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鲁奖未揭晓诗坛已大乱

时间:2014-06-03 07:03来源: 作者:关中刀客老何 点击:
这两天有关鲁奖的消息铺天盖地,作为中国“四大文学奖”之一的鲁奖备受关注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却曝出“跑奖”的丑闻,我觉得挺好玩,每次评奖前后(不只是鲁奖,其他奖也如此,还包括各种项目评审等等),都有大量的见不得人的丑事曝光。 5月15日,着名作家

这两天有关鲁奖的消息铺天盖地,作为中国“四大文学奖”之一的鲁奖备受关注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却曝出“跑奖”的丑闻,我觉得挺好玩,每次评奖前后(不只是鲁奖,其他奖也如此,还包括各种项目评审等等),都有大量的见不得人的丑事曝光。

5月15日,着名作家、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微博称,“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奖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通过。我很生气。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这样的人理应抵制。作协方面态度明朗。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评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们重人情而轻文学。无奈。”方方在微博中没有公开该诗人名字,但根据方方提供的资料,记者得知此诗人为柳忠秧。(5月27日《新京报》)

近日,一则“方方闹鲁奖”的新闻,将被公众遗忘数年的“鲁迅文学奖”又带到公众媒体的喧嚣热闹的娱乐中,经她这么一“闹”,自然强烈地刺激了媒体的神经。这一则出人意料的微薄在媒体的鼓吹下强力发酵,让无数人莫名鸡冻打了一地鸡血。当人们正沉浸在“忠秧体”娱乐的话语中,却忽略了方方为何对车延高“洋羔体诗获鲁奖”始终保持沉默。然而,方方在微薄上摘录“示众”的柳忠秧诗句看,貌似方方占据道德高地,但她只质疑柳忠秧“跑奖”却忽略了车延高“跑奖”,难免让人对她的质疑的“动机”产生怀疑。其实,柳忠秧的“忠秧体”与车延高的“羊羔体”在平庸上不过是“半斤对八两”,所不同的是一个“商人诗人”,一个“官员诗人”。

鲁奖丑闻不断。早在2007年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曝出了雷达、李敬泽、何建明、洪治纲四位评委获奖的丑闻,他们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这种监守自盗、自评自奖、集体作案的“腐败窝案”让人大跌眼镜。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又曝出官员跑奖、论文抄袭(谭旭东)的丑闻,第六届曝出“方方闹鲁奖”,这个以着名作家鲁迅命名的“国家级文学大奖”不但给鲁迅蒙羞,更是给中国文学蒙羞。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作者,就像皇帝的新装,其实他什么也没穿,却好意思光着屁股在大街上招摇过市,一路裸奔。

以前常听朋友们说起文坛圈子如何如何的“黑”,我还不信。这一次,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参评诗歌作品公布后,首先从湖北起了波澜。方方的质疑,犹如平静的湖面扔进一个石块,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有网友质疑,《岭南歌》真是神作啊,真佩服那群人的欣赏水准。这也算诗吗?充其量就是顺口溜。柳忠秧的送评作品被人晒在网上招来骂声一片。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些神作居然全票通过,冠冕堂皇地被推进中国作协鲁奖评委办公室,让人不解。“诗写得很差”居然还全票通过,看来文坛这趟水很深。

说来惭愧,虽说笔者也是写诗的,但素来不知文坛还有柳忠秧这位“着名诗人,文化学者”。于是,上网搜索他的作品,见到这样的诗句:“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陈独秀孙逸仙,国共合作。蒋中正毛泽东,兄弟并肩。”读后忍俊不禁,如果这样的句子排列起来就能叫做“诗歌”,那我国的诗歌实在不值得人们去读了。说“此人诗写得差”,方方并未冤枉他。

柳忠秧辩称,他写的是古体诗,方方是写小说的,看不懂。古体诗讲究平仄对仗和韵律,但这些特点,在柳忠秧苗申报的作品中并未见到。这样的作品能够被评委全票通过,着实令人浮想联翩。如果这种文白夹杂的长短句也称之为诗不把读者吓傻才怪。一个自称为诗人的人居然把诗写成这样实在太惨不忍睹了。

这些年,质疑和抨击诗歌的却是接连不断。白话诗、口水诗、下半身体、垃圾派形形色色的诗泛滥成灾。可以说,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各类诗歌奖和文学奖。就像“李大眼”质疑“倪萍大姐”不惜花一万元钱买奖一样,这年头,只有舍得花银子,没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

难怪人们说,诗歌已死。诗坛已成为一个“马戏团”。

诗坛早已形成一个小圈子。互相吹捧、互相抬轿、互吹喇叭,你吹我,我捧你,大家一团和气。

当下乌烟瘴气的中国诗坛,真真假假的官方和民间诗歌爱好者都受到商业时代消费文化快餐文化的影响,各种诗歌奖已成为一些机构、利益集团非法敛财的工具和渠道。文坛已沦为山头、圈子、群瓜分的势力范围。于是,一些娱乐化、调侃化、婆婆妈妈的口语入诗,登堂入室没,口语诗大行其道。这些装逼的所谓诗人拼命鼓吹口语诗与国际接轨,是未来诗歌发展的方向,似乎诗歌成了这种不要脸、市井瘪三招摇撞骗的招牌,提出了去意境、去韵律的奇谈怪论。他们恨不得把老祖宗5000多年流传下来的国粹全部扔掉。试问,这些湿人,没有意境的诗还是诗吗?

