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双生(6)

时间:2018-05-29 10:30来源:未知 作者:莞一 点击:
捂住纯嘴巴的男人拿出一把闪着阴冷的寒光的刀。纯睁大眼睛恐惧地看着他,那道光在她眼前迅速划了下来…… “啊 男人的身子一软,应声倒下去…… 那把离纯只有几厘米的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男人倒下的身

捂住纯嘴巴的男人拿出一把闪着阴冷的寒光的刀。纯睁大眼睛恐惧地看着他,那道光在她眼前迅速划了下来……

“啊!”

男人的身子一软,应声倒下去……

那把离纯只有几厘米的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男人倒下的身体后面,是满头大汗、满眼惊恐的璘。

璘把那把水果刀狠狠地刺入了男人的腰间。他挣扎着,血突突地从身体里往外冒。

两个孩子都呆住了。

这时老二听到叫喊,马上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和那两个女孩,他怒吼着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就向她们冲来。

纯首先反应过来,她捡起地上刚才男人掉的长刀,拿起一块石头就向冲过来的男人扔了过去。

没有打到。璘也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她跑到倒下的男人身边,把刀从他的腰间拔了出来。男人又叫了一声,接着没了声音。

老二冲过来没有刺中她们,纯趁机跳到他的背上,朝他的肩膀就是一刀。老二尖叫着,猛地把她甩到了地上,踉跄着拿着刀向璘走去。

璘猫着腰冲过去把他扑倒在地,她不知道自己哪儿来这么大的力气,在老二的肩膀上又刺了一刀,老二的另一只手反过来狠狠地掐住璘的脖子,把她摁在地上,咬着牙狠狠地说:“小杂种,你想跟我斗?!没门!!”

璘的脸开始变青,使劲地蹬着腿,她马上就要窒息了。

看到璘马上就要被老二掐死,纯疯了似的从地上爬起来,朝老二身上就是一刀。

一刀……又一刀……纯一边尖叫着,一边闭着眼一刀刀刺在老二身上。温暖的液体溅在她的脸上、衣服上,带着残忍的体温,在她皮肤上瞬间变得冰凉。刮来的风,掺杂着温暖的血腥味道。起初老二还挣扎几下,但后来,慢慢地就倒在了璘的身上。

纯还是不停地刺着男人的身体,机械式的动作使男人变得血肉模糊。此时的纯看起来像一个魔鬼。

璘颤抖着声音叫她:“纯……可以了!!纯……小纯!!!”璘大声地哭泣着。她望着纯那犹如魔鬼般不留情面的冷酷动作,吓得泣不成声。

听到璘的哭声,纯慢慢地恢复意识。手中的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她站在原地不动,冷冷地看着死掉的男人。

树林里所有的叫声、混杂声都静止了。没有人呻吟,没有人叫喊,没有人厮杀,只有死一般的凝固和令人恐惧的安静。

璘慢慢地挪动着身子从男人身下爬出来,她已经颤抖着站不起来。她慢慢地爬过去,拉住站在黑暗中的纯的衣服,跪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

“纯……你……不要这样,我们没事了,没事了……小纯……”

整个山林回荡着璘恐惧的哭声,对她来说,此生见过的最恐怖的画面,不是那一场场的死里逃生,而是纯杀人的样子和她的眼神……

那满脸的血迹和眼神,从此如刀刻般印在了璘幼小的心里。

8

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在大片的河面上,如同闪光的钻石。古老的森林从她的眼前一阵阵掠过,像一幅幅残缺的画面。一天中最高的气温出现在这个时候,和晚上的寒冷截然不同。白昼和黑夜的交替,将昨晚一切的恐怖和血腥留在了过去,时间像清澈的流水般洗去了一切。没有人会知道昨晚的事情,没有人会相信,两个孩子杀死了两个成年男人。

颠簸的火车上,夹杂着香烟、食品和每个人身上不同的气味。没有人会注意到最后一尾车厢里,坐着两个蜷缩的孩子。

那两件血衣,被她们埋在了山里。现在身上穿的,是从村子里偷来的衣服,过于难看和肥大。

璘还没有从昨晚的噩梦中醒过来,一直颤抖着身体,靠在纯的肩膀上。

“为什么你不害怕?”璘哽咽地问她。

“我们只能这样,如果他们不死,现在死的人就是我们……”纯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

“纯,我们会遭到报应的,我们是坏人了……”璘哭了。

“不,他们该死。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选择生存的……”

璘抽泣得说不出话来。纯轻轻地拍着她的头,安慰着说:“昨天的一切都是噩梦,现在好好睡一觉,醒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她第一次去试图安慰一个人。

