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别了,断臂维纳斯——论百二十回《红楼梦》完璧归曹

时间:2014-09-28 21:15来源: 作者:朱楼梦剑 点击:
(一) 自2007年始,人民文学出版社全本《红楼梦》停止使用“高鹗著”“高鹗续”等字样,更新为“高鹗整理”,原因是过去认定高鹗续的关键证据——张问陶诗注发现被误解。 张问陶《赠高兰墅同年》自注:“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此“补”字与高

(一)

自2007年始,人民文学出版社全本《红楼梦》停止使用“高鹗著”“高鹗续”等字样,更新为“高鹗整理”,原因是过去认定高鹗续的关键证据——张问陶诗注发现被误解。

张问陶《赠高兰墅同年》自注:“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此“补”字与高鹗《重订红楼梦小说既竣题》的“订”字,长期被误解为续写,现更正为编辑、修订、打补丁。旧称高鹗是张问陶妹夫,近有四川学者胡传淮、李朝正考证其为误传。张问陶妹夫汉军高氏实是四川石柱厅同知高瑛之子高扬曾。

后四十回非高鹗续已成铁案,那是不是无名氏续呢?事实上,当我们质疑后四十回来历不明时,回头想想:前八十回的来历不也成谜吗?程伟元说:“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不妨照样称之为无名氏。我们确认前八十回的无名氏为曹雪芹,乃是基于文本的自传元素及第一回作者署名。同理,我确认后四十回的无名氏为曹雪芹,仍是基于文本的自传元素及末回作者署名,说详下。

(二)

后四十回实录曹家真事的分量相比前八十回有过之而无不及,结尾处内嵌作者自跋并署名曹雪芹,这是鉴定其为曹雪芹真本的最强铁证。

贾政在江西粮道任上被李十儿等属员蒙蔽,家中又被管家做了好些空头,现实中曹頫织造工作失职也跟管家丁汉臣有关;贾政被圣上问责,现实中雍正也曾训斥曹頫混帐风俗;贾府被骢马使弹劾,现实中确有噶尔泰、范时绎等官员检举曹頫;117回写当朝皇帝肃贪,明摆着是雍正脾气;93回更写到曹家获罪的第一要案——骚扰驿站,并有意替曹家辩护。

后四十回抄家,连珠宝首饰、金银器用、珍稀兽皮、古玩奇宝、高级纺缎、御用衣裙并多少禁用之物及家具、赐第、房地契纸、家人文书、违禁借券都开出清单,且与故宫档案惊人吻合。北静王、西平王庇护贾府,对应现实中的怡亲王允祥、平郡王福彭。

抄家时贾母健在,“主上甚是悯恤……所封家产,惟将贾赦的入官,余俱给还……房地文书,尽行给还”,现实中曹頫亦蒙雍正悯恤,亦有房屋人口若干给与曹寅之妻孀妇度命。

抄家后曹頫、曹雪芹在北京的生活境况如何?后四十回自有交代:“将地亩暂卖了数千金……那些家奴见主家势败,也便趁此弄鬼,并将东庄租税也就指名借用些”;“亏缺一日重似一日,难免典房卖地”;贾母出殡,家宅被盗;后来连日用的钱都没有,拿房地文书出去抵押。

宝玉拜别贾政的地点叫毗陵驿,“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个清静去处”。曹寅《毗陵舟中雪霁》诗曰:“寒雨淹旬不肯晴,毗陵夜雪坎坷平。”证宝玉出家的情节为曹雪芹原笔。

另据张爱玲合计,符合曹家事实的内容有:“(一)书中所写系满人;(二)元春影射某王妃;(三)王妃寿数;(四)秦氏是自缢死的;(五)任上抄家。”

后四十回包含如许多曹家真事以及作者对家事的感慨,尤其抄家、海乱等政治军事内容的敏感性、严重性大大超过前八十回,试问谁能有这样超凡的经历、才气、魄力作此雄文?

(三)

人文社的罕见举动表明主流红学正着手重估后四十回的价值。在此之前,已有王国维、鲁迅、毛泽东、林语堂、王蒙等超级大咖激赏后四十回,对胡适、俞平伯的“续书论”将信将疑。俞平伯晚年若有所悟:“我看百年新红学,终是上了胡适的当。”并深刻忏悔道:“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

平心而论,后四十回在叙事体系、人物塑造、语言风格、悲剧情怀、思想旨意上与前八十回整体连贯,并无基因突变。当中争议最大的要数小团圆结局。

结末二回固然构成小团圆,但小团圆毕竟不同于大团圆,更不能定性为喜剧。胡、俞指出,在《红楼梦》故事框架里,要让黛玉复活、宝黛成亲、宝玉拜相封王那才称得上喜剧大团圆。而后四十回可有那样去写么?与之相反,我们看到全书最要紧的三大悲剧在后四十回均得以完美呈现:

家族悲剧,如元春、王子腾、贾母之死,薛蟠入狱,贾府获罪抄家,招伙盗;

女儿悲剧,如迎春、凤姐、司棋之死,宝钗终身误,湘云守寡,妙玉遇害,探春远嫁,惜春出家,巧姐遇险,大观园驱妖;

