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文化纵横 > 调研·观点 >

《地球村志》物的人

时间:2012-02-08 16:57来源:半壁江原创中文网 作者:吴溥之 点击:
这是一个家庭。 是谁为我选择了这个家庭呢? 是造物主吗?是人类的造物主,是的,先不管它叫做什么名字。一定是它相中了我。它是他或者她呢?我想,一定是她,如果不是她我现在恐怕是他,而不是她之我了。是的,现在的我,是一个她未来的我,也还是一个她。

  这是一个家庭。
  
  是谁为我选择了这个家庭呢?
  
  是造物主吗?是人类的造物主,是的,先不管它叫做什么名字。一定是它相中了我。它是“他”或者“她”呢?我想,一定是“她”,如果不是“她”我现在恐怕是“他”,而不是“她”之“我”了。是的,现在的我,是一个“她”未来的我,也还是一个“她”。
  
  我,生活在一个人类的家庭里。我是一个人“她”,一个真正的人类的“她”。
  
  我这一生,人类也认定了,我只是一个“她”。人们认识我,至少村子里的人们认识我。
  
  村子里的人们和我生活在一起,他们只知道我是一个“她”。它们不了解我,和他们一样,我的同事们也只是认定我是一个“她”,这同事们也不了解我。
  
  他们都有不了解我,把这一类人们,我都统一的叫做村子里的人们。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是我的痛苦。我一直这样认定着。
  
  时间的诞生,也正是时间的逝亡。
  
  我生活着,然而,我也是生活在村子里啊!生活在村子里,我是一个病人,村人这样说,我也这样认为。我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也只有这样,我才生活的开心,我才能够实现一些生活的幸福、乐趣、梦想,我也才能够做一些天人合一,或者说物化的,以及一切是人是物,非人非物的,完整于生物界的事情。
  
  天下雨了。
  
  天下雨了,我知道天下雨了。
  
  一个我,这个人类的我,她向院子里走去。她知道院子里有一根草绳,绳上还凉有衣服和被褥。其实,谁也没有说过她不是一个人,村子里的人们也只是说她和别人不一样。但是,在这里,我认为,她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呢?她知道天下雨了,她知道去院子里收衣服和被褥,村子里的人也无非如此了。
  
  这一个我,和我的关系,和本我、真我、超我,自然我的关系,也是那么的亲近,是的,她也是这些我者的一部份,谁也不能抹杀。
  
  这是一个我完整的一部份,她热爱全人类,她自己也是一个人类。她生活在人类之中,她做着一个真正的人类应该做的事情。
  
  她有人类的形式,她身体内外的一切形式,是标准的人类的形式。
  
  她有人生的理想,她有一颗坚定追求理想的心。
  
  ••••••
  
  在那个本我、真我、超我、自然我的心里,所认定一个真正的人类的规则时,她是一个合格的人类。
  
  ••••••
  
  另一个我呢?它也知道下雨了。
  
  下雨了,她去了一个地方,它认为这个地方是它应该去的地方。
  
  或者这样说吧!下雨了,它就应该来这个地方。它一直认为,身为一个它,下雨了,它就应该来这个地方,并且,第一时间到达。
  
  它来这个地方,是为了它们,这些小生灵,蚂蚁们。
  
  是的,它就是为了它们,它要保护它们,帮助它们转移到土地的至高点上。
  
  它有时候,更大雨下,它会把它们放在怀抱里,这个怀抱它也认为是那个“她”的怀抱,仅是那一双“她”的乳房,就可以证明了,但是,它更加希望,这时的自己,就真正的,单纯的是一个它。
  
  它不是害怕“她”会占有了它的功劳,让大自然界或者其它最高物主给记上一笔功德。它是害怕,在那一个本我、真我、超我、自然我里,它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一个虚有中者。是的,它,它的一切,都希望,不,都认定,它是存在的,活生生的,动弹的,生活在现实里。
  
  时间,它知道一分一秒的时间,或者说,它比那个“她”更敏感更知道时间,并且超越的精确于一分一秒之上。
  
  它是“她”生活的理想的境界里的生命。
  
  有时候,它想,它也不只是“她”的生活的理想的境界里的生命。
  
  可以说,一个真我、本我、超我、自然我的生活着。
  
  生活在时间里,这一切“我”用“她”或者“它”吧!它生活在人类中呢?还是万物中呢?
  
