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以才气著称的“钱塘第一名妓”苏小小

时间:2013-03-24 21:49来源: 作者:浙江大学玉泉 点击:
文化影响妓女生涯当然是不值得赞颂的,苏小小的意义在于,她构成了与正统人格结构的奇特对峙。再正经的鸿儒高士,在社会品格上可以无可指摘,却常常压抑着自己和别人的生命本体的自然流程。这种结构是那样的宏大和强悍,使生命意识的激流不能不在崇山峻岭的围

  最近博客里面一直在为大家介绍浙大的老师和课程,朋友们一定都已经些疲劳感了吧!前面写了很多女性,现在又想继续写一些女性了,希望朋友们喜欢!
  
  以古代历史为题材的电视剧中,我们经常会听到一句话“女子无才便是德”。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子是没有资格同男子一样进入学堂读书的,更不能参加考试进入仕途。这些也是被我们所熟知的。即便如此,仍然还是有很多才女的故事流传至今。
  
  整合古代才女的历史故事的想法已经存留很久了,但一直都着手去做。周末闲游西湖时,看到了苏小小墓,那就先从这位风尘女子苏小小开始吧!
  
  苏小小这个名字,史书上并无记载,但民间却传说着“钱塘第一名妓”的故事。
  
  南齐时,钱塘(将杭州)西泠桥畔一苏姓人家有一女,因长的娇小,取名小小。此女子生得眉清目秀,聪慧过人。她跟父亲吟诗诵文,一次便会,众人都称其长大后必成才女。但不幸的是,父亲在小小六岁是便病故,为了生计,母亲忍辱偷生伦为娼妓。多年的精神折磨,使其身心交瘁,临终前,将十岁的小小托给了姨妈。
  
  小小自幼喜爱读书,虽不曾从师受学,却知书识礼,尤精诗词,信口吐辞,皆成佳句。数年后的小小长成了一个玲珑秀美,气韵非常的美少女。小小很喜欢西湖山水,她将自己的住屋布置得优雅别致,迎湖开了一扇圆窗,题名“镜阁”,附联“闭阁藏新月,开窗放野云。”
  
  平日,小小多散步于西泠桥畔,眺望涟涟碧波,点点水鸟。面对着西湖的秀美风光,难于山路曲折迂回,游览辛劳。于是,小小便请人制作了一辆小巧灵便的油壁香车。坐着香车,游走于西湖山水之间,小小情不自禁地吟诗放歌,倾吐心中的情愫:“燕引莺招柳夹途,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车子灵巧,人儿娇美,穿行于烟云之间,恍如神女下凡。沿路行人议论纷纷,啧啧称奇,猜不出她是何等人物。
  
  自此,小小的名声渐渐的传播开来,许多有钱公子、科甲乡绅都慕名而来,这僻静的西泠桥畔也慢慢热闹了起来。小小原想以诗会友,结交些喜爱山水、吟诗作画的才子以为知己,但不想到访者多是些衣冠楚楚的蠢才,均被小小奚落出门。钱塘城内巨富钱万才数次登门,愿以千金娶小小为侍妾,也被小小拒绝。
  
  贾姨妈劝小小寻个富贵人家,终身也有个依靠。小小爱的是西湖山水,与人相处贵在交心,并非在乎财貌。贾姨妈看着小小长大,担心她母亲的积蓄一旦用尽,将来小小的生计无法维持。“宁以歌妓谋生,身自由,心干净,也不愿闷死在侯门内。”小小对贾姨妈表明的想法。贾姨妈叹息小小以青楼为净土,看透了人情世故。几年后,母亲的积蓄终于用完,小小也成了钱塘有名的歌妓。
  
  冬去春来,莺飞草长。小小乘车春游,在断桥偶遇了一位俊美公子——阮郁。阮郁是当朝宰相阮道之子,奉命到浙东办事,顺路到西湖游玩。他见小小端坐香车之中,宛如仙子,一时竟看呆了,直至小小驱车而去,阮郁才回过神来。
  
  阮郁对小小一见倾心,回到住处,茶食无味,辗转难眠。次日,他问得小小居所,登门拜访。小小虽游湖劳累,却没有谢绝阮郁的来访,反倒是欣喜不已。小小看阮郁英俊潇洒,举止文雅,言谈中对西湖山水赞不绝口,于是请他上镜阁眺望。阮郁看到镜阁墙壁上小小的诗句“水痕不动秋容净,花影斜垂春色拖”,不禁对小小更添了几分爱慕之心。阮郁依韵和了一首,小小便知他是有才之士,当晚二人举杯对饮,抚琴吟诗。
  
