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每日观察 > 网络文学 >

评论家欧阳友权:网络写手的职业困顿

时间:2014-07-24 14:00来源: 作者:欧阳友权 点击:
欧阳友权在全国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上发言 有人说,网络上的文学写作是一种“甜蜜的苦役”。这对那些大神级写手和相对成功的作者而言,也许是这样,尽管他们也摆不脱写作的“苦役”,但毕竟还有成功时的“甜蜜”作为补偿,如进入作家富豪榜,作品被出版、改编

欧阳友权在全国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上发言

有人说,网络上的文学写作是一种“甜蜜的苦役”。这对那些大神级写手和相对成功的作者而言,也许是这样,尽管他们也摆不脱写作的“苦役”,但毕竟还有成功时的“甜蜜”作为补偿,如进入作家富豪榜,作品被出版、改编或被主流文学认可等等。对绝大多数期待“甜蜜”的“扑街写手”来说,就只有“苦役”少有“甜蜜”了。有统计,我国上网发表过作品的人超过2000万,网站注册作者约200万,其中能在网上赚到稿费的不超过10万人,而职业或半职业写手也就3万人左右。如此看来,要想以网络写作为职业,除非你有很好的文学天分、特别勤奋外加强健的身体,否则对你而言未必是最佳选择。

网络写作原是一种爱好与消遣,传媒市场的力量让它发展成一种职业和生存方式。作为业余爱好,上网写点文学的东西是一种快乐的享受;一旦成为一种职业,享受便越来越少,压力会越来越大。走近这个庞大的文学生力军你会发现,他们的职业困顿一点不比别的艰苦职业少,其中还蕴含了许多解读网络文学为何如此高产又如此驳杂的精神密码。

1.发表易,成名难,日日“催更”成倒逼,是网络写手的职业常态

网络媒体的“零门槛”、多入口和免把关体制,让文学作品的发表成为一件轻松而惬意的事情,但一个网络写手要想脱颖而出绝非易事。且不说你至少要有几十万字作品垫底方能在网站和网友中“浪得虚名”,成名以后也会时时处在写作压力之下。更新字数、作品点击数、月票得票数、书友收藏数等各种排位榜单处在不断更新中,要想保住位次和获得稳定的读者群,首先要保证按时更新而不得“断更”,一旦“断更”必遭“催更”,不仅会对签约的网站爽约,还会遭到粉丝的吐槽,形成“读写倒逼”,传统“十年磨一剑”的做法远远适应不了网络的速度。

如起点“码神”唐家三少,每小时可快写四五千字,从2004年初到现在,他坚持每天上传8000—10000字,每年写作量不低于280万字,最多的一年写了400万字。在近10年的时间里,唐家三少总共创作了10余部作品,总字数超过3000万。2012年4月23日,盛大文学在“世界读书日”宣布,旗下作者“唐家三少”已连续100个月“不断更”,每天发表新章节。在起点中文网连载写作86个月,创下备受读者关注的写作记录,盛大文学已将相关数字统计整理报给吉尼斯世界纪录官方机构[1]。在网络写手中,唐家三少这样的高速而持续的写作绝不是个案。20-30万字的作品在传统概念里已经算是长篇小说,而网络上的长篇小说动辄几百万字,没有足量的更新作保证,写手几乎不可能在瞬息万变的网络世界赢得一席之地。这种几乎无休止的高速写作模式无疑是残忍的,高强度的劳动使得很多写手调侃自己是“体力劳动者”,他们要想成名,必须高产,而高产不易,成名更难,这就是网络写手的真实生存状态,毕竟,唐家三少能有多少?写手最大的痛苦是必须每天码几千字,一天不更新读者便会发评论骂街,两天不更新大量读者就会流失,转去看别人的小说。相对这些处于网络文学金字塔的顶端或上层的作家,更多底层的作者只有微薄的收入,大部分还需要另外一份工作来养家糊口。如百度多酷CEO孙祖德所言,并非所有的人都可以写小说。这也意味着行业多数人的命运会比较糟糕[2]。

2.工作强度大,身体透支与所得报酬难匹配,让网络写手成为“亚历山大”群体

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网络写手的健康状态成为一大隐患。近年来,常有网络写手被爆病逝甚至猝死的消息见诸传媒,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震动,“网络写手”这个隐藏在各种网络阅读终端背后的群体,虽然有人功成名就,但更多的网络写手过着社会地位低、权益无保障、被读者追着骂、每天伏案码字的日子,如此“压力山大”,换来的可能只是千字20元封顶的稿费。

