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大烟帮》:一本让日本人抬不起头的书

时间:2010-06-13 16:53来源:半壁江原创文学网 作者:哈哈公子 点击:
《大烟帮》写到的1911—1949年的历史。这也是那时期平头百姓的心灵现实。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斥之为“满纸荒唐言”,但且慢,我们不应淡忘,曾经同样被斥为“满纸荒唐言”的《石头记》后来以《红楼梦》之名大红大紫,被广大群众视为唯一能够代表中华文学最高成就的千古第

  诺贝尔奖尤其是诺贝尔文学奖是中国人的集体梦魇。中国人是习惯做诺贝尔奖梦,每年诺贝尔奖评奖、颁奖期间,中国人的这个美梦就会发作一回,而这美梦每每以梦魇收场。这一噩梦持续多年,每到诺奖开锣时,中国人,尤其是从事文学行业、有文学梦想乃至所有阅读文学甚至不再阅读但仍关注文学的中国人,都抻长了脖子等待久经人世风雨的诺奖委员们布施诺奖小馅饼。
  
  日前,著名作家、当红编剧庸人在北京的一次发布会上放言:很多作家把获诺贝尔奖当做“中国文学的出头之日”,照他的说法,中国作家和中国文学永无出头之日。不乏有这样那样的专家学者和各色人等对中国作家、中国文学与诺贝尔文学奖之间的距离做出了各种各样的丈量,得出各种各样的结论,但像庸人这样毫不客气地给中国作家和中国文学下“死亡通知单”还是头一回。庸人为什么这么振振有词?而据称他的新书《大烟帮》是“一本让日本人抬不起头的书”,他为什么这么屌?
  
  庸人放言:中国作家别想拿诺贝尔奖
  
  庸人的理由是:中国作家永远拿不了诺贝尔文学奖,因为所有呈现在读者面前的作品都是被阉割的。中国的编辑不懂文学,但个个都是政治家,他们生怕作家有与众不同的思想,从而影响了自己的工作,即使在毛盘满天飞的情况下,依然担心作家一些优美的情爱描写会让人学坏。
  
  庸人说,“中国人有一个诺贝尔情结,还有一个阉割情结。”阉割情结是指“阉割”饮食男女的正常欲望,其中一个核心主题是阉割男人。大家都知道“女特务比不是女特务的女人更女人”。他的新书《大烟帮》中有多处情爱等类似情节的描写,当然都比较唯美,点到为止。但即使如此还是被删节得体无完肤
  
  记者通过非常渠道弄到了庸人最新长篇小说《大烟帮》中被删减的情色,看看大家是不是能从这些文字中“学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最标准的尺子应该还是掌握在老百姓手中。
  
  第一章中,温义与罗敷“调情”:
  
  温义认真地说:“等咱俩成亲的时候,我把梅老板请到云南去,让他给咱们唱堂会。”
  
  罗敷啊的叫了一声,继而就是一顿粉拳:“你真是太讨厌了,一天到晚的就会胡说八道。”
  
  温义抓住她的小拳头,放在胸前,但迎面却扑来一股淡淡的体香,他恍惚地说:“我发誓,我说到做到。”
  
  罗敷下意识地躲着他,温义就是不撒手,那淡淡的香味渐渐浓郁起来。这是成年女子的味道,这是漂亮情人的味道,散发着情欲和爱怜。温义本能地把嘴凑过去。罗敷不客气,一把捏住他的嘴唇:“我就叫你坏!”
  
  温义想叫,可又叫不出声,急得眼珠子都鼓出来了。
  
  罗敷和温义一样,喜欢听戏,喜欢看电影,喜欢穿着男孩子的衣服跟着他去跑马场,也喜欢一本正经地挖苦人,还喜欢一切新奇的,又没什么用的玩意儿。另外他们都不喜欢政治,都不喜欢板着面孔说话,都不喜欢慷慨激昂的陈词滥调。每每到此,罗敷脸上就会浮现出一块红晕,心跳加速,舌头尖也有点干。
  
  黑暗中罗敷地给了他一脚:“谁愿意嫁给你?想得美。”说完,人影立刻就不见了。
  
  温义摸了摸被踢中的部位,一股甜味竟从那个地方一直涌到嘴里,一时间连口水都出来了。
  
  二人表达爱情的方式也与众不同:
  
  温义希望她能和自己一起走,罗敷的口气已经不像前几天那么强硬了,其实她对私奔的事一直是非常憧憬的,女人都有一颗私奔的心。但这么走了,实在没有办法向父母交代,对自己的名誉也有影响。
  
  温义说:“还交代什么呀?将来抱着外孙子回来,他们不认也认了。”
  
  罗敷一把揪住他胳膊上的肉,玩了命地往起拽:“你个死人,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念头啊?”
  
