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等待幸运的作家(4)

时间:2018-09-15 15:45来源:未知 作者:江湖实习生 点击:
“他们的小说你都看完了? “看不完,太多了,阿茄莎写了八十多部小说,都是经典。膜拜得很。” “放心吧,你会有机会的。” “我会为你继续写下去的。” “你要为小说活下去,活健康。” “我一直都很健康的。

“他们的小说你都看完了?!”

“看不完,太多了,阿茄莎写了八十多部小说,都是经典。膜拜得很。”

“放心吧,你会有机会的。”

“我会为你继续写下去的。”

“你要为小说活下去,活健康。”

“我一直都很健康的。”

“我是说心灵健康。”

“你能看透心灵?!”

“我靠的是感受。”

“我晚上有点事,出去一趟,晚饭就不吃了。”

“有事吗?”

“王萱又找我了!”

“你应该和他保持距离。我感觉他找你总是有事的时候。”

“我知道,我也明白他每次找我的用意。”

“我是担心你付出努力之后,又会被利用。”

“我知道!”

张佳鸣是在深夜里接到了朋友王萱打来的电话。对王萱的电话,他似乎很久没有接到这样的电话了。他是在第二天酒醒了之后才去见王萱的。地点是由张佳鸣定的,张佳鸣随即说了一个地点。

临出发去见王萱的时候,妻子张婷婷提醒一定要对王萱多一个心眼。

张佳鸣和王萱已经认识多年了。王萱在一家出版公司,是做策划的。张佳鸣以前很多活都是来自王萱。

在张佳鸣看来,王萱是一个很会混的人,是的,很会混,吃得开,尤其是各种场合。有的人似乎天生说话就很好听,虽然看起来是拍别人的马屁,但是,听起来却是非常好听,很悦耳,悦耳倾听。

张佳鸣总是自嘲,好比像他这样不懂得交际的人——说话总是棱角分明。

不了解张佳鸣的人,总以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咖。

他们是在老街的咖啡馆见面的,对这个咖啡馆,王萱熟悉,张佳鸣也很熟悉。张佳鸣只喝了一杯咖啡,一个小说家不一定会坐在披萨店吃披萨的,但是却一定会坐在咖啡馆喝咖啡。

张佳鸣只点了一杯咖啡。

在喝完这杯咖啡的时候,已经是快六点了,这杯咖啡喝了一个小时。

他顺便也作了一个简单的思考,这次思考的不是小说怎样结尾的事,因为这部小说是为自己写的,所以,不着急草率结尾。

张佳鸣和王萱并不常联系。

他在思考的是王萱为什么会突然联系他这个事,因为一般联系都是有事才联系,这次究竟是什么事呢?王萱每次都是有活的时候才会想张佳鸣,尽管每次给的报酬不高,但是,至少是有报酬的。

张佳鸣和王萱各自都把关系看得很现实,因此,什么话都可以摆在桌面来谈。张佳鸣的意思是,能够被利用,证明你是有价值的。至于有多少价值,就得看被利用的程度多高。

张佳鸣的这种想法一直成了他和王萱保持关系的稳定器。

张佳鸣和王萱见面的地点是在老街的咖啡馆,但是,张佳鸣今晚并没点喝咖啡。他再喝的话,晚上就得失眠了。

王萱一脸的忧愁,尽管这不是上班时间。

张佳鸣也一脸惆怅。王萱不知道他为什么惆怅。

“怎么回事?不上班也忧愁?”张佳鸣疑惑地问,他认为王萱一直都是很自信的人,不会有事难倒他。

“问你一个现实问题,你是看纸质的书还是看电子版?”

王萱的话听起来有点绕,以前,他从来说话都很直接,比如以前,都是,这里有几个项目,你回去写写,如果有好的想法,你就来做,报酬高,能出名。但是这次却换成问答式了,客观地说,王萱并不适合做这样的文字游戏,尽管他很会混迹关系,混迹某种特殊的圈子。

“怎么突然这样问?”

“试试你会选哪个?”王萱执着地说。

“我的话,肯定是纸质版的,这样看起来比较有质感,也是习惯问题。”

“那电子版的呢?”王萱的再一次追问,依然没有直接说明什么问题。至少今天的话题是没有提到,张佳鸣以为王萱在考验他。

“至少电子版的,我还没有养成这样的习惯,再说,老盯着屏幕,眼睛也受不了。”

张佳鸣的话似乎已经回应了王萱。

“我也是这样想的。”王萱说,“但是,现在传统的出版行业已经受到电子媒介的冲击了,很严重。”

张佳鸣从王萱的话语中听出了‘严重’这个词语。想必有什么大事发生,只是,王萱还没有说出来。张佳鸣发现,王萱的变化是懂得开始掉别人的胃口了。

尽管张佳鸣担心的和王萱说的或许不在一个点上。

“出了什么事了吗?”张佳鸣还是说出口了。

王萱狠狠地喝了一大杯混着酒精的饮料。似乎这样有了足够的底气。“问题很多,公司现在有个项目,我就想到你。”

张佳鸣果然还是猜对了,毕竟这么多年来打交道,有了一些了解。

“什么项目?”