例如,2012年25岁的网络女写手“青鋆”溘然病逝,其朋友说,她去世前整夜写稿,没晒过几天太阳。2013年6月17日,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十年落雪”因为过劳猝死,令许多网友心有戚戚,甚至有网友感叹:“如果有来生,不愿做写手!”网络写手的日子真的那么苦吗?曾任一家文学网站编辑的“狂马”说,写网络小说的一大特点是每天必须更新,更新的字数还不能少,少则几千字,多则上万字,这样才能抓住耐心不足的读者的眼球。写手西来说,他写得最苦的时候,半个月只出门一次,一个月才出门采购一次生活必需品,有时候一天要写2-3万字。“真正苦的是写出头之前”,狂马说,每天码字不止,也拿不到多少钱。[3]网络写手的稿酬首先是点击收费分成,万一没有点击量,写多少字也是白写。有些网站对签约写手有个“全勤奖”,只要每天更新2000字,无论质量好坏每月都有500-1000元不等的酬劳,有些大学生就冲着这个全勤奖而来,挣点零花钱。当然,这都只是针对签约写手而言,更多的人是埋头写作无人问津的“工蚁”,一般20个人中有1个能签约就不错了。此外,当写手的作品在网络上积攒了大量人气后,有可能成为影视圈改变的对象,《失恋33天》就是来自网络热帖[4],最终创造了票房神话。不过,像《失恋33天》那样,由爆红帖变成成功的电影,毕竟是几率很低的个案,大量的网络草根小说难有这样的好运。

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网络写手们不得不处在巨大的劳动强度下生活,因此各种身体、心理疾病成为这个人群的常见病。2013年4月,靠《盗墓笔记》系列成名的南派三叔(徐磊)被爆罹患精神疾病,随后宣布封笔,他说做网络作家,没有幸福可言。创作《千山暮雪》等21部网络小说的匪我思存也放弃了写作,她说,自己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部用于写作,已经和社会严重脱节。2010年,北京的申先生去派出所自首,称自己是杀人犯,最终被发现他是患上了精神分裂的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家。第一代网络写手俞白眉曾忠告:“写作是个苦差事,您得有这个心理准备,如果是奔着名利来的,那么那么多好玩的,您应该去玩别的,这事不适合您。”[5]

网络写手与文学网站间有时会存在利益纠葛。在现有传媒市场体制下,写手与网站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写手往往处于弱势,常受到网站的制约。由于网络文学的“边缘”地位,面对网站时,写手显得底气不足,那些尚未成名的写手只能听命于网站,网站给什么权益就得什么权益,不给就没有,根本不可能去争取。文学网站的电子合约上会明确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作者不得以与本协议中笔名相同或类似的各种笔名、作者本名,或其他任何名称,将网站在签约期间内创作的新作品交于或许可第三方发表、使用或开发。实际上很多写手都以不同笔名在多个网站开专栏,赚取更多报酬。“卖身契”一签,虽然有了保障但也断了财路,这种情况下,要么继续铤而走险,要么死心塌地为签约网站服务。2012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知名网络写手梦入神机私下与一家网站签约发表连载作品,被原东家起点中文网的运营商告上法庭索赔100余万之事,就是这个行业生态的缩影[6],今年5月,腾讯文学从盛大挖走大神级写手猫腻[7],此类事件表明,顶级作者资源开始成为网站巨头争抢的稀缺资源,这背后的原因无疑还是利益驱动。

3.网络盗版猖獗,侵犯知识产权,对写手和网站造成双重伤害

网络写手面临的另一个困境是传媒市场的盗版隐患。如果把整个网络文学的商业运作模式比作一条河流,写作只能算是源头。在网络上连载小说、获取点击率、聚拢人气,才刚刚迈出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出版纸质书,改编影视作品、游戏、漫画等等。近年来,网络写作的产业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而成的电影、电视剧、游戏越来越多,仅盛大文学旗下最近一两年出售的改编权就有2000多种。与此同时,网络小说遭遇了极其严重的盗版问题,2013年,网络文学的市场年收入为40亿多元,而盗版的利润是它的50倍之多,这个对比不得不引人警醒。网络盗版,伤害的不仅是网络作者,还有网站经营者。