人生悲剧,如黛玉之死、掉包计、两番入家塾、中举后出家。

正因为此,连“续书论”的老祖宗胡、俞都对后四十回的大悲剧结局赞不绝口,鲁迅、王国维更是作出了极高的评价。后四十回是悲剧,不是喜剧,这应当提为读书人的一个基本认知。

(四)

人们苛责后四十回太多矛盾悖谬,故判其为续作。可大家公认完美无瑕的前八十回何尝不是如此呢?例如:红玉升职后被丢开;回目上弄权铁槛寺,正文作馒头庵;薛姨妈生日一会在夏末,一会在孟春;秦可卿和二尤故事错乱更多。莫言说矛盾悖谬是《红楼梦》的特色,后四十回具备此特色,正是其为原著的明证。

后四十回最受诟病的三个问题——封建迷信、宝玉中举、家道复初,在前八十回亦有伏笔。

贾瑞正照风月鉴、鬼判拘拿秦钟、贾母巧姐撞花神、宗祠发悲音、马道婆施魔法皆是彻头彻尾的封建迷信,所以对后四十回的同类文字不能使用双重标准。现代人持机械唯物论横加批评,令《聊斋》《阅微》情何以堪?

宝玉幼年已得元春口传教授了几本书,宁荣二公嘱托警幻仙子引导他入于孔孟正路,入学后跟着贾代儒读经及习学八股;雨村进京赶考得到甄士隐资助,后又做过甄宝玉、林黛玉的家庭教师;作者对林如海科第出身、贾政素喜读书深表钦佩:证宝玉中举事出必然。

通灵玉本是女娲炼成的补天石,对宝玉而言,补天即重振家业。宁荣二公对宝玉寄予厚望,一僧一道称通灵玉为“你家现有希世之宝”,证通灵玉承担着家族复兴的使命,必须对宝玉的婚姻、子嗣、功名发挥多重效应。金玉姻缘、高魁贵子、家道复初的小团圆结局早在宝玉衔玉而诞时就已命中注定了。

小团圆仅限于家族层面,而宝玉和金陵十二钗的大悲剧终不可挽回。宝玉中举后并未留下来享受荣华富贵,而是凄然出家,仍归于悲剧。

(五)

周汝昌、蔡义江、刘心武否定后四十回,手握两张王牌:一是明义诗,一是脂批。

《朱批红楼》新解明义二十首诗,发现它有十七首都是题咏前八十回,余下三首亦对应后四十回,所谓富察明义真本纯属周、刘臆造。例如,他们把“锦衣公子拙兰芽”解作宝玉没有性经验,把“红粉佳人未破瓜”解作宝钗婚后没有破处,借此想推翻后四十回宝玉遗腹子贾桂的结局,但实际上这首诗对应第三回宝黛隔碧纱橱而睡,“茁兰芽”“未破瓜”都是说宝玉、黛玉年幼,并未讲到宝钗婚后的性生活,望读者明鉴。

脂本造假的问题参见拙文《起底脂砚斋》,文中列举了脂批抄袭后四十回的许多例子。87版也不敢贸然抛弃后四十回,如黛玉焚稿、锦衣军抄家等镜头,离了后四十回根本没法拍。其它探佚和伪续多多少少都抄袭了后四十回,更有续作者连篇累牍大抄特抄,我就不点名了,明眼人一看便知。

以上脂批、87版、探佚、伪续抄袭后四十回,客观上说明了后四十回不可取代的存在意义。

(六)

最后一道难关:如果后四十回为原著,那么虎头蛇尾的状况又该作何解释呢?奥秘尽在“批阅十载,增删五次”。

《红楼梦》并非一气呵成一稿而定,而是在全本初稿写成后加以反复不断的增删修改,直至作者去世都未能定稿。作者后期改稿重点放在前八十回,对这部分苛求完美,至少改了五六稿,却无暇顾及后四十回,大概只改了一二稿,导致前后矛盾和差距越来越大。从创作过程上讲,后四十回初稿在先,前八十回改稿在后。

对于后四十回的粗陋之处,不待读者吹求,曹雪芹早有自知之明。他生前雪藏后四十回,焉知不是出于悔其少作的心态?因之,后四十回的矛盾错谬以及被作者雪藏的遭遇正可印证曹雪芹的著作权。譬如小爱因斯坦学做泥塑小板凳,小达·芬奇学画鸡蛋,也都很差劲,但您能说那不是他们的作品么?

中外文学史上,作家前后期创作剧变的情形比比皆是,《红楼梦》的前后矛盾与之同例,它们恰好留下了曹雪芹前后期创作思路和文学水平的变化痕迹。后人妄断后四十回非原著,症结就在于忽视了这一本来极正常、极普遍的文学规律。

(七)

结论:百二十回完璧归曹,《红楼梦》不是断臂维纳斯,我们要从保护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高度来保护后四十回,杜绝现代脂学、探佚学、狗尾续貂等不正之风糟蹋《红楼梦》。

朱楼梦剑,新生代红学家,已出版“朱批红楼”系列作品《风月秦》《红尘醉》《女儿梦》


顶一下
(3)
42.9%
踩一下
(4)
57.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音乐大师:灵魂的演奏者

作者:催墨

生活离不开音乐,正如享受音乐的我们离不开创造音乐的人们——那些一生孜孜不倦致力于音乐创作的大师们。本书精选了世…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