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陈亚珍《羊哭了 猪笑了 蚂蚁病了》触及人性和生活的隐蔽

时间:2012-07-10 18:52来源: 作者:冷得像风 点击:
“爹”是一个念念不忘“主义”的信徒,在那个人妖颠倒的时代,他追崇和忠诚的“主义”却给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人们带来无尽的灾难;玉米是“文革”中丑恶人性的一个典型。她善于心计,调教狗咬继父的生殖器,逼走继父。文革中,他造谣攻击有恩于她的“爹”,把“

  近日,知名女作家陈亚珍创作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羊哭了猪笑了蚂蚁病了》由北京纸磨坊文化公司出版发行。
  
  陈亚珍著有长篇小说:《碎片儿》、《神灯》、《十七条皱纹》等,其作品一直关注农村,关注底层和反映老百姓疾苦,被文学界称之为“新乡土小说女性作家”。
  
  《羊哭了猪笑了蚂蚁病了》是陈亚珍的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力作。该书触及了人性,触及了人类生活的一些极为隐蔽的领域,对农村生态和农民苦难给予了全景式的展现。作品的情节由悲壮到悲惨,因悲惨而令人悲伤悲愤:抗日战争时期,“爹”(仇二狗)带着梨花庄的36个男人走向战场,经历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后,只有“爹”存活了下来,梨花庄变成了寡妇庄;悲剧并未从此结束,大炼钢铁、三年自然灾害,荒谬扭曲的社会生态摧残和饥馑同时在“寡妇村”吞噬着生命与人性;接下来,十年文革导致的国民道德的摧毁和民族精神的断裂,其苦难伤害更是无以复加。作品以一个村庄的命运反映一个巨大的时代跨度下的人文情怀,读后使人感到一种灵魂的震撼。
  
  特别是小说中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娘”(兰菊婶)一生勤劳善良,坚强地忍受着苦难和不幸。她无私付出,收养了荷叶、喜鹊等濒临绝境的孩子。但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不但命运捉弄她,连她收养的孩子也无情地迫害她。
  
  在梨花庄,瞎眼的久妮婶是另一种典型。为了表达对丈夫的从一而终,她用针刺瞎眼睛为自己树起了贞节牌坊。后来,她掌握党政大权,在村里成了权力、真理和党的化身。久妮婶这个荒谬时代变异的人物最终使梨花庄成为极左思潮的泛滥之地。
  
  “爹”是一个念念不忘“主义”的信徒,在那个人妖颠倒的时代,他追崇和忠诚的“主义”却给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人们带来无尽的灾难;玉米是“文革”中丑恶人性的一个典型。她善于心计,调教狗咬继父的生殖器,逼走继父。文革中,他造谣攻击有恩于她的“爹”,把“爹”打成历史反革命;“娘”在大饥荒的死亡线上救下了“我”的丈夫张世聪,他却跟玉米一样,后来成了斗争“娘”的打手;还有固执地认为“人命比什么都金贵”的天胜娘,正直、有知识的侉娘等人物都血肉丰满,呼之欲出。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身上都反映出了人性的时代特征。
  
  陈亚珍称,这部作品是自己书写“苦感文化,乡土命运”的巅峰之作,是她对人类生存家园与精神取向进行的终极拷问。这部作品也得到众多专家的高度评价。著名评论家雷达认为,该作品视角独特,其中深切的人性情思,忠实地反映了民族的质朴精神!而作者对于苦源的深思,使其独具强劲的根部力量。赵树理文学研究专家董大中则认为,这是一部需要一边读一边想的高品位的书,小说苦难的描述鲜为人知,达到撕心裂肺的程度。同时作品中为人类面临永恒的疑难问题寻求解答,表现出了艺术的活力与独立的见解。导演孙光明认为,作品以其丰富的文学想像力,史诗般地描绘出乡土生命的矛盾状态,一幕幕难以捉摸的人物性格催人泪下,挖掘出一点一滴的现实生活背后历史更迭时人性演化的深意。作者在洞察人生命运的问题上,表现出了深度与怜悯。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做最好的学问——胡适论趣味与治学

作者:胡适

本书选取了胡适著作中关于读书、治学、教育等方面的篇章,既有轻松的读书趣味,也有科学的治学方法,同时也包括对经典…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