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天天书评 > 午后书事 >

《地球村志》随手笔记

时间:2012-02-08 17:07来源:半壁江原创中文网 作者:吴溥之 点击:
1. 我比祖父和曾祖父死亡的更早。清晨,某年某月某日,是我的死期。我死亡了,融化成土。记忆中,活着。在人间,我是另一种土。肉、血、骨,一个种类又一个种类,土的分属。其中,一颗土,心中之爱,是一只蝶,蝶黄的色彩。土。记忆,土。化为土,我观注我

  1.    我比祖父和曾祖父死亡的更早。清晨,某年某月某日,是我的死期。我死亡了,融化成土。记忆中,活着。在人间,我是另一种土。肉、血、骨,一个种类又一个种类,土的分属。其中,一颗土,心中之爱,是一只蝶,蝶黄的色彩。土。记忆,土。化为土,我观注我祖父和曾祖父的生活。阴界,阳界,大生物界。蓝天,白云。我分变不清生活,他们是人,我是土。
  
  2.    我的骨和三叔的骨不一样,他来自于他父亲的遗传。他父亲是我的祖父。我来自于我父亲的遗传。他,我的父亲,他来自于他的母亲和另一个男人的遗传。我。很多时候向地球人承认,我来自于一棵树的遗传。树,矮,最初的树。海!是我的祖父,我的血液有一些儿子和一些女儿,谁知道它们是来自于谁的遗传?
  
  3.    我的兄弟结婚了,它的新娘是一只刺猬。这是一个真实,我和我的兄弟不同一个父母,我的父母是人类,它的父母是刺猬。我和我的兄弟不是同一种类,我们生活在地球上,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我们认识,我们不认识。它是刺猬,我是人类。它是生命,我是生命。听见,一片树叶在欢笑。
  
  4.    它在等待谁呢?用一生的时间。一根骨,来自于谁的肉体?它立在土上,和人一样。它没有肉,它有一种渴望。它和我相识,那是因为一阵第三者的微笑。它有一种悲伤,是它采集于一个国家的人类。它有一种憎恨,是那战争,让它满腔怒火。
  
  5.    吃人的人,现在还有吗?吃蛙的人,现在还有。风,风化的尸体是人的吗?有一片青苔,身开似人。有一滴血,会灵魂出壳。和另一个人相识,相亲相爱。猫说,是一种变态。我是一双鞋子,尘土穿着。我的童年,是一滴露。草,清晨的草,是你梦中的新娘吗?却也与你不相识。
  
  6.    拖拉机化了,化成了雪。麦子和一个人一起死亡,人是谁?风吹起来了。满天的星斗。木柴,是一个人。是谁?哦,是哪一种生命,把一个人劈成了柴块。血和肉,分离不清。骨,在黑暗处燃烧,一口锅,一些天外之水。一个人,一个人的影子,在锅里,另一个人在观望。
  
  7.    死。死去吧!和我一同化为土。土,身生为土,是何等荣耀!来吧!和云彩相亲,你为什么把自己当做一个人呢?天下,这个天下,除了生命,还是生命。说吧!说出一个恰当的理由。谁和你一起去不周山上,寻找绿珠之魂。叫她姑娘,也用一个“她”字;她不是人,她是一块玉,她也叫做姑娘。
  
  8.    流泪。没有悲伤。你不是人。你不是物。一个闪电和你亲吻。风吹起来了,你的衣服不见了,它自己去子哪里?你的笑容,来自于你母亲和你父亲的邹纹地球是母亲,母亲有另一咱唯一的女儿,是皱纹。可爱的一张脸,不是人的,这也不是一种遗憾。它是一个生命的,这生命活在人之中。
  
  9.    那个死亡母亲的人,现在又有一个母亲。那个死去父亲的人,现在有两个母亲。那个死去妹妹的人,现在是我的哥哥。那个孤独的诗人,他自杀了。诗人自杀之前,终于说出,自己不是一个诗人。他只是在应用一些文字记录一些发现。那个叫做“鸟”的人,本身也是一只鸟,在大生物界混效时代。
  
  10.我剥去一个活人的衣服,我和他素不相识。有时候,我甚至忘记是“他”呢?还是“她”呢?那是一个什么时辰,我为什么剥去它的衣服。为了这一问,我用了“它”字。是的“他”和“它”让我分不清。人类的界限太多了。国界、洲界、省界、市界、县界、乡界、村界、还有那个心界••••••
  
  11.说的话,和做的事不一样。你有人的形式,肉体,灵魂。看不懂人,也看不懂物,我是什么。为什么看不懂人?为什么看不懂物?我是在以怎样的一颗心呢?石头从天上掉下来了,把人类砸死光了,从此,世间,人类灭绝。这是一个梦境,不知道是一个人的,还是一个物的,还是一个灭绝的生命的近亲?••••••
  
  12.你建力了一个国家,你向世界宣部,你的国家里空无一物。你和你的眉毛,有着不同的祖先。说实话,死去的人们,是不值得怀念的。怀念死者,是一些活人的病态心理。有一个人,他不孝顺父母,父母死后,他却和清明节订下了亲事。他是什么?
  
