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三体》之后刘慈欣准备开始写新书了:想超越自己

时间:2018-02-01 14:34来源:acfun 作者:大王 点击:
刘慈欣沉寂了许久。《三体》之后,这个被奉为“科幻教父”的作家,一直没有作品诞生。这几年,他每天待在家里,买菜做饭、接送女儿,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看书、思考和构思,可始终没能找到突破点。“难呐,超越《三体》难。”刘慈欣感慨。 (原标题:《三体》

刘慈欣沉寂了许久。《三体》之后,这个被奉为“科幻教父”的作家,一直没有作品诞生。这几年,他每天待在家里,买菜做饭、接送女儿,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看书、思考和构思,可始终没能找到突破点。“难呐,超越《三体》难。”刘慈欣感慨。

(原标题:《三体》之后,刘慈欣开始写新书了)

对于正在筹备的新书,刘慈欣仍然抱有期待,期待超越自己的《三体》。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贝蕾 编辑|林文龙

完成《三体》后,刘慈欣积累多年的科幻创意已经基本耗尽,重新满血复活,需要时间。

他坦承,自己的创作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主要是没什么好的想法了。”

目前的创作状态,刘慈欣显然不太满意。但当我问他,是否因为《三体》的地位太高,对他产生了创作压力时,他回答说:“没有,《三体》怎么样,对我后续的创作不会有影响。”

他同时安慰自己:“一个作家一生写出一部成功的作品就够了,比如塞林格,一辈子也就写了一部《麦田里的守望者》。”

封闭已久的刘慈欣,直到近期才开始动笔,一篇名为《黄金袁野》的千字短文,即将刊登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科幻选集《Twelve Tomorrows》上。刘宇昆进行英文翻译,将于2018年5月出版。

与此同时,刘慈欣也在大量筹备新的素材,他已经有计划创作一部与《三体》同等体量的小说,没有预计什么时候动笔,但他仍然抱有期待,希望能够战胜“超越自己”的焦虑,超越《三体》。

除了科幻圈的活动积极些外,刘慈欣依然保持着不爱交际的习惯。

他一直生活在山西省阳泉市,此前供职于娘子关电厂,电厂倒闭后,他将人事关系正式调入阳泉市文联下属的文学艺术创作研究室,从事专门的文学创作和研究工作。

即使因为《三体》成名,刘慈欣也始终偏居一隅,远离科技发达的北上广深,偶尔来京参加活动。

连他担任编剧、后期特效制作和概念设计的电影《三体》剧组,他也从不接触,所有和电影相关的工作,都是在阳泉完成。他说:“为什么要去拍摄地?我一次也没去过。”

刘慈欣不用微博,微信也不用来交际,只收发工作信息。对刘慈欣来说,使用微信是无奈之举,因为类似小区通知之类的信息,只在微信群里发布。

在阳泉,刘慈欣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如果没看过他的《三体》,邻居对他的评价大概也不过是:内向、顾家、循规蹈矩的普通人。

看似有些封闭的他,对于前沿科技的研究,却是从不掉队。时代变化太快,以前的想法放到现在来看,不足够有创意,所以他必须时刻关注各行业最前瞻的资讯和成果。

比如,十几年前科幻圈就对AI感兴趣,在圈子里,AI是科幻创作的一大元素,他们早就认为AI应该理所应当的无处不在。

在某种程度上说,进入科技行业,其实大大限制了科幻作家们的想象力。“科幻并不是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去做一些改进或挖掘,而是纯粹本质地利用想象力探索人类要什么。人类要什么和人类有什么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对于刘慈欣偏安一隅,却能创造出国际水平的科幻小说,Vincross的创始人孙天齐并不惊讶。写作科幻无需在科技发达的地区接受熏陶和浸淫,只需要保持一颗探索世界、憧憬未来的赤子之心。

在刘慈欣的创作生涯中,创作状态最好的就是《三体》时期,这之后的几年里,刘慈欣几乎一个字都没写。

《三体》的写作花了四五年的时间,什么时候开始构思的,刘慈欣已经记不得。那时的刘慈欣还是业余作者,工作之余,写作的时间有限。他的习惯是花费大量时间去打腹稿,一有时间赶快集中写出来。

2015年的夏天,刘慈欣接到了世界科幻最高奖项“雨果奖”获奖的通知,他一方面觉得幸运,另一方面也有所预料,因为那一届的评选,《三体》是被提名的六个作品之一。

尽管很开心,但得到消息的那天在做什么,刘慈欣仍然记忆模糊。他说:“就记得是非常普通的一天,也没有任何庆祝。”

