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水浒》里施恩与回报的三种境界

时间:2015-04-14 07:13来源: 作者:阎浩岗 点击:
《水浒传》也可看作一部江湖恩仇录,里面充满了施恩与报恩、结怨与报仇的故事。报仇故事都很血腥,比如武松杀潘金莲、西门庆、张督监,宋江让李逵杀黄文炳,石秀唆使杨雄杀潘巧云等。此处姑且存而不论。这里只说施恩与报恩故事。 《水浒中》的施恩与报恩有三

《水浒传》也可看作一部江湖恩仇录,里面充满了施恩与报恩、结怨与报仇的故事。报仇故事都很血腥,比如武松杀潘金莲、西门庆、张督监,宋江让李逵杀黄文炳,石秀唆使杨雄杀潘巧云等。此处姑且存而不论。这里只说施恩与报恩故事。

《水浒中》的施恩与报恩有三种类型,也是三种境界。第一种是鲁智深、林冲型,施恩者只为伸张正义,不求回报,受恩者也不用世俗方式以物质或行为直接回报;第二种是晁盖与宋江、杨志与梁中书、阎婆与宋江、朱仝与宋江、武松与施恩、武松与张督监型,施恩者有模糊或明确的目的,报恩者只凭其对个人的好处,而不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第三种是刘高妻与宋江、李鬼与李逵型,是典型的恩将仇报,为了个人名声或利益,良心完全泯灭。

鲁智深的“施恩”对象,分别是金翠莲父女、桃花庄刘太公父女、豹子头林冲。他施恩时并未意识到自己是在施恩,而是看不惯恶霸流氓为非作歹,看不惯官僚豪强仗势欺人;他出手时也不曾想到自己出手的后果,为此不惜失了公差、丢了饭碗,沦为通缉犯,做了和尚。当然,他也就绝不是想借此得到点什么。金翠莲的老男人赵员外为失业流浪的他找工作,那是偶然巧遇的结果。当然,受恩者给他点回报时,老鲁也不做作地推辞,比如到赵员外、刘太公家该吃饭吃饭,想喝酒喝酒,赠点路费也接着。

林冲没有回报鲁智深的意思和机会,他也丝毫不以为意,到了梁山上并未和鲁智深结党营私。鲁智深虽然后来和林冲成了一个大单位的同事,但由于被分配到不同部门(分属步军和马军),私下来往还不及和武松多。林冲也并不总觉欠鲁智深的大情(要是论起来这个人情可是相当的大啊),彼此相处很自然随便。当然,如果鲁智深遇难,林冲肯定同样会玩命相救。这真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产生之前最纯净的同志关系。

鲁智深不求别人回报,别人对自己有恩却不会忘记:上梁山后,他想起九纹龙史进在瓦罐寺替自己“使”过“劲”,就向宋江请假要去探望,并把小山头的史进介绍到梁山这个大单位来;得知史进被拘,他不顾武松等众兄弟劝阻,冒险孤军深入前去营救。

晁盖与宋江的关系,就不及鲁智深和林冲的境界高了,但还算不错,起码按江湖伦理说够朋友、讲义气。宋江向任何人普降“及时雨”时,虽不曾有特别明确的目的,暗中还是含有功利性的,那就是有意扩大朋友圈,营构自己的势力,一旦遇事互相行个方便。事实上,他原先施出的“恩”都得到了回报:晁盖给他现钱、让他职位,朱仝、唐牛儿掩护他逃跑,阎婆则献出爱女。不论是宋江给晁盖通风报信,还是朱仝放走宋江、雷横,都是为了江湖义气、个人恩怨而把法度、原则抛到九霄云外。鲁智深虽也无法无天,却一定要论事情本身是非曲直,这有很大不同。

杨志、武松、施恩与宋江境界类似。杨志报答梁中书,全为”知遇之恩,而梁中书是因要用他而留他、提拔他。金眼彪施恩向武松“施恩”,纯为让后者替他出气、重霸快活林这个“天上人间”;武松向施恩报恩,也并不问施恩在快活林干了些什么,一如他向张督监报“恩”时并不问张的为人。不过,向武松施“恩”的人,都还是在自己朋友圈内讲义气的:施恩在武松落难时不忘相助,张督监设局,则是为张团练、蒋门神报仇。

刘高妻和李鬼,就属于不论讲公理还是论江湖,都极其不道德的下九流、下三滥人物了。虽然宋江救刘高妻有一定个人功利目的,但他毕竟对后者有恩,刘高妻指认宋江,若是为维护法律的神圣地位,倒也情有可原,但她只为泄自己被抓的私愤,找不到燕顺、王英就拿老宋出气。她出卖老宋时毫无心理障碍,没有内心情与理的冲突。李鬼想谋害曾饶了自己性命、赠过自己银子的李逵时,也做得似乎自然而然。用文革式语言说,他与刘高妻都属于“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这类人确实该杀,因为他们属于“胎里坏”,送去劳教也不会将其转变的。

当今社会中,鲁智深、林冲式人物凤毛麟角,宋江、武松、晁盖、施恩之类就算不错的了。而刘高妻和李鬼之属,也并未断子绝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中外物理故事:探索物理奥妙的理想

作者:吴伟丽

我们生活在一个物理的世界里,地球不停地公转自转,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都遵循着物理的法则,只是很多时候我们…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