  温义干脆抱住她,一口就咬了下去,正好咬在罗敷脖子上。罗敷啊的叫了一声,想挣扎可又跑不了,脖子上又痒又疼,手指尖竟然麻了。温义霸道地说:“跟我走!要不我咬死你。”男人是需要一点野性的,想起父母罗敷虽然难过,但心里却异常兴奋。此时温义顺势把嘴唇移了上来,罗敷没有拒绝。四片嘴唇如紧紧缠绕的藤,纠缠在一起,死活要把对方融到自己的身体里。
  
  失散后,罗敷思念温义:
  
  私奔,最伟大的人生理想破灭了,罗敷的郁闷是空前的。想起这事她就难过得心疼,人生能有几次私奔的机会呀?真无聊,温义那小子倒是跑掉了,可他身上连十块银元都没有,怎么能跑得远呢?罗敷琢磨着,应该找个机会给温义送点钱去,让他马上回云南,想出办法来把自己接走。思虑总是枉然,如今罗敷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心爱的人,每次梦醒,她的手都在双腿之间,被窝里总有一股暖暖的气味。她真后悔,为什么没把自己交给那个坏小子,这身子是干净的,却是没有价值的。
  
  关于罗敷失身:
  
  罗敷无处可去才选择了这个职业,专业技能的训练都通过了。指挥官带她进了个小房间,罗敷大惊,房间里躺着个赤身裸体的乞丐,那家伙浑身都是黑的,所有的器官都是一个颜色。指挥官逼着罗敷与这家伙***,还说这是任务。罗敷想逃跑,指挥官说:“国家花这么多钱训练你,想跑?”罗敷犹豫了三天,为了给父亲报仇,为了躲过杀人的罪责,她只得同意了。进了小屋,罗敷闭着眼睛脱掉衣服,然后在地上一顿乱滚,直到把身体彻底弄脏之后,才恶狠狠地盯着乞丐道:“来吧,你不是很想吗?”
  
  完事之后,乞丐从枕头下拿出一只烟,罗敷趁他不注意,照着乞丐的裆里踹了一脚,据说那家伙的睾丸险些被踢碎。事后很久,脏乞丐的身份才得以公开。那家伙是男特工假扮的,军衔是少校,姓张。
  
  这事之后,罗敷才真正成为货真价实的女特务。但罗敷的心受伤了,她对自己产生了从未有过的鄙视,她甚至觉得浑身上下都是肮脏不堪的,每次洗澡时她都恨不得把身上的皮肉全部搓下来。
  
  温义、罗敷野人山重逢:
  
  罗敷咬着牙,一阵风地冲了过去,温义想当然地要拥抱自己的女人。可罗敷却照着温义油光光的脸上,劈头盖脸就是几个大嘴巴。温义给打傻了,抱着脑袋说:“你干什么你?”
  
  罗敷说:“你这个王八蛋,你是来送死!这地方连吃的都没有,全得饿死。”
  
  温义捧着脸,哈哈笑道:“以前的你就这样。”
  
  温正被下药之后:
  
  温正一把将她推开:“你赶紧走,赶紧走。”
  
  梅兰哪里见过这等莫名其妙的事,于是更加关切了:“要不,咱们去看看医生吧。”说着她抄起温正的胳膊,就要把他掺起来。温正忽然大吼了一声,返手把梅兰压到自己身下了。梅兰被压得上不来气,想叫却根本叫不出声。此时整个房间中充斥着温正粗重的喘息声,他疯子一样的撕扯着梅兰身上的衣服,而自己的衣服骤然间就飞到门外去了。
  
  就如一颗火种落入干柴,一枚流星坠入了大海。无数条热流在温正的四肢百骸充溢着,激荡着,奔腾着。它爆发、咆哮、沸腾,裹着无数尘埃和灼热的蒸气腾空而起,冲向天空中那从未触摸过的白云,从未吸吮过的太阳。他们赤裸着身体,他们大汗淋漓,他们相互扭打着,突然温正一把将梅兰整个托了起来,滚烫而奇痒的双唇于慌乱中播撒着热吻。吻着,似乎浸入水中一般,耳边嗡嗡作响的是急流的脉搏。吻着,身体似乎被分割成无数的小块儿,在空中飞舞着,每一块儿的感觉都那么清晰而各不相同;吻着,逐渐,月光下两条硕长的身影拥在一处,如一支含苞待放的花。
  
  不知几时,二人终于分开了。通红的面孔,粗重的喘息,微微发颤的双唇以及梅兰奔流不止的泪水。
  
  温正恢复了理智,他豁然看到床、榻上有一滩粉红色的鲜血,是梅兰的。难道弟弟根本没有和梅兰圆房?他颓然坐在地上,脑子里、眼前都是空白。
  
  梅兰用头发和双手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她哭着问:“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们到底怎么了?”
  