璘轻轻地闭上眼,眼泪顺着泪痕滑落到她美丽的下巴上。

在颠簸的火车上的一个肮脏的角落里,两个小女孩互相依靠着,昏昏地睡过去。每一个过客都看着她们,面无表情地走过。没有人会知道她们,她们身上发生的故事……

列车员叫醒她们。璘睁开眼后马上叫醒纯,拉起她就跑。

列车员一个箭步拦住她们。璘乞求地 说 :“叔叔,求求你放我们走吧,我们没有钱补票。”璘害怕得哭了起来。

列车员笑着摇头,掏出两个包子给她,说:“小姑娘,一天没吃东西了吧……”她们愣住。

纯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列车员,很久才木讷地接过包子。璘颤抖着手,大口大口地咬着包子,就着眼泪一起咽下去。

列车员拍拍她们的头说:“快下去吧,火车又要开了。”

她们下了车,回头看了一眼又指挥乘客上车的列车员,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车站。世界上,果然是有着许多不同的人。可是,纯不知道,命运,又将她带回到了这个颓废繁荣的城市……

生存,她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在这个城市生存下去。只要每天能填饱肚子就可以,她们向这座城市所要的,仅是填饱肚子。

她们坐在人群穿梭的立交桥上,思考着该怎样活下去。

“璘,你的真名叫什么?”她说。

“江溪。我告诉过你的……”

她沉思着,然后脱口而出:“从今天开始,我的名字叫蓝溪纯,我们就是姐妹,你愿意吗?”

“什么!!你要跟我叫一样的名字??”璘惊讶地说。

“是的。”

“为什么……你的名字很好听啊……”

“你不愿意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太惊讶,我一直想有个妹妹……你……真的要当我妹妹?你不嫌弃我?”璘小心地问。

“怎么会?只要你不嫌我是累赘就好了。”

“哇!” 高兴地抱住她,大叫着,“我有妹妹了,太好了。你现在是我妹妹了,可不许反悔!!”

纯看着璘高兴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面对这个救过自己两次的女孩,自己怎么能不感动。

纯在地板上教璘写自己的名字。立交桥墙壁上的角落里,有这样两行歪歪斜斜的字:江溪,蓝溪纯……从今天开始,纯跟着璘的姓,纯是她妹妹,叫蓝溪纯……

璘带着她在菜市场找吃的。有的时候,会有水果商扔掉的坏水果,她们把腐坏的那半切去,津津有味地吃着另一半。在街道,她们在垃圾桶里找矿泉水瓶,积攒起来,向小贩打听废品回收站的地址,然后卖掉,赚很少很少的钱,买一个馒头吃。她们必须把多余的钱攒下来,以至于肚子饿的时候不会挨饿。

她们找来很多装水果的纸箱、废报纸,在一截废弃的水泥管子里搭成一个保暖的家,夜晚,她们将报纸塞进衣服里抵挡寒冷。这些,都是璘的经验。

菜市场的小商小贩都知道,这里来了两个流浪儿。

她们的流浪生活开始了……

“苦吗?”夜晚,她们睡在水泥管里,抱在一起取暖,璘有些难过地问她。

“不会,我觉得很充实,很自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乱讲,你以前的生活和现在有天壤之别,哪有人不喜欢过幸福的生活的。你不用安慰我啦……姐姐没有用,不能让你吃饱……”璘的鼻子酸酸的。

“璘,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住在一个房子里,夏天有风扇,冬天有暖气,有饭吃,不会冷,还有……可以上学……”璘的眼神缥缈,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纯,你不想回到你爸爸身边吗?等我们攒些钱,我就帮你找爸爸。姓藤木的人很少,你爸爸是日本人吗?”

“我不知道……他已经死了……”

“什么!!”

“我是被他领养的,我和你一样,是个孤儿,我在孤儿院长大……”

“对不起……”

“没什么。”

“那你的养母呢?”

“他没有结婚。”

“……”

“他……对你好吗?”

“好,非常好……”

璘不再说话,她睁着大大眼睛,看不出她在想什么。沉默很久后,她轻轻地吐出一句话:“纯,你想见你的亲生父母吗?”

“不想。”

“为什么?”璘很吃惊。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

“可是我……很想啊……哪怕只要一面也好。也许他们不喜欢我,把我扔掉,可是我不恨他们,我只是想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子,远远地看也好,我不会去给他们的生活添麻烦……”

“你为什么不恨他们?”

“他们是我的父母啊……恨能解决什么?他们扔掉我,一定有他们的难处,否则哪个父母会扔掉自己的骨肉?纯,你知道吗……即使我没有见过他们,可是我很爱他们,真的,很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历史挖的坑:真实历史,震撼的解读

作者:李恩柱

该书分上中下三编,上编主要分析皇权运作时最高统治者的各种手段与权术;中编则分析臣民对专制社会的认同,对皇权的忠…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