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雨枫:为一个患白血病的同龄人做点事情

时间:2015-09-06 18:24来源: 作者:雨枫 点击:
不知道怎样开头,就这样开头。当我得知一个正值大好青春的同龄人患白血病,除了惋惜,总想为他做些什么。我是8月23日在微博上看到患者患白血病消息的,因为我和微博的博主是好友,所以看到她发的消息后也找她求证了一下,之后也证实了确有其事。 微博的博文

不知道怎样开头,就这样开头。当我得知一个正值大好青春的同龄人患白血病,除了惋惜,总想为他做些什么。我是8月23日在微博上看到患者患白血病消息的,因为我和微博的博主是好友,所以看到她发的消息后也找她求证了一下,之后也证实了确有其事。

微博的博文内容为: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南校区建管34班王刚同学,我高中同学。因患急性白血病,现在苏州市第一附属医院总院进行治疗,目前每天费用在 1.2~2万 ,普通家庭,父母务农。为治病家中已欠下巨额债务,现已没有财力继续治疗。希望大家可以伸出援手,不嫌多少,只希望得到大家的绵薄之力与鼓励。让我们一起献出爱心,帮助这个帅气善良的小伙度过难关。谢谢大家!

(图一:博文截图)

可能写的比较急,连最后的“扩散”二字也打成了“扩撒”,文字的底部是附着的患者照片和银行卡号。或许很多人都会想,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不止这位年轻人一个。是的,的确不止一个,但是人这一生中能帮助别人的机会又有多少呢?我想,我既然遇见了,那么就去做一些事情吧。也有人认为,这是一条虚假的救助信息,所以为了证实消息的真实,我在8月31日去了患者治疗的医院——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患者叫王刚,今年22岁,家住芜湖市弋江区火龙岗镇善瑞行政村王村,是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建筑管理34班的一名学生。

(图二: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8月31号早上从合肥出发。历时5个多小时到达苏州,乘车辗转到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总院)。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我给患者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他本人。我说我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他说他把他父亲的手机号码发给我,让他父亲到门诊的门口接我。

我和随行采编的朋友在门诊等了一会,他的父亲从医院里面出来。初见他的父亲,我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的父亲见到我们很激动,脸上一直洋溢着憨厚质朴的笑容,但是可以看出笑容里又有几分牵强和愁绪。他的父亲领着我们进了高危看护的住院楼里,从背影看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俨然是一个质朴的庄稼汉,身高不高,体形瘦削,衣着简单破旧,看得出家庭条件并不好。

从门诊到住院楼有一段距离,患者的父亲一路上和我说了现在患者的情况一边多次致谢我们的到来。从言语里可以看出,患者的父亲不善言辞,但是每句话都饱含笑容。他和我介绍道患者住的是隔离病房,每天只在17点到20点允许病患的家属进去,而且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因为我们去的比较早,探望的时间并没有到,所以我们先对患者的父亲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采访。

雨枫:请问您的姓名是什么?可否提供一下您的具体家庭住址?

患者父亲:我叫王宗发,家住芜湖市弋江区火龙岗镇善瑞行政村王村。

雨枫:患者名字叫什么?今年多大?就读于那所学校哪个专业以及哪个班级?

患者父亲:我儿子叫王刚,今年22岁,就读于芜湖市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建筑管理专业34班。

雨枫:患者是什么时候出现病征的?又在什么时候接受治疗的呢?

患者父亲:是8月初出现的,起初以为是肛窦炎,所以就买了点外用的药膏使用,后来不见好转就再去看,验血诊断为急性的白血病。起初我们在本地的医院进行治疗,后来医院的医生建议我们到现在这个医院治疗,所以在8月19号到的这个医院。

雨枫:目前患者的病情如何呢?

患者父亲:这两天有所好转了,前几次签字的时候我都不敢签,因为一签字医生下达的都是病危通知书,所以每当签字的时候我的手都在发抖,生怕这孩子保不住。这两天医生让我签的都是病重的通知书,我知道病情有所好转了。

雨枫:从接受治疗开始到现在,已经花费了多少的治疗费用?目前每天的治疗费用大概是多少?

患者父亲:从19号到这边治疗,已经交了近16万块钱了,里面包括外购药物2万多。目前每天的治疗费用都要1万到1.2万。

雨枫:请您详述一下现今的家庭情况。

患者父亲:我和他(患者)的母亲都在农村务农,平时我呢就在外面接一些零工,以前勉强能生活下去,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把家里攒了几十年的积蓄拿了出来给他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但是只要还有希望,那我们就得给他看下去。我和他的母亲现在什么事情都不做,就留在医院里照顾他,在外面也背了不少债。

雨枫:在接受我们的采访前有没有接收来自社会上的救助呢?

