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官员开房“纯聊天”,忽悠谁呢?

时间:2016-08-11 11:20来源: 作者:高映 点击:
如果觉得假设性的推测,有着有罪推理之嫌,那么,一个法官单独与异性至少整夜开房三次,究竟还算不算一名合格的法官,这个结论却是可以简单定论的。法官可以有私生活,但是,法官的私生活是建立在能够证明自己立得住、行得正的条件之上的,应该把避嫌,当成一

黑龙江兰西县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旭,显然是被人盯上了。他从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3次与异性朋友开房的记录,被人以实名举报的形式挂到了网上。对此,王旭回应媒体时说了关键的三句话:啥也没干,纯聊天;市纪委5月份了解过情况,调查结果没有出来;我给你钱,你能帮我摆平么?

第一句,信不信,王旭应该先问问自己的夫人。第二句,真实性完全存在。一句“纯聊天”,可以把一名法院副院长的清白与污浊,搁置在舆论的浪尖上3个多月。第三句,也是烧脑筋的话,可以视作急于摆脱“黄河”的焦虑感,也可以视作心底发虚的试图交易。

法院副院长,跟异性朋友一起,房是开了,证据都在。但整夜整夜的时间,以什么形式来消磨,却是死无对证的事情。这大概是难倒纪委的关键点。

按照法纪办案的要求,既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那么,法院副院长的“纯聊天”,可能性就存在。但是,与啥都干了的可能性相比,“纯聊天”的概率能有多少,却是不难分辨的。只要转过弯来想一想,当你作为一名有着特殊身份的法官、法院的副院长,在需要跟一个异性朋友纯聊天的时候,你会选择白天交流还是通宵达旦?会选择在宾馆隐秘场所,还是选择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其他场所?往人性原始的特性去设想,一个整夜纯聊天,可能性有,三个整夜还这么纯,你能持否?这得摸着良心设问。

如果觉得假设性的推测,有着有罪推理之嫌,那么,一个法官单独与异性至少整夜开房三次,究竟还算不算一名合格的法官,这个结论却是可以简单定论的。法官可以有私生活,但是,法官的私生活是建立在能够证明自己立得住、行得正的条件之上的,应该把避嫌,当成一种职业的基本规范与本能,而不是自己私底下主动跳进了黄河,等到别人举报了之后,设法解释自己的裤裆多么的干净,多么像出水芙蓉一样一尘没染。

站在黄河里的副院长,现在把洗干净内裤的希望寄托在了媒体采访人员身上,一句“我给你钱,你能帮我摆平么”,像极了混江湖的老手,丝毫不像一个一手托天平、一手拿法槌的法官。这句话,其实透露的是行贿之意,是不想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脱身、却寄希望于拿钱摆平的非法之道。

这么多次与异性开房“纯聊天”,法官王旭是不是为了考验自己纯洁不乱的定力,这不是人们所关心的问题,它实际上考验的是法纪的能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总是元曲最销魂:抒情

作者:王鹏

元曲是盛行于元代的一种文艺形式,包括杂剧和散曲,有时专指杂剧。…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