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野蛮皇妃成长记2(3)

时间:2018-05-29 14:55来源:未知 作者:雨嘉 点击:
“驷马难追 敝祛谥刂氐馗页信怠 “皇上,奴才、奴才有事先告退了。”小顺子见自己在此似有不妥,但又不敢打扰,便把个声音憋得如蚊哼一般,说完就一溜烟地要往外跑。 我看着小顺子一脸的谨慎样,不禁笑了起来,

“驷马难追!”朱钰重重地给我承诺。

“皇上,奴才、奴才有事先告退了。”小顺子见自己在此似有不妥,但又不敢打扰,便把个声音憋得如蚊哼一般,说完就一溜烟地要往外跑。

我看着小顺子一脸的谨慎样,不禁笑了起来,接着风卷残云般地把一桌子的菜消灭得干干净净。我擦了擦油腻的小嘴,拍了拍已经撑起来的肚子,告诉朱钰我吃饱了。朱钰看着我这副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唉,在他面前我真是毫无形象可言啦!

吃饱了之后,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钰,不如你在这令牌上写上‘免死’二字,把它变成个‘免死金牌’,不就可以一牌多用了吗?”我一脸贼笑地打着如意算盘:有了免死金牌,即使闯了祸也没人能动得了我了。嘻嘻,如果我还能回到二十一世纪的话,那这个免死金牌岂不可以卖个好价钱!

“免死金牌?”朱钰一脸讶异,很无奈而又很习惯地伸手敲了一下我的额头,“你的小脑袋瓜里又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我才没有打什么鬼主意呢,我只是为自己的生命上保险。”我马上辩解道。

“保险?”

“对呀,保险就是……”嗯,怎么跟他解释呢,我开动脑筋想了想,“保险就是让我无后顾之忧,让我高枕无忧,不用老是担心自己会掉脑袋啊!”

“谁敢动你?!”朱钰一喝,“在我身边你就这么没安全感?”

啊,踩到地雷了。

废话,在你身边本来就很危险!当然,这个话我是不能说出来的。看他一脸的生气样,我只好弱弱地说:“没、没有。”

“没有?那你是想把它送给别人?”他紧紧地盯着我,原本平静的星眸突然被乌云遮住。

“送给谁?”我呆呆地看着他,“我没有想过要送给谁呀!”难道我想有朝一日把免死金牌带回二十一世纪炫耀一下卖个好价钱的事也被他看出来了?

“难道你不是想把它送给秦家的人?!”朱钰把我的手捏得好痛,难怪世人常说伴君如伴虎。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了,我淡下眼眸,静下心来。自古君王多寂寞,估计他们都患有先天性的多疑臆想症!

“吾皇明察秋毫!是啊,奴才是想送,但不知皇上可否成全奴才?”我挣开朱钰                                    的钳制,盈盈一跪,讽刺地说道。

“你……”朱钰扶起我,抚摸着我那几根被他捏红的手指,“缘儿,你为什么总是要惹恼我,难道在你的心里,我竟比不上……”

望着朱钰受伤的模样,我不禁心头一软,我也不想伤害他,我何曾有过害人之心?难道我终究还是逃不过笑眉和尚的预言,要成为一代乱国妖姬不成?不行不行,我从未对他有过什么非分之想,还是趁早绝了他的心思。

“不就是免死金牌吗,待明日我命人打造一枚特赐予你可好?”

朱钰竟然主动让步,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不是吧?!此时此刻,我只感觉到自己进退两难,真没想到我竟能得真明国天子如此眷顾。

“缘儿,你喜欢白大哥吗?”当朱钰轻轻地吐出这几个字时,我怔住了。他凝视着我,虽然眼神中满是焦虑,但却仍耐心地等着我的答案。

那个儒雅慵懒的白大哥,那个怜我宠我的白大哥……那不就是他自己吗?他为什么要这样问,不会是在向我示爱吧?我可不能上当,我的心头顿时警铃大作,我干笑道:“喜欢啊,白大哥和我就像手足一样,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如果我们将来有机会再携手闯荡江湖的话,一定会所向披靡。”

“你这个机灵鬼!”朱钰闻言只好哈哈一笑,虽然他眼中仍有探询的目光,但却没有再追问下去。

VOL . 3

是夜,我难以入睡,对秦汉风而言,选择蓝翎或许是他与小灵子之间最好的结局吧!我仰望星空,但愿小灵子能成功地穿越到二十一世纪,代替我照顾我的家人,也祝愿她在那里能找到她的真爱。

对于朱钰,我有感激感动,有依恋敬爱,或许在他赐婚给秦汉风与蓝翎时也有过恨,但那恨却因得知秦汉风竟是我的亲哥哥而烟消云散了。如果朱钰他愿意,我会一辈子当他的小弟,敬重他爱戴他。此时我的心有千千结,剪不断理还乱!本来我进宫只是为了保全相府,没想到一不小心竟让自己钻进了朱钰设下的无敌情网中,真是进退两难啊!

一阵寒风乍起,秋夜凉了,我突然很想知道,此刻那个可恶的秦逸轩在做什么呢?