  13.不穿衣服的人,是一个身材佝偻者。在很久以前,他穿着衣服,挺直腰板,在人之间穿行。现在,在人之间,他光着身子。他不认识其他人的目光,但是,他还是佝偻着身子,为什么他见到了另一种目光,是来自于他自己的心。不穿衣服了,肉体的想法死亡了。不穿衣服了,心••••••
  
  14.终于,和她抱在一起。一个陌生的女人。她年龄多大了?她来自于哪一个国家?她说什么族种的语言?她的哪一种色彩的发丝?她是谁?现在,我和她抱在一起。我叫她,叫她什么?她答应,她答应什么?她是一个女人,人类都知道。我是一个生命,人类都不知道。
  
  15.棺材。泪。死去活来。有一个陌生人。人群里,传出一些啜泣声。衣服,五颜六色。泪水,孤伶伶的血。向下滴落,土开始疑问。风吹起来了,花圈寻找不到主人。小花,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死亡的人,是一个老者,阴性,叫做小花。小花,是一个童养媳的名字。小花,死在第五季。
  
  16.草根,一个时代,成就一些人的生。和麦子相比,我更加貌像于草根。是谁的后代,并不重要。我的生活,充满绿色。我是一个绿色的人的形式,树是这样认为的。我和一河的水讨论,风是什么颜色。你说风是什么颜色?一个人,不住房子。一个人,一生和一只鹤生活在一起。
  
  17.你说的人和他说的人,是同一个人,只是你说的是此人的肉体,他说的是此人的灵魂。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在原始森林里。一只猩猩在做梦,梦见一万年后的一天。现在,兄弟或者说姐妹,你在回忆谁?回忆你自己的童年吗?说起来,童年只是一个年龄阶段。其实,它是一生的开始。
  
  18.和它相遇在村口,这个村子是谁的村子?我在异乡。夜。阴沉沉。在一条路上。想起亲情。和父母。和妹妹。和亲戚。和朋友。和树。和水。和土。这一个晚上,我都在想起亲情。想想和我有关系的万人,万物。想起我和它们之间的亲情。血缘。生命的血液。
  
  19.夏季。夜。昆虫死亡一地。我把自己的呼吸物化。呼吸它们另一种诞生的气息。花的味,人的味,混合的味。我和它们还没有相识呢?也从未说过话。明天夜里和以后夏季的夜里,我不会再去上床睡觉了。我会努力和它们在一起,过一些生命的生活。说说话。送它们一程。
  
  20.雨。夜。我。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石头。门扉。雨,夜,哗哗啦啦。我又听见了,雨,夜,和我的衣服在做什么的声音。雨,夜,我又听见了和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在做什么的声音。时间。人类统治万物的时代。季节。雪。寒冷。谁在统治人类?心中的太阳,你的为什么永不升起?
  
  21.吃界线的人,被送进了戒毒所。说实话的人,自休杀了。月亮的一片清辉,在一个夜晚,咬舌自尽了。我在孤独里,什么时候,也会自杀呢?我的死和所有人类有关,也无关。我的死和所有生物有关,也无关。我的死,死正确了时代。我的死,只能死着。我。灭绝。祝福你们好运了,活着的人们。
  
  22.枝头死了,鸟还在站着。三维空间,长是永恒的么?我死了,是否总是在站着,虚无中的直立,自以为是的人的形式,还在高贵着,区别于其它物种?小时候,幼年,这一段时光,空壳的爬,它知道什么?说不准时间,三维空间从未变换。小时候的故事,讲给一只老虎,它死亡很多年,而且死于非命。
  
  23.马兰花又开始了等待,这进和那进一样,她不是在等待人,也不是在等待一个实物的到来。很多人,跑过来,问马兰花,你是什么东西?哈哈。马兰花,她会是什么东西呢?除了人类,就是其它种类的生命,在地球上,或者说活跃,或者说憋屈,或者说生活,或者说死亡,另走上一条路。路,死人死物也走得出。
  
  24.记忆里,有一条河。记忆是什么东西呢?那一个肉体,去干了一件坏事。那一个空壳,它明白一些做人的大道理。那一片落叶,一生也不去用扫把扫它。你说我吧!我这一生做定了扫把星。克一些恶人,他们是恶棍,做杯的行径,发动战争,引起一切不和谐的因素。克,我克定了。
  
  25.许愿。许一个什么愿望呢?你用一颗心怀抱你——一个完整的你。你坐在院子里,土做的石头。一片叶,化成风。吹起来了,你的衣袂,没有永生的欲望,也没有寻死的可能。你,你只是坐着。听箫,看舞,是什么时代的遗留物。未曾绝迹的废墟,一般情况下在思索什么?时间在时刻变化,它自己本身。
  
  26.小东西,老东西,这是在说人呢?你这个什么年龄阶段的东西,现在,你在做什么恶事呢?吃着蛙肉的诗人,一边写诗,一边贬低平凡人。平凡人,不看诗文,不承认诗人,也吃蛙肉。说说吧!这些都是一些时间里的什么东西呢?诗,让诗回归文字本身吧!欣赏,发现,记录,要什么诗人身份呢!
  
  27自杀的诗人,成为了太阳。很多诗人,开始崇拜。河边的仪式,开始发生了质的变化。自杀的平凡人,成为了太阳。河边的传说,开始发生了性的变异。嗨,他们这些人呀!总是想的太多。现在,你们看我,用一些文字,记录一些事情。不自称诗人,也不希望平凡人去阅读。哈哈,我要死亡了,以后,留给我的子孙。
  
  28.子孙说,小娜写的东西是垃圾。子孙说,小娜写的东西是宝贝。子孙说,说吧!说什么吧!说什么的都有。小娜也说上一句话吧!小娜什么也没有写呀!这个多情人,曾经的人,她是什么也滑写呢?她写什么呢?她有什么可写的呢?一切,另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在地球上存在着,死亡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海上的风笛声:凯尔特人的爱尔兰

作者:阚天下

本书讲述了爱尔兰的发展历程,特别是历史上爱尔兰和英国之间的复杂关系,以及当时政治、宗教、社会和自然科学等状况,…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