪慧过人,力挽丐帮于狂澜,特御赐‘美丽变身馆’一横匾;另宣秦缘姑娘进宫面圣。” VOL . 1

第一章  再入宫门

正在我悲叹自己的人生的时候,小顺子假咳一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不情不愿地跪下去听旨。接着,他开口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缘姑娘聪慧过人,力挽丐帮于狂澜,特御赐‘美丽变身馆’一横匾;另宣秦缘姑娘进宫面圣。”

VOL . 1

湖面波光粼粼,垂柳随风袅动。

古色古香的十二洞拱桥前立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风动衣袂翩若惊鸿。他似乎在凝望远方,黑亮的长发随意地挑起两缕,以墨绿玉簪别住。风微微一拂动,他的黑发就肆意曼舞起来,看似有一点飘逸有一点张狂,空气中还飘有淡淡的草药香味。此刻,我的身体里仿佛有一股牵引力,让我不禁想靠近他一些。我慢慢地走近他,正准备出声叫他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他是谁的时候,我的头突然剧烈地疼起来,是一种要炸开般的疼痛。

“大哥,大哥……”不知道是谁在一声紧似一声地呼唤我。

画面突然模糊了,那个白衣胜雪的男子离我越来越远,我想叫他停下来,但是头疼得我根本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眼见他就要消失不见了,我一个战栗惊醒过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只觉得浑身酸痛无力,脑中一片空明。

原来我刚刚是在做梦啊,只是那个梦中人到底是谁?

“大哥!”一个俊秀的蓝衣少年见我睁开眼睛,忙挤了过来。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焦急地呼唤着我,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我皱了皱眉,打量着这一屋子我本该熟悉的人。我一一看过去,然后暗叹了一口气,最终我还是留在了真明国,而我亲爱的老妈、老爸和老妹只是把真正的小灵子唤回了二十一世纪。我回握住蓝衣少年,他不是别人,正是与我生死与共的义弟,丐帮前任帮主乔风的嫡孙——小三四。

“大哥没事,你不用担心了。”我努力地挤出个笑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已换了一套白色里衣。我顿时一愣,疑惑地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

我只记得自己强撑到秦汉风离开后便昏死了过去,后面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那这衣服是谁帮我换的?

“秦馆长,你终于醒了!”凤琴的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没想到一个风尘女子竟然也如此真情真性,此时她樱唇轻启,“我跟你习艺多日,竟不知秦馆长你是个女子。这次多亏你相助,凤琴等人才免于牢狱之灾。”

听了凤琴的话后,我才找回了些许被我遗忘的记忆片段。不过真明国皇上朱钰竟然没有追究凤琴等人在秦汉风婚宴上刺杀八王之罪,我有些迷惘了,若一定要像凤琴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我的相助,我真是有点惭愧了。她的言下之意不会是说朱钰是为了讨好我,所以才一概不予追究的吧?!

“你……”她怎么知道我是女子?

看出我的疑惑,凤琴脸蛋一红:“因为久未见秦馆长的从厢房里出来,敲门也不见秦馆长回应,所以我就有点担心。于是我大胆地推开门,却见秦馆长已经昏倒在地。我万分着急,连忙请了大夫来给你诊治,大夫说你身体无碍,只是太虚弱了。

本来我是想替秦馆长你脱掉外裙的,但却发现你其实是个女子,所以就擅自为你换了一件我的里衣,还请秦馆长能够谅解。”

原来为我更衣的是她,我终于放下了一颗半吊在空中的心。

我干笑了两声,眉儿一颦,这才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姐姐了。”我坐起身来四下里一扫,感觉屏风外面似乎还有两个人,看着屏风上的投影,我不禁心中一抽……

当瞥见一旁的金丝鸟时不时地不满地扫视着小三四,冷漠的脸上还有一抹事不关己的讥笑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吃醋啊!难怪这段日子她一直不给我好脸色看。呵呵,看样子小三四的魅力不小嘛!

我的眼睛再次瞟向屏风,心思未动,就听见从屏风那边传来的刺耳声音:“秦姑娘,既然醒了就出来跪接圣旨吧!”说话间,屏风后面的两个人已经走了出来。

我抬眸看去,说话的人正是小顺子公公。小顺子不愧是在皇上身边当差的人,此刻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而站在他身边的人身材魁梧,步履稳重,正是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霍飞将军。既然刚才小顺子公公喊我“秦姑娘”,看样子在场的人都知道我是女扮男装的了吧,这样也好,免得老想着要掩饰。我心里一阵自嘲。

“请公公去厅堂稍等片刻,容秦缘换件衣服。”我强打起精神,努力地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见大家都出去了,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人,不禁发起呆来。

昨天好像离我已经很遥远了,秦汉风终于按照蛇族的规矩与蓝翎正式成了亲,只留下一个令我难以接受的事实。我摇了摇头,不知道那种曾经的心动与心痛到底是我自己的感受,还是真正的小灵子的感受。总之,一切皆因秦汉风的那一句“我们是一对亲兄妹”而宣告结束了。真是前尘往事如烟飘散,爱恨情仇亦清薄如水……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耳边传来几声叩门的声音,还有一个担心的问候:“秦馆长,你还好吗?”原来是凤琴。