正当我陷入沉思之中时,突然迎面袭卷过来一股强劲的冷风,四周的空气猛地下沉,我的心不由得警觉地一颤,双眼惊魂未定地盯着如旋风般在我鼻尖上方转个不停的弯月勾刀。我立刻变成了斗鸡眼,感觉死神即将来临。

我有可能反击吗?回答是否定的。昨天还残存在我体内的半拉子内功自小灵子的灵魂消失的那一刻起,已经荡然无存了。这个小灵子也太小气了吧,走就走嘛,还把那一身不咋样的内功也带走了,现在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我还不及有任何动作之际,那勾刀竟随着一声轻啸从我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我很清楚地听到了两声刺入肉体的“簌簌”声,吓得浑身打战,却没想到迎上的竟是一双惊诧得无以复加的深如寒潭的双瞳……

“没想到我要杀的人竟然是你!”看到我一脸的震惊,罗天夜开口说道。

我马上恢复了镇定:“你?天赐大哥,你为什么要杀我?”但当看到他硬生生地收回的两把弯月勾刀正分刺在他的双臂上时,我不禁又愣了神。

“不为什么,只为必杀令发。”罗天夜站在原地,眼神幽远,声音冷漠,完全无视自己的胳膊上刺着的两把刀。这就是所谓的杀手的职业道德吧?佩服!

“可,你为什么又不杀我了?”我蹙眉问道,真是搞不懂这些古人的想法。

“……”罗天夜一副迷惘的模样,似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接着他笑了笑说道,“因为你是我的好兄弟。”

不知道为什么,罗天夜身上散发出的淡然的华贵冷清的气息总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不忍心看从他胳膊上涓涓奔涌而出的鲜血,不顾一身宽大单薄的睡衣与一头披散的秀发暴露出我的女儿本性,赤足便向他奔去,然后白了他一眼:“可是你要救我也用不着这样啊!”

罗天夜看到我如此,很是吃惊:“你竟是……”我想他是想说我竟是女子吧。

惊讶之色退去后,他又马上恢复了漠然的表情,“必杀令发,必饮血!”

“愚昧!”我握着那两把锋利的勾刀的刀柄,一时间有点晕血。

良久,罗天夜才出声:“缘弟——不对,嗯,缘丫头,你可以放手吗?”闻听此言,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紧抓着那两把没入他骨髓的勾刀,随着我的晕菜,那勾刀便似在割他的肉般。

“哦,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我本来是要放手的,我怎么会如此折磨我心中的神雕大侠呢?可当时我的脑袋却秀逗了。我硬生生地将勾刀拔了出来,罗天夜倒抽了一口气,眼中闪过惊愕的神色,薄唇抿得更紧了,身子也有些站立不稳,幸好后面有个方凳。

哎呀,我真是越帮越忙。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的脸涨得通红,不顾男女有别,便冲过去抱住他,确切地说是勒住他的胳膊。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罗天夜的声音很低,他不会是快要挂了吧?

“大哥,我真……”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不过,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也许是发觉跟我说话非常吃力,所以他只得像哄小孩似的一步一步地来。

“好、好!”感觉到自己又做了件错事,我更是懊悔不已,眼看罗天夜就要因我的耽误流血过多而死,我忙学着武侠片中的侠女们抄起衣角便是一撕,也好将功补过替他包扎伤口。可是,这是什么棉布?这皇宫的料子果然非同一般,怎么撕得没完没了啊!眼看着来来回回好几圈,可就是撕不断它,地下的布料倒是越来越多,不能再撕了,再撕下去我可就一丝不挂了。

“缘丫头,你、你一定要这样撕下去吗?”我的手被罗天夜按住,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我看到了一把剪子。我咬着唇把布条剪开,然后在他的伤口上敷上他递过来的药粉,帮他包扎好。

此时我哪还敢抬头看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总是会变得像个傻瓜一样。感觉到我的别扭,罗天夜的眼神更加深情了,轻笑中蕴含的嘲讽意味也淡了。

“大哥,你怎么会来刺杀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太监,没钱又没权?”我不解地撅起嘴问。

罗天夜闻言,眸中闪过一丝警觉:“必杀令下鲜有无名小辈,缘丫头你过谦了!”

既然他不想正面回答,那我也不好再多问:“那我不是荣幸之至,大哥又为什么舍不得给我这个荣幸?”杀人还要找这么多借口吗?好像能被他杀了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恐怕还得小小地庆祝一番。

罗天夜淡淡地笑着,用亮如寒星的美眸凝视着我的娇态,半晌才叹了口气,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忽然他费力地站起身来,我估计他是想要离去,忙出声阻止 :“大哥,你身上有伤,这样出去会没命的,不如你暂在我这里待上一晚,明日我用轿子送你出宫!”

“可是……男女共处一室……”罗天夜迟疑地回身望了我一眼,并没有要留下来的打算。

“没有什么可是,我都不怕,大哥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一定得赎罪,我冲上前去便要扶他。眼见我的魔爪又抓向他的胳膊,罗天夜竟艰难地往后一躲,也许他是被我折磨得有点害怕了。

“既然你如此信任大哥,那大哥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罗天夜的眼中露出一丝欣赏的笑意来,说罢便欲躺在床边长长的踏脚板上。

“大哥,你有伤在身,你睡床!”我拉起他,把他推向床边。

“大哥说过,大哥这条命都是你的,何况是这点小伤,你不必自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认清环境 说对话:职场说话的原则和技巧

作者:张伟

大人物即便随便说说,别人也会认真,尽力揣摩它的意思;小人物认真说出来的话,也很少能引起别人的重视。所以,处在不…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