患者父亲:没有,只是他(患者)的亲戚、朋友、同学会过来看看他,给我们包几百块钱。

雨枫:按照目前的治疗进度,大概还需要多少费用呢?

患者父亲:目前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治疗费用呢,但是人在医院里,我们倾家荡产也要给他(患者)看。但是大多数患者一般一个疗程都在说35到40天,按照目前的交费情况来看,这个疗程治下来最起码还要20万的样子。

(图三:缴费单据)

8月31日16点50分左右,我对患者的父亲结束了简短的采访,核实了相关信息。两分钟后,见一位中年妇女从门外进来,然后微笑着朝我们走来。我知道,这位妇女便是患者的母亲。患者的母亲和大多数农村的妇女一样,皮肤黑黄,体态臃肿,穿着极其朴素。她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后便领着我们上了住院楼的四楼(血液科隔离住院区),我们在病房外待了一会,据了解每次只能进去一个探望的人,所以患者的母亲先进去给患者送饭,等到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我再换上白大褂进去。

原本我是带着单反相机进去的,但是走到里面便被医护人员拦了下来,说医院规定一般进去采访的人都需要经过院办的同意,之后我将相机放在了外面才允许我进去。

走在通往病房的通道里,即使带着口罩也能闻到浓烈的消毒水气味,走进病房后,只见患者腼腆的和我打了声招呼。起初我已经了解了他这两天的身体状况还不错,所以便和他先聊了几句题外话。边聊边看了他一眼,他的左臂上满是针眼,而且左臂已经红肿,淤血也堆积在整个手臂近乎发黑。由于白血病患者血小板浓度低,所以每次抽血都很难止血。

和我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他很坚强,也很乐观,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很不错。我的内心可能一直避讳一些言语上的伤害,所以交谈的时候也是格外小心的。他的话不多,看得出性格比较内向,所以简单的交谈后便开始了我的采访。

雨枫: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治疗,你现在有什么样的感觉?

患者: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觉得身体有时候非常的难受。不过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担心我爸妈给我治病的费用问题,即使他们不说,我也知道这个病需要很多的钱来维持治疗的费用。

雨枫:经历了这么多后,你觉得自己有没有长大不少?

患者:这段时间,我的确明白了好多事情,在生死面前,好像明白了要去珍惜所有我该要珍惜的东西。以前我不是个孝顺的孩子,不明白爸妈的辛苦,但是现在却体会到了他们的不容易,所以我要好好地去配合医生治疗,尽快的好起来。

雨枫:病好了以后,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患者: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工作,好好的孝顺爸妈,不让他们再为我受苦。

雨枫:你对那些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想说什么?

患者:大学生活中要有节制的去生活,要珍惜生命,有规律的去生活。

雨枫:病中的时光,你获得了什么?

患者:我看到了那些关爱我的人一直鼓励我,支持我去抵抗疾病,所以我很感谢他们为我做的一切,我也会努力去配合医生的治疗,争取尽快的好起来,不辜负大家对我的厚爱。

(图四:患者照片)

我在病房里待了近20分钟,临走的时候拿手机给他拍了两张照片。从病房里走出来的那一刻突然觉得心里冷冰冰的,然而又觉得很欣慰。不难看出,这个同龄人很懂事,很坚强。虽然曾经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少年,可是青春不正是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卸下衣服,从住院楼出来,患者的父亲一直将我们送到门外。我和他说,等我回到合肥一定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他一直在嘴边说着谢谢,而我顿时觉得身上充满了要做好帮助他们的力量。生活细碎而零星的小事往往能反映出人心的冷暖,患者的父亲很客气,很诚恳,这是他们一家人打动我的地方。从住院楼到出医院的路上他的父亲和我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他说其实能不能帮到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老远跑过去看望他们,我们的心意是最重要的。

出了医院的门,患者的父亲要带我们去吃饭,但是我们知道他还要照顾患者,所以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随之医院的采访也顺利的结束。

9月1日凌晨0点40分,连夜从苏州回到合肥,短暂的苏州之行结束。坐在车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你来我往,顿时觉得自己非常的渺小。群居的社会,也许只能尽一份微弱的社会担当,力所能及的去做一些事情。对于那位患病的同龄人,也许只有微不足道的看望,去说几句微不足道鼓励的话语,也许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内去筹一些钱,也许还可以号召大家去为他做些什么。有些事情,偶然的知道,问心无愧的去做,也许就足够了吧。我希望大家去为他做一些事情,扩散宣传也好,捐款捐物也好,力所能及就足够了。

患者叫王刚,我是雨枫,他是我的同龄人,我目前为他做的就是让你们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存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妈妈都要懂些色彩学:开发孩子思维

作者:冰馨

这里全面地介绍了为人父母者应如何对宝宝进行色彩教育,进而锻炼孩子的思维,提升宝宝的审美。书中不仅包括色彩知识的…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