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野蛮皇妃成长记2(2)

时间:2018-05-29 14:55来源:未知 作者:雨嘉 点击:
一瞬间,几个手脚麻利的宫女太监便把山珍海味摆满了方桌。 哇,这么多好吃的,当皇帝真是好啊!我望着一桌子的美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都下去 敝祛谀抗馊缇妫辽缓龋谑旨湮葑永锞椭皇O铝宋矣胨礁鋈恕

一瞬间,几个手脚麻利的宫女太监便把山珍海味摆满了方桌。

哇,这么多好吃的,当皇帝真是好啊!我望着一桌子的美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都下去!”朱钰目光如炬,沉声一喝,摆手间屋子里就只剩下了我与他两个人。

朱钰转身看见我的馋样,微微一笑,这屋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于是他改口叫我 :“缘儿,快些吃吧!”

“皇上,小灵子不敢!”

我一揖,咽下快要流出来的口水,低眉顺眼地说道。唉,真麻烦,他叫我缘儿使我浑身不舒服,秦缘是对白大哥而言的。可现在他是九五之尊,而我在宫中的身份仅仅是太监小灵子呀。所谓伴君如伴虎,在宫中我可不敢越矩,还是脑袋要紧。

“缘儿,你……”朱钰眼神一淡,“你个倔丫头,你还想要朕怎样?”

“我……”看着朱钰这样的表情,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本来我是有点

怨他强迫我进宫的,但他毕竟是我的结拜大哥呀,于是我的口气弱了下来,“如果你能当小灵子已经死了,那么站在你面前的就是秦缘。”

“你就这么一心向着秦家?!哼,说到底,你还是舍不得秦相爷一家,怕朕治他们欺君死罪!”朱钰立起身,一拂袖,龙颜已怒。

我咬了一下唇,还是把话说白了:“还望皇上成全!”如果朱钰真的可以不再追究小灵子一事,那相府所犯的欺君之罪自然也就一笔勾销了。

“在你心里,相府竟如此重要吗?值得你为了他们而委屈自己答应跟朕回来?”

朱钰伸手使劲地抓住我。

“皇上……”我咽下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秦相爷是我的生父,当年他为什么要移花接木将我强行送进宫中,我不知道。但不管怎样,我都不能不顾相府,让朱钰治他们的罪啊,“请皇上息怒!”

“请皇上息怒,你也知道请皇上息怒吗?”朱钰拎起我来,让我正视他眼中喷出的两簇怒火。

“皇上……”渐渐地我觉得捏在我后颈的力道变小了,而腰间的力道却大了起来,接着我猛地被他提到了他的面前。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唤我‘钰’!”面对他越来越近的俊逸却冰冷的脸,我紧张地睁大眼睛,用手紧紧地抵住他的胸,让他不能再靠近。

“皇上,我听小顺子……”门倏地被推开,恬妃娇滴滴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朱钰只好暂放了我一马。

我松了一口气,此时我正好与恬妃对视,不禁暗叹,好一个标准的古典美人。

只见恬妃柳眉杏目,俏鼻微挺,樱唇大张:“皇、皇上!你、你、你……你们怎么可以抱……”看样子这个恬妃受惊不小。

“恭迎恬妃娘娘!”小顺子十万火急地冲了进来,嘴上还粘着一粒米饭,只见他偷瞄了一眼皇上,额上的汗珠瞬时渗出。

“好大胆的奴才,见了本宫竟然还不下跪!”恬妃柳眉一竖,用纤纤玉指指着我,她大概已经明白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适才她被霍飞阻止而不得见坐在轿中的我,我想她一定是心生疑窦,怒气难平。于是,她就跟着轿子到这里来一探究竟,却没想到遇到这骇人的一幕,所以将满腔的怒气全撒在了我身上,只听得她娇喝一声,“春月,去给我掌嘴!”

侍女春月应了一声,却碍于皇上的威严,迟迟不敢动手。

“没用的东西!”恬妃大怒,顺手便给了春月一个耳光,转而她缓缓地走向我,那眼神似乎要把我吞下去一般。

“够了!恬妃,注意自己的身份!”朱钰坐到桌前,斟了一杯酒。

“是,皇上!”恬妃一欠身,“臣妾知罪,也请皇上注意自己的身份!”她冷哼一声便拂袖离去。这个恬妃好无礼,竟然敢如此对皇上。

“皇上,奴才该死!”小顺子颤声匍匐到朱钰脚边。

“该死!”朱钰手中的九龙碧玉杯“咔”的一声变得粉碎,他阴鸷的双眸中闪动                              着嗜血的光芒。

“请皇上恕罪!”小顺子的面色惨白,不停地磕着头。

“白……白大哥……”

看见朱钰如坠冰窟的模样,我心中一软。当日江湖中的他,那个我心中的好兄弟白大哥是多么潇洒卓绝、桀骜不驯,没想到皇宫中的他除了皇上这个角色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子的凡尘琐事……唉,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皇帝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缘儿,不许可怜我,永远都不许!”朱钰捏住我的下巴,眼神恢复了正常,但仍骄傲得叫人心痛。

“我才不可怜你呢,你是皇上,好多人羡慕都还来不及呢!我只是饿了,你不会小气得连饭都不给我吃吧?”我顽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快叫小顺子公公为我添饭吧!”