  它回答:它生活在万物中。
  
  和村子里的人们交往,只是一小部份的交往。
  
  他们说“她”什么?“她”不计较。“她”知道,另一个“它”在和万物交往。
  
  “她”甚至认为,“她”原本就是不同凡响的。如此说来,让他们说去吧!“她”就用一生活在生物界,和万物都交往,和万物都相亲相爱。
  
  人类只是一部份,“她”知道,生活在地球上,“她”的怀抱必须是一个大的怀抱,这怀抱可以拥抱任何一个生命。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十全十美的精神分裂病人,那么,就是“她”了。其实,“她”也一直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自己才是一个精神分裂病人。精神病医院里居住的那些,在“她”的情和爱的认定里,根本就不是,是的,“她”热爱他们,“她”是一个人类,在“她”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可以从“她”里得到一份尊敬和相亲相爱。
  
  如此说来,村子里的他们,就认定了“她”不是一个“她”,而是一个它。
  
  是个它又怎么样呢?它也还是生活在村子里,而且确实又得到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呢?
  
  它就是它。
  
  这个它,不但是一个完美的“她”——人类,也是一个完美的生物。
  
  它就是它。
  
  它有时会大叫,大叫自己是它。
  
  它流泪了,是因为它看见一狗流泪了。
  
  它伤心了,是因为它看见一个弱者伤心了,这弱者,是一个人,是一个小姑娘,可怜楚楚的小姑娘。
  
  是的,它就是这样。
  
  更进一步说吧!在它面前,和在“她”面前不一样了,在它面前,万物都是平等的,万物都可以,在它里得到一份尊敬和相亲相爱。
  
  ••••••
  
  “她”生活在村子里,“她”有时候想离开村子,去森林里,或者去阴间。她活着,用活着的时间,她还是热爱村子里的人们。
  
  她这是古怪吗?不,有一个它和她合在一起。
  
  这是一个本我、真我、超我、自然我。
  
  从现在开始,我就自称自然我了。
  
  在以下的文字里,你们可以看到一个自然我。
  
  自然我,它也是生活在在村子里。它有一个人类的形式,就像猫有一个猫的形式,树有一个树的形式。
  
  自然我知道,这形式,在动,在时间里无时无刻的动。
  
  它动。
  
  它因为有动,它可以去做一些事情。
  
  把这一些事情,它叫做情景,境界。
  
  因为它自己,这些事情是一些美好的,无伤害其它生命的事情。
  
  是人的形式,它就对人说——村子里的众人说:“我认为一棵树,一颗尘土,和我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在生活着。”还说:“我只是宇宙方中,地球之上,的一个生活者,万物也和我一样。”••••••
  
  村子里的众人说它,它也不计较了,它计较什么呢?它给谁计较呢?大家都是人类,即使不是吧!大家都是一个生命,生活在地球上。大家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不会生生世世的活着。
  
  它观注一个人。
  
  它观注一片叶,也像观注一个人一样。
  
  它知道,生活着,相聚的时刻总是短暂的。
  
  于是,它有一个想法,从今以后,不管自己和哪一种生命相遇,总之,只要和它在一起的时间里,都是真心真意的。
  
  它背靠一棵树,它和一个人类聊天。
  
  它就认为,是它们三个在一起。
  
  它就认为,我是必须和它们两个相亲相爱的。
  
  它意识到,生的境界,就是这样的,一个情景又一个情景,并且让其充满无伤害,只有美好。
  
  它珍惜生。
  
  是的,它珍惜时间的生,人的生,树的生,它自己的生。
  
  生,流失了,是浪费了,是死亡了,是永不存在了。
  
  它珍惜生,让生在时间里,度过一个情景又一个情景——或者这样说吧!它让自己的生置身在一个它所遇到的一个情景又一个情景里。
  
  它是一个十全十美的精神分裂病人,或者物的人。
  
  它是“她”分裂出来的,或者它是“她”组合出来的,和谁或者更多的生命一起组合出来的呢?它没有去查寻过,它知道,组合它的生命,是活者,和它一样活着。
  
  它去上学了,这是一个人类的学校,它知道自己是以一个人类的形式活着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小城病人:一场真实的警匪较量

作者:常大利

精神病患者宋占春被人发现自残腿动脉死于西郊水泥管中,并在他身边发现了刚刚遇害的茶庄老板闫长河的物品。然而在调查…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