  关于温义的外遇:
  
  男女的构造是不一样的,做完爱男人往往就半瘫了,而女人大多在兴奋的顶点上,常常会鼓噪个不停。
  
  温义离开了冯娜的身体,躺在床上养神,而冯娜却爬着追过来了,她的脸靠在温义胸口上,呼呼喘着热气,似乎在聆听他的心跳。温义点燃了一只香烟,冯娜也点了一支,温义真担心这女人会把烟灰弹到自己胸上,想脱身,冯娜却攥着他的胸肌不撒手。
  
  第一部描写烟土贸易的小说,揭国民性疮疤
  
  有人说,烟土的历史是被我们忽略的历史,因为它带给我们耻辱。实际上这是我们这个民族不成熟的体现,忘记历史,就意味着历史可能重演。其实我们不是个善于吸取教训的民族,因为我们的历史中充满了相似的悲剧。我们也不是一个勇于面对自己的民族,所以我们才把自己的昨天描述得那么无辜,那么天真,似乎是一群傻子。但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如果我们忘却了,我们这个民族曾经与大烟有过那么深的渊源,那么我们又如何向后人解释它的毒害呢?
  
  《大烟帮》是中国第一本以大烟帮为主题的小说作品,它的意义是反思,是提醒,是艺术地再现一段鲜活的历史。
  
  下面是鸦片对中国历史的影响:
  
  中国第一个有记录的鸦片鬼是万历皇帝,这个皇帝不仅让老师张居正死后而名誉扫地,还亲手毁掉了老师的改革成果,后来他曾28年不上朝,是明朝亡国的罪魁。但到今天也没有人研究鸦片对这个皇帝的影响,如果他的颓废是鸦片造成的,那么明朝的亡国是不是也与鸦片有关呢?
  
  清朝的灭亡是从鸦片战争开始的,谁也不能否认鸦片促进这个帝国的灭亡,也就是说,我们最后的两个封建王朝的灭亡都与鸦片有关,这一点为什么总被我们忽略呢?
  
  第三,如果英国人没有进行鸦片贸易,如果英国人没有进行鸦片战争,凭我们能够自己掌握现代文明吗?能够进行工业革命吗?我们能知道科学是怎么回事吗?这一点是肯定的,中国官方力量的强大一直压制着资本的发展,我们是没能力进行工业革命,更没能力创造出现代科学。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的现代生活都可以追溯到鸦片的历史。
  
  第四:鸦片战争不仅是中英之间的战争,在中国,为了保护鸦片生产或者仰仗鸦片贸易,打了无数次鸦片战争,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中原大战,交战双方的军费大多来自烟土贸易。曾几何时,中国大地上充斥着鸦片和烟土,这东西甚至支撑着我们的经济。据统计,在烟土最猖獗的时期,15%的中国人或者是业者,或者是消费者,其比例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所有行业。
  
  《大烟帮》到底是一部什么作品?
  
  《大烟帮》是文学史上第一部推理历史小说,是开一代文风之作。
  
  《大烟帮》是中国第一本以烟土贸易为背景的作品,它再现了一段国人忘却的历史。
  
  《大烟帮》是一部被阉割的作品,很多描写和观点被人为地删除了,这是所有中国优秀作家的梦魇。
  
  《大烟帮》是一部我们这个时代少有的拷问人性良知的作品。
  
  直斥中国人劣根性:鲁迅、柏杨后继有人
  
  《大烟帮》的整体剧情声音就是作者要借小说的形式告诉大众,政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在《政府论》中,政府从本质上就是一个盘剥大众的工具,政府的运做利用大众创造的财富,所有政府中人都被养活、被施舍的对象,而绝不是人民的父母!人民的生活是用自己双手创造出来的,绝不是某些英明政策的恩赐!关于政府恩赐的谣言全是宣传,是掩盖盘剥本质的欺骗。从历史上看,那些不允许人民自由生活的政府,终将被打下地狱。《大烟帮》所揭示的历史从1911年到1949年,真实地描写了政府与大烟帮的关系,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赤裸裸的利益盘剥。
  