“你啊!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朱钰见我又恢复了往日的调皮模样,他的心情顿时转好了一些,对跪在地上的小顺子说了一句,“小顺子,起来吧!”

“谢主龙恩,谢秦姑娘吉言!”小顺子忙不迭地爬起来。

“皇上……”我坐于方桌前。

“嗯?我说过的话你怎么一句也没听进去啊?在你面前没有皇上,只有你与我!唤我‘钰’!”晕,这么肉麻兮兮的称呼!我实在想不通他干吗老纠结这个称呼,我叫他‘钰’也不见得他就会多长块肉啊,不过叫他‘钰’的话,我貌似也没什么损失。见他如此执著,我耸耸肩,他是皇上他最大,当然他说了算。

“钰。”我别别扭扭地唤了他一声。

“嗯。”见我终于叫他‘钰’了,朱钰顿时眉开眼笑。

我眼珠子一转,既然现在他这么高兴,那我向他提一点小小的要求,他应该会答应的吧。于是我朝他甜甜一笑,发挥着女生的优势项目——撒娇:“钰,我想要一个能自由出入皇宫的通行证。你不会不答应吧?”我微微闪动着灵动的眼眸,告诉自己要低调。有了通行证的话,我就可以来去自如了。

“通行证?”朱钰皱了一下眉头,不解地问。

“就是像霍将军那样的,即使是恬妃也不敢擅自阻拦,这样我就可以到宫外……嗯,这样恬妃就不会为难我了。”我一不小心咬到舌头了,怕怕地扫了朱钰一眼。

“可倒是可以,不过……”朱钰满眼含笑地盯着我的大红脸。

“可以就是可以,没有不过啦!”

我皱了皱眉,本来自己被抓来做个小太监就已经够可怜的了,还要常常被那个恬妃欺负,岂不更惨?如果不能时常出宫去瞧瞧外面的世界,那简直是惨上加惨!不说我那美丽变身馆会被小三四那小子整成什么样子,单是八王对小三四的虎视眈眈就让我心神不宁。虽然变身馆悬挂着皇上的御赐横匾,可谁知唬不唬得了那个变态八王?!

“小顺子,让霍将军去拿一块出入令来!”朱钰挥了一下手命令道,小顺子便飞也似的跑出去了。我心中无限欢喜。

“缘儿,这下你该开心了吧?快些吃饭吧!说到恬妃,若不是看在她家三代忠良镇守边疆,为我真明国立下赫赫战功的份儿上……”朱钰脸色一沉,微一摇头,“日后若她再敢为难你,有个令牌倒是可以为你解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你出宫时必须由我陪着!”我立刻头如捣蒜。

不消片刻,小顺子便捧来出入令,我如获至宝般地伸手接过去。不过是一块镶着金边的檀木方令,真有那么大的威力吗?我有点不相信。

“缘儿,现在它还是没用的!”朱钰接过我手中的令牌。

“没用的?”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只见朱钰在那令牌的背面盖上了玉玺,然后又交给了我。我这才明白,没有盖玉玺的令牌是没有用的。

“谢皇上!”我激动得本来是想给他一个拥抱的,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妥,还是安分一点好。

“该罚!叫我‘钰’!”朱钰用他的金筷子往我头上一敲。

“哦,钰,谢谢你!”

“这下能好好吃饭了吧?”

“嗯!”

我才刚扒下几口饭,朱钰就轻笑起来:“哪有姑娘家像你这般狼吞虎咽的!”

“可是,可是人家早上还没有吃饭呢!”虽然我嘴上在狡辩,但动作还是放缓了许多。

“是吗?小顺子?”朱钰的眸中一暗,似乎有些生气。

“奴才该死,奴才只是怕皇上久等了,所以才委屈了秦姑娘!”小顺子躬身请罪。

“钰,不要为了小事动怒好吗?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我希望你永远是个受子民爱戴的好皇上。轻赋轻税、重教重孝、爱民如子,这才是我心中的好皇上!”

我轻轻握住朱钰的手,不管我们将来的命运如何,我依然希望真明国国运昌盛,朱钰可以稳坐江山。

朱钰深深地看着我,用我所无法承受的深情凝视着我:“缘儿,每当离你更近一分时,我就会发觉你的一分美,答应我不好吗?”

“答应你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在跟我装傻!”朱钰亮如灿星的眸中闪动着爱慕的光芒,微微的笑意像一张无形的充满张力的网一样向我覆盖过来,只见他一字一顿地吐出,“做、我、的、爱、妃。”

闻言我缩了缩,答应你我岂不亏大了,我还没有去找那个冷峻的秦逸轩算账呢!他把我当成他的试药人、试验品也就算了,可是我中的含情蛊毒还没有清理干净呢!岂有此理!最重要的是,我还没有实现我的女侠梦呢。我扁扁嘴,继续装傻。

谁知朱钰竟突然反手握住我:“缘儿,昨日种种便如昨日死,小灵子早在上次试菜中毒时死去了,这世上再不会有小灵子了,有的只是我破茧重生的缘儿!”

“钰,你……谢谢你,君子一言……”听了他的话后,我顿时一愣,他如此说是不是就代表他将不再追究秦相爷一家的欺君死罪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认清环境 说对话:职场说话的原则和技巧

作者:张伟

大人物即便随便说说,别人也会认真,尽力揣摩它的意思;小人物认真说出来的话,也很少能引起别人的重视。所以,处在不…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