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陈忠实:文学是无法摆脱的“魔鬼”

时间:2011-05-04 22:01来源:半壁江原创文学网 作者:新浪读书 点击:
访谈中,陈忠实畅谈往事。 陈忠实曾说过, 写一部死后可以当枕头的书 。这就是 1998 年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白鹿原》了。忠于艺,实于业,陈忠实历时 6 年写出了这本峰堪仰止的长篇小说。到目前为止,《白鹿原》仅正版图书已卖出逾 200 万册,并得到了各个

  访谈中,陈忠实畅谈往事。

  

  陈忠实曾说过,写一部死后可以当枕头的书。这就是1998年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白鹿原》了。忠于艺,实于业,陈忠实历时6年写出了这本峰堪仰止的长篇小说。到目前为止,《白鹿原》仅正版图书已卖出逾200万册,并得到了各个领域的深度开发,有秦腔、话剧、舞剧等。预计在今年中旬,电影版《白鹿原》也将与观众见面。

  

  《白鹿原》是一部渭河平原50年的变迁史,很多读者读来皆以悲壮二字总结。陈忠实也坦言,在书中人物面临极度残酷的命运时,他也会随之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所以当我问他,作家是一个快乐与痛苦偕行的职业吗?他答道:对文字敏感的这根神经在生理上不枯萎的话,就会被魔鬼缠身,一辈子都摆脱不开文学这个爱好。

  

  写作来源于对生活的体验

  

  许戈辉:我采访过一些作家,他们在童年时代的生活环境都相对闭塞。于是他们的想象力变得格外发达,心灵非常丰富,他们会去和自然界对话,和脑子里编织的人物对话。您的童年是什么样子的?

  

  陈忠实:我的童年是在很原始的自然环境里生活的。放学回家就是去给牛割草,但一般都是在山坡上玩到太阳快下山才加紧割草。那个山坡上有一些野桃、野杏,还有蚂蚱,我特别喜欢在荆棘丛中逮蚂蚱。

  

  许戈辉:那个时候您有自己的梦想吗?

  

  陈忠实:那时候我跟同龄孩子唯一的一点差异就是,我已经读过了《静静的顿河》。我大约是从初中二年级喜欢上文学的。我在文学课本里读到了赵树理的短篇小说《田寡妇看瓜》。我当时觉得赵树理写的这个故事跟我们村的某一个女人差不多。这些生活居然能写成小说,而且还能被选入中学的课本。我每天都能看到这些生活,那我也可以写。我的生活从此被激活了,就开始写起小说来了。

  

  许戈辉:现在大多数作家都生活在城市里,包括那些以写农村题材著称的。在您看来,作家有什么方式来更好地丰富自己的生命体验?

  

  陈忠实:我们到现在还提倡让作家深入生活、体验生活。这是对的,不过我也想说,阅读世界上影响较大的作品,能感受到生活体验层次上的作品和生命体验层次上的作品的差异。生命体验是进入作家精神的一种自由状态,比起生活体验来说较难实现。作家不能满足于生活体验,而应该更深层地去进入生命体验的层次。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实现这种体验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作家的思想。只有作家形成了自己独立且独到的深刻思想,才能完成从生活体验到生命体验的升华过程。

  

  许戈辉:《白鹿原》从构思到最后成篇,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陈忠实:6年。前面整整两年用来准备和构思,查了大量史料。后来我真正去写这个长篇的时候,写到兴奋时都不知道饿。

  

  许戈辉:整个写作的过程顺畅吗?有才思枯竭的时候吗?

  

  陈忠实:基本上是顺畅的,因为酝酿得比较充足。我从1988年开始写草稿,那大概是我一生中写作量最大的一年,大概写了40多万字。1989年清明前后开始写正式稿,结果中间因为社会事务的耽搁,停了一年。

  

  许戈辉:我看过不少人对于《白鹿原》的评论,甚至有评论家说,如果超不过《白鹿原》,陈忠实就别写了。您怎么看这句话?

  

  陈忠实: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确实要一部比一部写得好,但要做到这一点实在很难。创作很难说一部比一部好,而且如果作品达到一定的高度,要在思想上、生命体验上,包括艺术表述上超越都比较难。

  

  婉拒片方触电邀请

  

  许戈辉:现在《白鹿原》电影已经拍完了,大家再一次聚焦您的小说《白鹿原》。为什么您没有担任电影编剧呢?

  

  陈忠实:我写不了剧本,剧本完全是另一种艺术形式。

  

  许戈辉:您会不会非常在意它拍成电影的效果?

  

  陈忠实:我当然希望它拍得更好,体现作品的基本精神,包括几个人物,能把人物精神的内核表述出来。但是电影有电影的难度,因为这个作品人物太多,时间太长,电影受到的时空限制就比较大。

  

  许戈辉:我听说您对《白鹿原》的电影持一种态度,就是不过多地去干预。

  

  陈忠实:不干预,这是我一贯的态度。电影跟小说是两种艺术形式,我对电影也不了解。小说是用来阅读的,阅读者自己还可以去丰富小说。而影视是一种直接的视觉艺术,人物的一个表情、一句对话,稍微疏忽下就过去了。

  

  许戈辉:饰演田小娥的张雨绮是八零后的年轻演员。她和您心目中的田小娥在气质上接近吗?

  

  陈忠实:张雨绮为了演好田小娥这个角色,还跟我一块儿吃饭。我简单地点拨了一下田小娥这个人物。这个作品中我集中写了两个女性,一个是田小娥,一个是白灵。田小娥作为封建制度的牺牲品,同时又是一个反叛者。她的反叛是出于人自身本能的反抗,是没有任何思想的反抗。白灵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她是一种自觉的反抗。她不仅反抗的是社会,也反抗封建黑暗。她父亲白嘉轩给她按农村的包办婚姻订了婚,她根本不认这个账。她认为婚姻自由是最基本的。她毫不动摇,而且要做一个胜利者。田小娥是一个没有接受任何思想的家庭女性,她父母给予她的婚姻是最不堪的一种婚姻形态,所以她的反抗形式就带有本能的色彩。她以个人的行为去反抗,反抗形式也是跟封建社会水火不容的,这就奠定了她的悲剧性结果。小说里涉及田小娥跟几个男性的关系。我跟张雨绮说,不要把那仅仅作为合理的或者非法的男女关系去表演,这里潜藏的是人的一种本能反抗。

  

  许戈辉:听说制片方还有意请您出演一个角色?

  

  陈忠实:他们让我演白嘉轩的父亲,就一个镜头。老头突然得了一种很怪的病,临死的时候交代白嘉轩要再娶妻子。开始我还以为开玩笑呢,也就没有在意。快拍完的时候影视公司的老总找我来,很正经地来跟我谈,要我去演。我说这怎么可能,这不行,我演不了。

  

  许戈辉:至少您的陕西话比谁都地道!

  

  陈忠实:在镜头前可能连家乡话也不会说了,呵呵。

  

  许戈辉:您的作品触电了,您本人就不想去触触电?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真思想:马克思哲学的超越之维

作者:胡伟

本书结合西方哲学,以更为“接地气”的马克思哲学解读现代社会的各种文化困境,回答青年人在日常生活的心灵困惑,对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