得奖前的半个月,刘慈欣刚从美国回来,由于家里和工作中的事情太多,再加上去美国一趟太麻烦,经过和编辑的商量,他决定不去颁奖现场,而由《三体》的译者刘宇昆代替领奖。

以前,国内的科幻文学百分之百靠外国作品输入,《三体》的成功,意味着中国的科幻小说开始有更多可能被介绍到西方国家。对于刘慈欣个人而言,这个意义更让人激动。

“他非常内敛,随和,也很有好奇心。”孙天齐这样形容刘慈欣。

孙天齐是徐小平眼中的“天才”,他大学期间翻译了50万字的《图灵传》并付诸出版,毕业后进入清华大学工作,随后自主创业,做出了全球第一款可编程的全地形机器人。处于科技前沿的孙天齐,与科幻有着不解之缘。

上小学时,孙天齐就开始看科幻小说,《科幻世界》是他常备的读物,每月一期,每期会有十几篇短文,孙天齐会挑自己喜欢的看。偶尔,他还会淘一些科幻类的旧杂志。

2005年前后,孙天齐在《科幻世界》上看到了刘慈欣的短篇小说《赡养人类》,看过几篇刘慈欣的文章后,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真正被触动,是源于刘慈欣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作品《球状闪电》。这部写作技法尚未完全成熟的作品,有着别具一格的情趣和极强的风格化,小说中悲观凄凉的笔调,给孙天齐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孙天齐是科学松鼠会的成员。他常常发表计算机、航天等领域的科普文章,这就打入了科普圈。

在北京,科幻圈和科普圈走得很近,这个圈子里人数并不多,在科学松鼠会兴盛的那几年,大家常常一起约饭,成员过生日,他们也会积极地聚在一起。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通过一个朋友,孙天齐认识了刘慈欣。2011年,后海的一场吃烧烤活动上,科幻作家刘慈欣、陈楸帆都来了。那时的刘慈欣还没出名,偶尔会来北京和圈子里的人聚聚。

刘慈欣非常内敛、淳朴,偶尔显得很兴奋,吃烧烤时会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支笔,给大家介绍这支笔是上过太空的。

科幻圈的聚会上,孙天齐多次见到过还未成名的刘慈欣,但两人并没有过多的私下来往。由于科学松鼠会的成员大多成了后来果壳网的主力,所以科学松鼠会开始没落,聚会也就变得很少,一年只聚一两次,大家会一起怀念一下过去。

在美国斯波坎科幻大会现场,科幻作家张冉见证了刘慈欣获得雨果奖的一幕,圈内最早流传的刘慈欣的获奖视频,就是他用手机录的。

这位获得过中国科幻银河、星云双奖的科幻作家感到非常的振奋,他感慨:“中国科幻默默发展了几十年,终于走到聚光灯下了。”

《三体》火了,它成了众多牛人推崇的著作,此前,史玉柱等一批企业家还是“毛派”,以《毛全》作为企业战略指导思想,如今,以雷军为首的企业家则以《三体》中的各种科幻理论指导实践。2011年,雷军向人推荐最多的一本书就是《三体》,加入讨论的还包括马化腾、李彦宏、周鸿祎等。

那几年,如果不熟读《三体》,几乎无法参加互联网大会,因为那里充满了刘慈欣创造的名词:黑暗森林、思想钢印、猜疑链、降维打击等,《三体》几乎成了中文互联网世界的圣经。

刘慈欣也受邀参加了那次大会,然而他却表示对于互联网自己并不很懂,和企业家们甚至“完全没有接触”。

在张冉看来,这部获奖作品《三体》的最大突破之处在于,它借助粉丝传播和媒体宣传的力量,打通了科幻文学与主流阅读受众之间的通路。

孙天齐同样提到了《三体》的商业化和大众化。在他关注《科幻世界》的时期,《三体》的广告就曾出现在这本杂志上。

在国内,科幻是个非常小众的领域,小众到——所有科幻读者都养不起仅存的一本科幻杂志《科幻世界》。由于受众太少,国内的大部分科幻作者都是业余创作,完全基于兴趣。“全职创作根本无法生存。”刘慈欣说。

科幻发达的国家,一年能够生产一千到两千本的科幻小说,科幻作家的数量也有两三千个,而在中国,每年只有几十本科幻小说能够出版,科幻作家只有二三十个。

科幻作家们还有其他的身份,比如,创作以外的张冉既是咖啡店主,也是公益基金的发起人。科幻圈的作者多数都是这样,有一份其他行业的工作,在所属行业也都有所建树。

这是一个门槛极高的圈子,能真正写好一部小说的人就已经很少,更何况还要懂科技,并具备超乎寻常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孙天齐说,圈子里有很多水平极高的优秀作品,可惜的是,这些人和作品并未走向大众的视野。

刘慈欣的作品孙天齐看过不少,但《三体》他只看完了第一部,第二部仅仅看了开头。没能看完的原因主要是工作后不再有时间,但同时他也认为《三体》“不够纯粹”。在他眼中,《三体》并不是国内科幻界最好的一部作品,甚至不算刘慈欣最好的一部作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情感狱:政治预谋的婚事

作者:阎连科

以一场失败了的有政治预谋的婚事为开篇,尔后从一场无情的洪水残酷地卷走了一个十二岁农村少年透明的梦幻开始,逐次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