  让我们看看温义这个大烟帮首领的眼中,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吧。
  
  关于民族,温义曾经对日本人说:什么民族啊,国家啊,祖先啊,那都是骗人的玩意,编造那些说辞不过是为了拉壮丁方便。(言外之意是,你们日本人也是壮丁)
  
  他也曾对哥哥说:民族给过你什么?文明是个什么东西?国家、民族这类玩意仅仅是个概念而已。当权者是利益的获得者,他们用概念就能换来你们的税收和性命。他们制造一个正义的幌子,让你们俯首帖耳。
  
  关于国家,温义是这么说的:我们不过是碰巧生在这个国家的过客而已,国家什么也没有给过我,国家什么也不是,只有政府才是真实存在的。作为个人,我们要向这个政府纳税,养活那群高高在上的蛀虫。这些税收让一群废物骑在我们脖子拉屎,仅此而已。另外我再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罪恶的源泉就是国家,具体的说,还是政府。如果没有政府,大家的日子就都好过了,我看,多一半的战争也不会打起来。
  
  另外女特务冯娜也说过:哪一个政府都能够脱离黑社会?要么他们本身就是黑社会,要么他们与黑社会的联系千丝万屡。在东亚,这个现象尤其如此。
  
  对于国家性质,温义在新加坡对李姓男子说:难道人类社会不是企业吗?难道国家不是企业吗?嘿嘿,政客就是拿工资的企业家。如果一个企业能把员工们团结在一起,上下一心,企业还能有不成功的道理吗?中国传统的驭民之术,是让老百姓之间或者官员之间相互争斗,其实这样是人为地割裂族群,统治者以平衡术来获得利益。那是蠢材想出来的蠢材办法,也只有蠢材才会这么干,最终他们都被自己培养出的蠢材毁灭了。
  
  关于政治,温义是这么说的:中国人的德行我算看明白了,他们脑子里就一件事,利益。为了利益,他们什么样阴谋诡计都能使得出来,什么人都可以出卖,看看我们的史书吧,全是阴谋!这种人难道有意志吗?这种人难道能抵御住大烟吗?你们呀,什么三民主义啊,这主义那主义的,全是样子货,又虚伪又没用。想是让老百姓跟你们走,非常简单,只要告诉他们:咱们分大户去,我给你们房子给你们地给你们大馒头给你们烟土抽,你看他们跟不跟你走。这就是政治!
  
  对于政治手段,他曾说:报纸上天天写,电台里天天说。这天天说,月月说,保证能有人信。谁的声音大,谁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其实糊弄老百姓其实一点都不难。
  
  关于民主,温义是这么说的:我们温家帮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大家手里都有股份,都是股东,这就是民主。民主需要的是智慧,独裁不需要智慧。想树立个人权威还不容易吗?每天早晨让大家对着太阳高喊三次,某某人英明神武,万寿无疆,举世无双。我看出不了三个月,傻瓜都能当了领袖。
  
  关于历史,温义是这么说的:历史没有假如,就如狗吃了屎就绝不会吐出来一样。
  
  关于教育,温义是这么说的:教育水平和人品好坏之间没有关系,关键是这个人是什么思想教育出来的。专制的,灭绝人性的教育只能培养畜生和奴才,所以人的品质取决于这个天生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思想教育出来的。至于上过多少年的学,那完全是扯淡。
  
  这就是《大烟帮》写到的1911—1949年的历史。这也是那时期平头百姓的心灵现实。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斥之为“满纸荒唐言”,但且慢,我们不应淡忘,曾经同样被斥为“满纸荒唐言”的《石头记》后来以《红楼梦》之名大红大紫,被广大群众视为唯一能够代表中华文学最高成就的千古第一奇书。也许,多少年后,《大烟帮》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期许?这个问题,留待一个世纪之后的后世子孙去解答吧。
  
  中国作家新创小说文体
  
  庸人说,“有一种历史叫推理历史”。
  
  推理历史不同于主流历史,也不是演义历史,它不是戏说或胡说八道,而是有一定的逻辑和依据在里面的。推理历史小说不同于历史小说和戏说小说,是依据一定史实进行合理推论,甚至利用人物影响历史进程的一种再创作。著名作家、当红编剧庸人首创“推理历史小说”这一文体,并巧妙地诠释了烟土行业对中国历史的影响,创作了一部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庸人说:“历史总有空白点,仅仅过了几十年就可能会出现很多种假设和可能,即使当事人往往也说不清个所以然。这就为文艺创作留下了空间,这也是创作《大烟帮》的依据之一。如果没有人能证明某事件发生之前,到底出过什么事,那么什么样的可能性都存在,于是我们的推理历史就产生了。”
  