“是,是大项目,你是我极力推荐的一个作家。”王萱继续说,“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你最近不忙吧?”王萱的一句话里,总是带着好几层意思。

“我最近忙着一部小说的收尾工作。”

“你真神速啊。”王萱,“现在也正是时候了。”

王萱说完,递给张佳鸣一份协议的东西。“你仔细瞧瞧,这次的报酬很高,比以往都高,这次公司领导比较重视。”

张佳鸣没有仔细看,只是看到这笔费用的确真的很抢眼,足足是以前的很多倍。

王萱说:“你别疑惑为什么这么高,这不代表我以前就吃了你的钱。”

“我并没有这样说你。”

“我从你的眼神看到了,”王萱说,“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这次作品将由公司总部亲自宣传推广,意义重大,有好作品,兴许还能出名。”

“好吧,我答应你。”张佳鸣说,“不过,不能做太大的修改。”

“只要作品好,领导会考虑的。我一定亲自向他们提起这个想法。”王萱委婉地说道,这是他一贯的说法。

张佳鸣的作品被改动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几乎作品已经变了形,已经失去了张佳鸣想要的表达和意义。某种开放的结局被固定死了,走向了死胡同。但是,以前的想法仅仅是为了赚钱,所以,合同上也写有条款,但是,事实上,张佳鸣的作品一直都被修改。

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对王萱说。而这次提出的建议,已经表明了他对以前的改动不是很满意。

王萱举起杯子,说道:“为了我们的合作,干一个!”

张佳鸣迎合地举起杯子。

张佳鸣在干杯的时候,瞧见了王萱的杯子其实已经空了。这才是最牛逼的人,尽管杯子已经空了,但是还是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才是会演戏的高手。不愠不火,有条不絮,而且是合情合理,切中了谈话的要害,给这次合作又添了一笔。这种做法,张佳鸣万万不会。

一个萝卜一个坑,张佳鸣很清楚自己的坑,只能靠自己去填,这也是这些年来他的生存之道。

“我的朋友,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王萱说出这话的时候,总是一本正经。

张佳鸣觉得王萱能说出这个话,语气也很谦和,这是他之间没有想到的。因为以前王萱不这样,至少在张佳鸣这么多年的交往中不是这样的。

“暂时没有了!”张佳鸣本来也没有想过谈条件,所以来之前并没有什么准备,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是正常的。

“行吧,那你去回去看合同,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咱们就去山庄。”对,王萱的话中提到了山庄,意思是不是在城里,这城里是没有山庄的。

“山庄?!”张佳鸣说,“你是说这次要去山庄写?”

“对,这次领导很重视,召集了一批像你一样的优秀作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拿出精品。”

王萱的话语中,有着强烈的期待,这是一种理想的愿景,但往往不切实际。

“哪儿的山庄?”张佳鸣想知道什么神秘的地方。是不是类似于欧式的古堡,还是哥特式的?

“海边的。一定是好地方,全程有人伺候,绝对的星级待遇。”王萱的话似乎像说了他知道这事全过程一样。

王萱的话似乎在传达他们公司要做一批有价值、有市场、有情怀的作品。

张佳鸣的疑惑不是没有道理,起初,公司的出发点一开始都是好的,但是,在利益和浮躁的环境下,就没有了出发点,就忘记了初衷,或者出发了就忘记回头看了。所有的标准都是指向利益最大化。

张佳鸣以前的作品被修改也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他很多讲人性的作品最后都被改动了。他相信别人读到结尾的时候,会有一些莫名的感受,一些奇怪的疑惑,为什么作品一开始的设计很好,但是却在结尾的时候故事的走向很勉强和偏颇。甚至有的剧情的发展被直接忽视了呢?这就是烂尾的意思……

其实,凡此种种的情况,张佳鸣怎会不知呢?一个作家最难的就是开始和结尾,但是一个好的开始,肯定会有一个不差的结尾,但是一个差的开始,读者是不会去关注结尾的,因为读者是看不下去的。

张佳鸣和王萱在老街上一起走了一段路才离开的。以前王萱和张佳鸣说完话,或者说交代完项目后就自己先离开了。每次都是留下张佳鸣在咖啡馆里,当然,钱也是由张佳鸣支付的。这点张佳鸣不是不清楚,别人给你介绍了项目,按理说是一种双赢的局面,但是像支付咖啡这样的小钱,张佳鸣还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跟奥巴马学从政:扩展政治视野

作者:佐罗世家

结合了大量奥巴马在从政道路上的理念和生活细节,来分析奥巴马相关的从政为官方略,旨在为大家提供一个可以提升自己为…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季羡林爷爷给孩子的成长智慧全书面世啦!

    季羡林先生学问精深,高山仰止,成年人提及季羡林先生的作品,都会肃然起敬,深恐读不...

  • 等待幸运的作家

    第一章 夏日宜人,云淡风轻,风和日丽。 这本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好日子,是个出游,或...

  • 你是时间的诱惑

    PROLOGUE 幸福转角 “表姨,我的爸爸妈妈真的死了吗?他们再也回不来了吗?”一个像水...

  • 时间的微笑

    第一章 追逐,是思念的步伐。 1. 火车缓缓减速,广播员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各位旅...

  • 曾与你的美好时光

    第一章 一场投奔,请你收留。 1、 奈汐的碎花长裙轻轻地拂过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踝,落日...

  • 幸福的拐角

    幸福的拐角 文/莞一 1 抗议无效 该来的总会来。对结婚这件事,米兰始终这样看。 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