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中日两国引进西方弃婴舱结果不同

时间:2014-06-17 07:52来源: 作者:蒋丰 点击:
所谓婴儿安全岛,即设在儿童福利机构门口,用于短暂收容弃婴的设施。被遗弃的婴儿被放入安全岛后,延时报警装置会在5至10分钟后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员接收弃婴。据媒体报道,中国的第一个婴儿安全岛是在河北省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就设立的,之后不少省市也纷纷效仿

所谓婴儿安全岛,即设在儿童福利机构门口,用于短暂收容弃婴的设施。被遗弃的婴儿被放入安全岛后,延时报警装置会在5至10分钟后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员接收弃婴。据媒体报道,中国的第一个婴儿安全岛是在河北省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就设立的,之后不少省市也纷纷效仿。

中日两国引进西方弃婴舱结果不同

看似“关爱生命”的一个举措,却引发了不少讨论。近日,据媒体报道,山东省济南市的婴儿安全岛于6月1日正式启用。但是,运行9日后,被遗弃在安全岛的婴儿数量有59名之多,占到了济南市儿童福利院去年接收总数的71%。因此,不少有意愿尝试开设婴儿安全岛的城市,已经被这阵势吓倒了。

弃婴过多以至于“婴儿安全岛”运营不下去,这让许多人开始怀疑安全岛设立的意义——到底是在保护弃婴,还是在鼓励想抛弃孩子的父母将想法付诸于行动?安全岛背后的体系又能不能照顾好这些弃婴?

当然,面对这种问题,中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日本,弃婴舱的设立也是社会上有所争议的一个话题。日本有且仅有的一个弃婴舱在熊本县,设立之初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这些被父母遗弃的婴儿,让他们不至于躺在街道上或者储物箱里“听天由命”,并让他们得到政府的照顾。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从2014年年初到4月份,弃婴舱收到了9名弃婴,其中8名弃婴不足一月大,甚至有几名弃婴出生不足一周。这使得这一项目从2007年开始运作后,至今已有101名弃婴被父母抛弃在弃婴舱中。

在熊本县的弃婴舱刚刚设立之时,时任首相,也是现在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曾经批评过此设施:“对于一个父亲或母亲,我认为匿名地抛弃他们的孩子是错误的,是不可原谅的。”不少日本民众也认为,弃婴舱使得父母能够不负任何责任地将孩子转交给父母,等于是在鼓励他们这么做。

可是,尽管争议声不断,熊本县的弃婴舱还是坚持了7年。而如今,也取得了不算差的成绩:超过60名孩子已经确认了身份,并有13名孩子与家人团聚,而其余孩子现均被福利院或寄养家庭照顾。

稍加思考,不难发现,被媒体和民众批评得体无完肤的安全岛,并非是“心不足,力不足”,而是无奈地“画虎画皮难画骨”。虽说中国和日本的弃婴舱,都是效仿欧洲的弃婴舱形式。但是,中国的人口自然增长远超日本,整体的人口素质也还有待提高,社会保障制度也还不尽完善等等,这都是制约中国社会直接采用“弃婴舱”的因素。相比起来,日本的社会环境与欧洲则更为相似,低出生率,社会保障制度,配套设施更为健全。因此,日本“照葫芦画瓢”搬来的弃婴舱计划,则显得更为成功。

很多中国弃婴舱“半途而废”,这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将任何一个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全盘照搬地引入到中国,未必能有更好的结果。而且,即使是欧洲和日本的弃婴舱,也面临着不少社会质疑,如弃婴权利,法律基础等。此外,也并非是说弃婴舱在中国绝对不能成功,只是,在建立弃婴舱之前,恐怕还有许多相应的措施和社会环境需要改善,而这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

话说回来,弃婴舱为遗弃孩子的父母解决了部分的“良心问题”,但却不代表遗弃孩子就是正确的,更不会是合法的。归根结底,遗弃婴儿本就是罪恶的,所以这世上永远不会有正确的“弃婴方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奋斗21天,考上公务员:奋斗攻略

作者:依林小河

公务员、选调生、大学生村官考试,在我国一年比一年热。目前针对这一群体的相关读物只有笔试和面试的辅导材料(如中公…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