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著名表演艺术家陈强曾很反感反面角色,差点拒演黄世仁

时间:2012-06-27 20:29来源: 作者:王南方 点击:
演英雄人物可以,演坏人不干,让别人演可以,让我演不干,这种思想能算为广大观众、为人民服务吗?况且以反面形象去教育广大人民群众,也是很重要的呢!无论扮演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都应该是演员的光荣任务。思想通了,他的创作情绪也就大了,愉快地担当了

  《白毛女》创作组一成立陈强就参加了,在讨论排戏的时候他早就起了心眼,瞄准了喜儿的父亲,他认为这个角色有好戏,在前方演出他多数是演老头,要让他创造这个角色,轻车熟路,定能成功。没想到,分配角色时却让陈强演大少爷黄世仁。陈强去找导演:“为什么偏让我演黄世仁呢?我没有体验过地主的生活,黄世仁在舞台上的所作所为,我能表现出来吗?难道我像坏蛋吗?”其实陈强的内心是怎么想的呢?演这个角色他没有成功的把握;如果真的演成功了,对他就更不利了,这会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再想扮演正面角色就困难了。再说,他还没结婚,给人们留下了坏人印象,女孩子们还敢接近吗?未来的对象就算没希望了!陈强越想越苦恼,甚至连对做演员的前途都担忧起来了。于是,他当场向导演提出不演反面人物黄世仁。《白毛女》的排演工作无法进行,剧组不得不把戏停下来做陈强的思想工作。先让他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陈强一遍一遍的学习,毛主席在最后引用了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来教育全体党员和文艺工作者。毛主席还说:“一切共产党员,一切革命家,革命工作者,都应该以鲁迅为榜样,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段话对他很有说服力,陈强开始想通了:革命还没有叫我做更大的牺牲,只是让我扮演一个反面角色(而且这也是作为一个演员份内的事),为了个人的一点利益,就要讲价钱。演英雄人物可以,演坏人不干,让别人演可以,让我演不干,这种思想能算为广大观众、为人民服务吗?况且以反面形象去教育广大人民群众,也是很重要的呢!无论扮演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都应该是演员的光荣任务。思想通了,他的创作情绪也就大了,愉快地担当了黄世仁这一角色的创作工作,并且敢于大胆创作,细致刻画,把恶霸地主阶级的残酷本质暴露在观众的面前,让观众认识它,痛恨它,打倒它。
  
  九死一生
  
  到北京电影制片厂陈强的家中,老爷子跟你聊上一会儿,就会翻出他的那本老相册,不停地跟你唠起自己不寻常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九死一生!”
  
  小时候陈强有一次带妹妹去汾河“趟水儿”玩,结果一不留神给卷进漩涡里去了。他睁眼一看,到处是黄汤儿,自己又不会游泳,不是干等着淹死吗?谁知从来不打河滩走的拉骆驼的人那天例外,跑过来把他捞了上来。这算捡条命,可回家后陈强还是挨了顿揍。
  
  拍解放区第一部电影《留下他打老蒋》时,各种设备都特别简陋,请来老乡用杉木搭的架子,经常晃晃悠悠,灯光设备又大又笨,向探照灯一样,每次布灯都要费很长时间。那次拍陈强坐在炕头守着孩子的戏,布灯时间太长,他想先下炕方便一下,谁知一脚刚沾地,“探照等”“轰隆”一声掉了下来,要是砸在脑袋上,后果不堪设想。
  
  1946年张家口保卫战间隙,联大文工团到怀来演出歌剧《白毛女》。演到最后一幕时,随着台上群众演员高呼“打倒恶霸地主黄世仁”的口号声,台下突然飞出无数果子(当地盛产果子),“黄世仁”变成了“乌眼青”。在冀中演出《白毛女》,正赶上部队开完“诉苦”大会,一个翻身后刚参军的战士“咔嚓”一声拉开了枪栓,咬牙切齿地要打死“黄世仁”,幸亏一旁的班长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了枪,才救了“黄世仁”一命。
  
  1947年,陈强随剧团到冀中军区前线体验生活,因身体不适掉了队,在追赶队伍的途中与我军侦查员相遇。当时,他身上没有带任何证件,他又说不清楚部队的内情,就被侦查员押送到部队。战士们一看那副长相,断定他是特务,陈强有嘴说不清。在商谈如何惩办他时,有人提出要“处理”了。陈强一听,急得浑身冒冷汗,这“处理”不就是“处决”吗?在危险中,他急中生智,问战士们知道不知道话剧《白毛女》,并当场作了表演。战士们才相信了他,并且派人把他安全地送到了原部队。事后,陈强笑着说:“那一次多亏‘黄世仁’救了我。”
  
  当年陈强有一把小左轮,没装子弹。他平时喜欢把枪口对着自己,眯起眼睛,扳动扳机,看子弹空转动对得准不准。后来,一次到《东北画报》一个老战友那儿,正好看到桌上有一把和自己一样的左轮,他就习惯地把枪口对着自己扣了扳机。老战友一声惊呼,陈强着才看清眼前的弹孔是黑乎乎实实在在的。他的脑子一下子就大了,幸好碰上了个臭子儿。
  
  “文革”时,所有北京文艺界的高层人士都被集中到了社会主义学院,大家开始为八菜一汤的伙食高兴呢,以为是被保护起来了,哪知道是“待宰的羔羊”。陈强是第一个被揪回北影厂批斗的,那时候的批斗讲究“示众”,完全是侮辱人格。赵子岳在厕所里悄悄地对他说:“咱们就像动物一样,给一根扁担就成了耍猴了。”陈强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犯的是什么罪。有一天,他把三块手绢系在一起,准备了解这一生。碰巧,陈强的小女儿到外面洗手,打不开水龙头,急得喊了一声:“妈妈!”女儿的这声呼唤把陈强喊醒了。他突然想到:死了以后孩子怎么办?怎么能见到冤案昭雪?他活了下来。‘
  
  陈强和陈佩斯准备到重庆参加《傻帽经理》首映式的时候,临上机前,重庆来电报说还没有准备好食宿,请延迟一天,于是他们赶快退票,谁知就是这架飞机赶上了重庆空难。第二天,陈强到机场根本看不到几个人,同机的乘客多是“重庆空难”的死难家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女人职场博弈学:良好的社交能力

作者:张家林

现代女人的社交活动越来越频繁,一个女人拥有了端庄的举止、优美的仪态、迷人的神韵、高雅的气质再加上内在的品格力量…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