  从此,小小与阮郁便形影不离,每日共同游山玩水。贾姨妈见小小与阮郁一见钟情,很是高兴,便让阮郁表了他的真心。阮郁紧执小小的手,指着门前的松柏道:“青松作证,阮郁愿与小小同生死。”小小激动地轻声吟道:“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当夜,由贾姨妈作主,两人定下终身。之后,选了个黄道吉日,张灯结彩,备筵设席,办了婚事。阮郁成婚的书信送到家中,阮道非常生气,假借身染风寒将阮郁逼回了金陵(今南京)。
  
  小小自阮郁去后,整日足不出户,左等右等总不见阮郁的信息。“夜夜常留明月照,朝朝消受白云磨。”小小只能吟诗以解愁闷。春去夏至,小小终于接到阮郁的信,看过信后,小小脸色苍白,双手微颤,眼里噙着两滴泪花。入夜,小小独自关在房中,饮一阵酒,抚一阵琴,间或抽泣几声,直到深夜才没了声响。贾姨妈放心不下,破门而入,小小已醉倒在床上,泪水湿透了枕巾。
  
  清晨,小小摇摇晃晃跨出家门,来到西泠桥上,望着湖上娇艳的荷花独自出神。此后,小小脸上少有笑容,性情变得更为冷峻孤傲,接待客人,言语之间更多调侃的冷笑。不想,倒反而传出个“冷美人”的名声。
  
  小小对山水的痴恋未变。一日,小小游走湖滨被钱万才骚扰,偶得鲍仁相助免于纠缠。小小为答谢鲍仁,请其至镜阁小叙,发现鲍仁乃文武双全,心胸磊落,正是国之栋梁,只因盘缠不足,不能自主。于是,小小取百两银钱给鲍仁,助其奔赴考试。
  
  转眼到了雪花纷飞之时。上江观察使孟浪途经钱塘,他久闻苏小小盛名,派人去唤小小来陪饮助兴。多次邀请,小小均未赏脸。孟浪大怒,便与县官商量,要让小小吃点苦头。于是,县官亲邀小小去孟浪客船陪饮,在县官的威胁之下,小小答应了。随着一阵麝兰香味,小小如仙女般飘进船来。满船人都被小小美丽的容貌、冷峻的神态震慑住了。静寂良久,孟浪要小小以梅为题赋诗。小小从容不迫地信口吟道:“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诗意隐含眼前之事,且又不卑不亢,孟浪不由暗暗折服小小的才智。孟浪性子虽烈,倒还有几分惜才之心,他见小小楚楚动人,便息了怒气,搀过小小,邀她入席。
  
  此后,县官收钱万才之托派人在归途中将小小截住,并以借诗讽喻、藐视朝官罪,殴打唆使罪判小小入狱。半年后,小小出狱回家。她来到石屋洞,望着石罗汉,勾起了与鲍仁相识的往事,便病倒了。转眼又到了夏荷盛开的季节。夜幕垂窗,娇艳的荷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纯净可爱,小小不禁轻轻吟道:“满身月露清凉气,并作映日一喷香。”没多久,小小便含恨逝去。
  
  这时鲍仁已金榜题名,出任滑州刺史,赴任时顺道经过苏小小家,却赶上她的葬礼,鲍仁抚棺大哭,在她墓前立碑曰:钱塘苏小小之墓。
  
  湖山此地曾埋玉,
  
  花月其人可铸金。
  
  从此以后,苏小小的芳名与西湖并传,天下游人每到西泠桥畔,都会发出多少感慨!
  
  文化影响妓女生涯当然是不值得赞颂的,苏小小的意义在于,她构成了与正统人格结构的奇特对峙。再正经的鸿儒高士,在社会品格上可以无可指摘,却常常压抑着自己和别人的生命本体的自然流程。这种结构是那样的宏大和强悍,使生命意识的激流不能不在崇山峻岭的围困中变得恣肆和怪异。这里又一次出现了道德和不道德、人性和非人性,美和丑的悖论:社会污浊中也会隐伏着人性的大合理,而这种大合理的实现方式又常常怪异到正常的人们所难以容忍。反之,社会历史的大光亮,又常常以牺牲人本体的许多重要命题为代价。单向完满的理想状态,多是梦境。人类难以挣脱的一大悲哀,便在这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名人的磨难:伟大的精神

作者:冯俊科

 《名人的磨难》选取了古今中外众多名人的生平事迹,着力刻画了他们面对人生种种不幸依然奋斗不已的生命历程。作者以…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