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纽约时报:复杂的爱国主义

时间:2010-01-31 11:44来源:半壁江原创文学网 作者:中国思想论坛 点击:
我一边寻找老赵推荐的那家商店一边想这些问题。我撞到另外一位邻居,他建议我去另一家商店。几分钟后,我来到那家商店大概所在的位置。我问一个叫小翟的年轻人上哪可以找到旗子。

  我回家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是旗帜。在奥运开始前,我刚好在西部的沙漠报道,在我离开的48个小时之内,那灰色的胡同就遍布鲜红的中国国旗。

  居委会传达奥运精神,家家户户要挂旗。它甚至在每家的门外安装一根小小的金属旗杆。

  如果我不挂旗,邻居们会不会认为我离群呢?我没有旗,在奥运开始前的那个周五下午,我打算找一面旗。隔壁的老赵说人民商店就有,价钱不会超过五块。

  那大约是75美分。这就是爱国之情的浓缩吗?

  当然不是,在我在这个国家工作的三个月里,我意识到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有多复杂。

  今年它全年展示:在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报道所引起反弹中,在奥运火炬经过外国城市时亲华和反华人士之间的纷争中,在五月地震时的志愿者潮中,以及在奥运筹备工作中展示。

  谈到对中国的爱,这段时间没有什么比中国人对奥运的感情更具代表性了。

  爱国主义并不止步于中国国界。春天时很多西方人批评北京对西藏事件的反应,而一些最快站出来捍卫国家的中国人就是受到西方文化和思想全面熏陶的海外留学生。

  奥运让海外中国人获得一个重要的凝聚点。甚至我的家人(他们几十年前移民美国)都很为它自豪。去年,当我告诉亲戚们我被派到中国去,几乎所有人都说:“你去报道奥运咯!”很少人提及报道中国的经济革命、棘手的环境或者贫富差距的机会。

  在童年的时候,奥运就让我看到华人的跨国主义。我记得在1984年和父母一起看美中女排决赛时,中国以3比0获胜。我的父母支持中国,我支持美国。我们的忠诚基于出生地和文化亲近。

  数十年后,我看到这种情感的可延展性。看美中男篮比赛时,我发现自己偶尔会支持中国,因为它处于下风。中国人则两队都欣赏。几天后,当我致电父母时,他们正在为菲尔普斯加油。母亲表示:“我们是美国公民。我们希望美国干得和中国一样好。”

  爱国主义可能是微妙的、不固定的,但一些中国人把它视为固定的品质。很多知道我的美国背景的人们仍然天真地指望我像在中国长大的一样。当我在报道地震时写一篇稍微批评政府的文章,我收到这样读者来信:“一个ABC(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我以你为耻。”

  作为我这样的华人,对奥运应该有何感受呢?在院子外面挂一面旗帜意味着什么?

  我一边寻找老赵推荐的那家商店一边想这些问题。我撞到另外一位邻居,他建议我去另一家商店。几分钟后,我来到那家商店大概所在的位置。我问一个叫小翟的年轻人上哪可以找到旗子。

  他说:“你要去像家乐福那样的大超市。”我以为我听错了。他叫我去家乐福买中国国旗吗?在春季的时候愤怒的中国青年还呼吁所有人抵制那家法国超市呢。

  他说:“对,去家乐福。他们肯定有旗。”早期的爱国主义展示似乎已经随着时间的过去消融了。

  但家乐福太远了。我向小翟提起邻居推荐的那家店。他带我去了。回家之后,我把旗子挂在门口的金属棒上。

  对我而言,挂国旗无非是希望中国可以成功举办一次普通民众可以享受到的奥运。他们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想要一个可以为之感到自豪的国家。

(文稿原标题:奥运开始,心潮澎湃;作者 EDWARD WONG本译文为摘译英文原文 )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历史挖的坑:真实历史,震撼的解读

作者:李恩柱

该书分上中下三编,上编主要分析皇权运作时最高统治者的各种手段与权术;中编则分析臣民对专制社会的认同,对皇权的忠…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