我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没事,我马上就出来。”刚才我不自觉地就愣了神,他们在外面怕是等久了吧!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一身男装,然后拍拍自己的脸颊鼓励自己:“没关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有很多事情没解决呢!勇敢坚强果断美丽可爱大方的你怎么可能气馁呢?FIGHTING!”说完我便开门走了出去。

走进厅堂,我对在场的人微微一笑:“抱歉,让你们久等了。”然后我又转头对小三四说道,“小三四,往后大哥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想到我马上就要入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逃脱那个牢笼,我眼圈儿一红,唉,一入宫门深似海啊,我可怜的青春年华!正在我悲叹自己的人生的时候,小顺子假咳一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不情不愿地跪下去听旨。

接着,他开口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缘姑娘聪慧过人,力挽丐帮于狂澜,特御赐‘美丽变身馆’一横匾;另宣秦缘姑娘进宫面圣。”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既然朱钰强要我进宫,我何不顺水推舟,也不枉那个笑眉和尚在我一出世时便对我妄下的一句禅语。也许这才是保护相府最好的办法吧!

只是可惜了我的江湖女侠梦。我不禁嘟起小嘴,到底是皇上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既然老天让我穿越,为什么就没让我穿越成皇上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起身接旨,眼睛扫了一下小三四,示意他过来接下横匾。

“现在可以动身吗?”小顺子侧身问我,但见他眉眼带笑,一脸谨慎。

“一切听从公公安排!”我笑答道。向前冲吧,小灵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哥,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小三四不知所措地抱着横匾。

“好好照顾自己!有了皇上赐的横匾我倒放心了。”我不舍地向小三四挥了挥手,八王若想再对小三四动手,必然要先考虑一下皇上那方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对朱钰有一点感激,然后安心地坐入早已停在街边的轿内。

真不愧为宫中的轿子,坐上去软软的,舒服极了。这些轿夫也相当专业,把这轿子抬得平平稳稳的,使坐在轿子内的我毫无颠簸感。在这样舒适的环境里,我当然不会放弃睡个美容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睡美容觉的我被一声尖斥声惊醒。

“好大胆的奴才,竟敢阻止本宫!”

这是谁呀?竟然打搅我的美容觉,气愤!我才管你是什么本宫不本宫的。

正当我掀开轿帘准备好好地教训一下吵醒我的人时,却听见霍飞将军十分为难地说道:“恬妃请息怒,这是皇上的旨意,微臣不敢抗旨!”哦,原来是个妃子,那就是皇上的老婆了,难怪那么嚣张。算了,我小灵子不跟你计较。

“请恬妃娘娘不要为难奴才们。”小顺子也适时地乞求恬妃高抬贵手。

“死奴才,掌嘴!”恬妃见吓不到霍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因何事喧哗?”一听到这不怒而威的磁性声音,我紧绷的神经就松懈了下来。

“臣妾叩见皇上!”怎么前后一眨眼,恬妃的声音就变得这么娇柔了?

“平身!”在皇上与恬妃的谈话中,我的轿子被抬起来离开了。

VOL . 2

下了轿,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囚笼。我轻轻地推开自己刚刚穿越过来时睡过的小屋的门,心中五味杂陈。红木床几,雕花桌凳,整齐的柜橱……

我四处抚摸着仿似还留有秦汉风身影的桌椅花草,不禁感慨物是人非。或许我与秦汉风的情缘已随小灵子的飞逝而远去了,留下的仅是几许怅然,几许别恨……

不小心触到床头叠放着的整齐的小太监衣冠,我不由自主地穿上了身。我侧坐于案几前,铜镜中映出我的身影,难道我要在这皇宫做一辈子的小太监不成?我无聊地抚摸着镜框,突然镜后的一块凉如玉石的东西硌到了我的手。

我将镜框反过来一看,不由得一怔,原来是与秦汉风的雄玲珑相匹配的雌玲珑被紧紧地镶在镜子背面了。这雌玲珑是一块圆润的环形玉佩,中间精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灵异麒麟。原来它竟被藏在这里,我想它应该是以前秦汉风送给小灵子的吧。

“小灵子,难道你忘了你的本职了吗?”

突然门外传来了熟悉而沉稳的声音。啊!是白大哥,哦,不不不,是皇上。我见躲不过,只好闷闷不乐地起身相迎,没办法,谁叫这天底下皇上最大呢。

“皇上!”我收回神游太虚的心,开门微一欠身。今天的朱钰有着与昨日种种的不同,不同于我初见他时的儒雅,亦不同于在金府他对我如兄长般的宠溺,更不同 于在相府要将我押入天牢时的无情。一身金丝黄龙袍将他映衬得霸气十足,他天庭饱满,眉如飞剑,眸似深潭,谈笑间却高深莫测。

“小灵子,还不帮朕尝尝菜!”朱钰一把捉住我的手,顺势将手搭在我的手背上。

他还真把我当成太监了,命苦啊!我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认清环境 说对话:职场说话的原则和技巧

作者:张伟

大人物即便随便说说,别人也会认真,尽力揣摩它的意思;小人物认真说出来的话,也很少能引起别人的重视。所以,处在不…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