  卢沟桥事变总让人想起一战的爆发,虽然协约国与同盟国剑拔弩张,但谁也不敢放第一枪,偏偏几个塞族青年刺杀了奥地利皇储,于是一场大战开始了。历史有其必然性,但其偶然性也是无法回避的。几个小人物的愤怒完全可以改变历史走向。三十年代的中日关系也有这种情况,日本的侵略蓄谋已久,但国民政府也一直在备战,甚至早就制定了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日本的三个月灭亡中国说不过是宣传口号。就在双方都拿不准的时候,一个日本小兵的迷路竟点燃了导火索,以至开战之初双方都没有宣战,可见这是偶然的,这就是历史。那么这个小兵为什么会失踪?是谁指使的?其后有没有个人恩怨?这些问题至今没有定论。
  
  于是我们的主人公出场了,他教唆日本人抽大烟,于是得罪了驻守北平的联队长。他仅仅是想找个借口报复一下中国人,没想到,娄子却捅大了。这就是作家推理出来的历史,谁也不能否认存在这种可能性。
  
  湖口会战是不存在的,温正的抗战是一场无望的战斗。但是在国民政府执行的战略下,出现这样的战斗任何人都会相信,这也是一种推理。符合一般人对当时战局的看法。作为一个低级军官,温正空有一腔热血却不可能理解高层的整个战略部署。以现在的角度看,国民政府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是成功的,如果死拼中国必败。话说回来,虽然小人物可以影响历史,但历史的车轮一旦开动起来,小人物就只能沦为车轮下的石子了。
  
  远征军第一次入缅,是完败!大部分军队覆灭了,本书对远征军作战的描写大部分是真实的。虽然整体溃败却偏偏有几支规模不大的部队跑了回来,至今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或许真是大烟苗的路标作用?或许是云南当地的部队熟悉环境所至?所以根据推理,温义的烟帮(当地人)加入战斗,并利用生命力顽强的大烟苗挽救部队是可以成立的。
  
  至于神农架野人,以现在的研究看,基本上可以认定是胡说八道。人们总喜欢探究一些本不存在的神秘事物,虽然这种好奇促进了人类的进步,但也使人类进入了不少误区。以科学的角度看,野人作为一个族群是没有存在空间的。但这种谣言是怎么捏造出来的呢?于是我们想到了大脚怪和北美巨人,都是骗局而已。那么神农架野人肯定也是某些好事者的骗局。
  
  主人公温义本来就喜欢愚弄人,他在保定就曾利用好奇心产生的从众心理,玩过一场震惊全城的无中生有的游戏。以个人性格看,他编造出故事,转移人们对烟帮丑闻的注意力就完全可以理解了。至于什么古籍、县志的记载,只要花钱或者弄权,添枝加叶,那不是很容易吗?
  
  从现实和人物性格这两方面来进行推理,神农架野人是温义捏造出来,这一点也是成立的。
  
  关于坤沙其人,记载模糊。大家只知道他生于云南,随母亲改嫁到缅甸,本名叫张奇夫。但他二十岁之前的经历是一片空白,那么他的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是谁把他变成一代毒枭?又是什么人影响了这个少年的成长?他的贩毒生涯是不是有传承关系?
  
  为什么不是不温义影响了他呢?为什么张奇夫没有中途回过云南呢?如果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回答,那么我们的推理就成立了。
  
  以上的这些内容,有相当一部分被删除了,也难怪作家发彪。
  
  庸人的论断是否确凿?庸人的作品到底如何?读者自可鉴别。但中国作家到底能不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恐怕只有留给时间去回答。中国人不妨不以诺贝尔奖为然,真正找到中国文学的健康心态,进行属于民族和人类的自主创作,这才是文学的真正功用。可以断言:中国作家遗忘诺贝尔奖之日,就是诺贝尔文学奖垂青中国作家之时。而那一日,不过是给中国文学小小地搔了一痒,不能算什么文学大事件。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词海拾贝:精彩的语言艺术

作者:刘青顺

字、词、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承载了中华几千年的文化。无论是华美的诗歌,还是浩渺的历史,都要通过字、词、句来记…

发布者资料
哈哈公子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0-06-11 16:06 最后登录:2010-06-11 17:06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