在中国能拿得出手的文学奖少得可怜。在莫言之前,一直有种论调说,我们才不想要诺贝尔文学奖,我们要自己弄个奖项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可努力了这么多年,别说世界认可,就连国内公众普遍认可的文学奖项又有几人?茅奖?鲁奖?骏马奖?冰心散文奖?哪个奖不是说要“公平、公正、公开”的吗?其结果,只有鬼知道其中的“猫腻”。算了吧,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爷见多了见怪不怪了!

就像这次,网上各种质疑声此起彼伏,但是,评委很淡定,屁民蛋疼。这么大的评奖活动,评委是谁大家都不知道,这却是一件很奇葩的事。文学奖存在的问题从这次鲁迅文学奖的风波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诗歌和文学奖这对难兄难弟这次跟公众的照面很不雅观,那谁应该感到丢人呢?作者觉得很丢人,说方方是“断章取义,用心险恶。”方方也觉得很丢人,说“柳的作品入围很丢湖北作协的脸”。

这场“口水官司”才刚刚拉开序幕,更热闹的还在后面。只是,俺不明白,诗歌被人糟蹋成这样,难道不是中国文学的悲哀?柳忠秧的诗“跑偏”了题,这些所谓的大湿们,为了获奖到处走后门、拉关系,此风不可涨,文坛反腐势在必行,刻不容缓。否则,将是中国文学的灾难!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虽然贵为我国的文学大奖,但坊间对鲁奖的质疑颇有不少。尤其是在上一届评奖中,时任湖北省武汉市纪委书记的车延高凭借诗歌《向往温暖》获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其旧作《徐帆》、《刘亦菲》被网友翻出来,因为太口语化而被戏称为“羊羔体”。随后甚至有业内人士直接道出文学奖幕后“跑奖”、“买奖”的潜规则,导致鲁奖的评奖机制备受质疑。不过,质疑再多,也未见官方的正面回应。而就在这种暧昧的沉默中,鲁迅文学奖的公信力也越来越差。

这些年来,文学不断衰落,但民间总对文坛的干净总是抱有幻想;只不过,这样的幻想一次次被无情的现实击穿。是啊,当获奖与职称、名声、金钱密切挂钩后,出现“买奖”、“跑奖”也就不足为奇。

但问题在于,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岂容“潜规则”盛行?如果一个申请者能够买通所有的评委,那就不仅是文坛的耻辱,还是社会的耻辱。这样的耻辱,必须清除。

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柳忠秧决不是一盏省油的灯。面对方方的质疑,他岂能善罢甘休?在微博上隔空对骂,扬言要方方拿出跑奖的证据,否则,要对薄公堂。他经商成功了,难道运作一个鲁奖不会成功?那我们太小看这种人的能量了。他有通天的本事,岂能在乎几个银子?

只是,这回恐怕不是车延高仅凭几首“羊羔体”拿个鲁奖吵吵嚷嚷几句就算了那么简单。与以往拉几个名人或媒体为自己诗歌捧场,那是“小巫见大巫”了。你见过这首“打油诗”全票通过的吗?这种奇迹恐怕除了中国诗坛恐怕全世界闻所未闻。更肉麻的是那些所谓着名的学者、专家、教授的评语吗?这些顶着各种光环从诗界巨头到政界要员,从顶级媒体到国务院也沾上了边。见过吗?从每人发言,用词之顶端,评价之极端,异口同声,齐声称赞柳忠秧诗歌水平是如何如何的高,你见过吗?柳忠秧的诗歌竟让老诗人食指夫妇感动了泪水哗啦的吗?我们姑且不论柳忠秧的诗是否达到水平,甚至诺奖的水平。如果柳忠秧落榜,那就会牵扯出另一个八卦的话题-----鲁奖幕后的交易故事。还是那句老话,靠关系跑奖严重有失公正,如此文学奖不评也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世界上最神奇的做人做事课

作者:吴伟丽

《人生智慧课:世界上最神奇的做人做事课》将成功做人做事的道理融入一个个清新优美、积极向上、充满哲理的小故事中,…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