盗版网站是最大的盗版源头,盗版小说网站的收益主要来源于广告点击和“钓鱼”网站。作者在正规的原创网站上传新文字,10分钟之后,盗版网站就能下载更新。盛大文学推出的《201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指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实,网民对于盗版大多持反对态度,但超过八成网民阅读过盗版,超过七成网民认为搜索引擎是盗版内容的出口,搜索企业应对盗版负责。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我国盗版文学网站总数量超过1万家,并呈小规模零星分散化趋势,越来越多的盗版站点将其服务器向国外迁徙,这也是打击盗版的困难之一。

网络原创小说盗版书的危害也很大。在网络上,几百万字的文学作品十分常见,而正常情况下一本书的容量只有20多万字,这也就意味着,网络作品走纸质出版就必须成套出书,其印刷成本和售价定然不菲。唐家三少作品的简体版本已经陆续出版了90余部,每一部作品少则几本,多则十几本,购买一套正版书,需要花费两三百元,而一套盗版书二三十元就能搞定。现在,网络上火热的小说,基本都能在市场上找到盗版书。

对于防不胜防又屡打不绝的网络盗版侵权顽疾,盛大创新院自主研发出“文学指纹”系统予以防范,该系统能以文本内容特征值方式采集作品指纹,从而对盗版网站进行实时监控和追踪,方便查处取证。不过从网络版权保护情况看,盗版侵权现象有所遏制却并未阻止,更没有清除。究其原因在于,网络盗版成本很低却查处很难。由于网络版权立法、行业管理缺失等原因,使得网络文学防盗版的成本远远高于盗版成本。“侵权太易,维权艰难”,成为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软肋。从根本上说,要想根治网络盗版侵权行为,首先需要建立健全网络著作权法,还需要有行业自律,创造诚信的网络环境,并且需要有相应技术措施,为网络文学版权安全建立有效的保障体系。[8]

既然网络写作困境重重,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对其趋之若鹜呢?

首先,从主体动因看,网络写作大多是出于对文学的热爱,为了爱的付出,苦中有乐。我们看到,那些成名的网络写手,学理工科的占大多数,即使文科出身的作者也未必都是学文学的,而以法律、经贸、管理类居多。如痞子蔡是学水利的,南派三叔是外贸出身,我吃西红柿毕业于数学系,慕容雪村、唐家三少、当年明月都是学法律的,而少君毕业于北京大学声学物理专业……。他们选择网络文学写作原因各异,但有一点也许是相同的,那便是对文学的热爱――自小就喜欢文学作品,网络让他们得以进入文学殿堂。当年明月说,他写《明朝那些事儿》就是出于对文学的热爱和对传统史书写作方式的不满,他觉得“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并对辞职专事写作的建议断然否决,他觉得,写作要靠兴趣,“一旦兴趣变成了工作,兴趣就消失了”。天下归元在谈到网络写作时说,她喜爱文学“直达人心”的力量,“无论是穿越还是架空,历史还是戏说,那些人物、那些故事依旧还是在为真善美的中心服务,依旧折射着社会问题和人性之光”。[9]2013年3月22日,唐家三少、天蚕土豆、骷髅精灵、我吃西红柿等网络写手作为嘉宾亮相于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录制现场,首度曝光他们不为人知的奋斗史和草根逆袭之路,而他们走上网络写作之路的初衷无不是源于从小就孕育在心底的那个“文学梦”。应该说,爱好文学是人的天性,文学表达是我们“白日梦”的圆梦之旅。因为文学的可感性、动情性、想象性和生动的形象性符合人类的自由本性,文学所创造的“彼岸世界”,能够让我们实现在现实世界中实现不了的梦想,达成我们日常生活中未能达成的愿望,进而把种种期冀中的可能性变成想象中的现实性,为我们的心灵找到一个可以慰藉的安放之所,把审美化生存的可能文学化地塑造成为“诗意栖居”的必然。大凡是文学写作或艺术创作都摆不脱这样人生哲学的逻辑预设,传统作家是这样,网络写手也是如此。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天空坐满了石头:一个士兵在西藏写下的万物生灵

作者:凌仕江

“孤独的天空坐满了石头”出自海子描写西藏的诗句。本书是凌仕江获得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之后的最新西藏演绎,从内…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